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满强回到家里向亲戚朋友借了一些钱,又在队里买了大半麻袋花生,那年头花生可是精贵物,看来满强这次是豁出血本也要打赢这场官司。在家稍微歇息了两天就又回到北京。
  
   满强找了家价格便宜的小旅馆住下,晚上满强扛着花生来到了女干部家。那女干部大吃一惊不知满强怎么会找到她家,满强进门扑通一声便给女干部跪下泪如雨下,满强就像见到亲人似的把这几年的磨难哭诉给女干部听,说到心酸艰难处那女干部也不由得落下了眼泪,满强的不幸遭遇,使女干部的家人也都非常同情,最后那女干部表了态,一定尽全力帮他讨回公道,并对他说象他这样的问题根本不算啥事,全国多少冤假错案人命关天的事都管不过来呢!况且这等于把矽沙矿、县法院、省法院全都告了,这些部门一家比一家有权势,一个普通百姓要和他们较量简直是蚂蚁撼树以卵击石!但感于满强的遭遇和他的真城,最后女干部给满强出了个主意,那女干部说,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找中央大领导,一句话就可以解决问题。可是怎么能找到呢?那女干部没有说,只是有意无意地把一个车牌号透露给他。那满强是个聪明人早就听出这弦外之音,便默默的把这个车牌号记了下来,满强又是磕头又是作揖地感谢,这才出了女干部家。
  
   满强躺在小旅店的破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想着这几年自己所受的坎坷磨难,心里苦涩酸楚,不仅患了矽肺病还丢了工作,一条腿被打瘸变成残疾之身,后半生将不知如何安排,这场官司到现在还看不到一点希望,不禁悲从中来泪水唰唰流了下来。自古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满强自觉没有活路,他们硬是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满强便想起那女干部透露给他的车牌号,想想自己反正也是一死,索性就拚了!说不定还有救。
  
   打定主意满强第二天便来到那个神秘的大门前,远远的便留意那辆特殊牌号的车,一天过去了满强没有发现踪迹。
   第二天满强一大早就去盯着,可又是没有结果,满强也心虚了,能不能是那个女干部在骗我?想一想又觉得没道理,她骗我有啥用呢?满强一连几天都望眼欲穿地盼望着那辆车出现,心里的希望似乎变得越来越渺茫。
  
   就在满强几乎彻底失去了信心的时候,奇迹竟然真的出现了!那天上午十点多种,有几辆高级轿车从那个神秘的大门开出,其中有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满强便下意识地溜了一眼车牌,这一看不要紧,满强的心顿时砰砰乱跳,那辆车出现了!那辆在满强心中如同救星般的轿车终于出现了!
  
   满强来不及多想一个高便窜到那几辆车中间把那辆红旗轿车挡住,就在那一霎那满强躺倒在地上,这个环节在满强心里已经演练过无数次了,只见那辆黑色大红旗吱的一声嘎然停住,几乎险些碰到满强的身体了,前面车门的玻璃窗落下,一个人探出头来面带怒色斥责道:
   “你挡车干什么?”
   满强带着哭腔大喊:“冤啊!我冤啊!……”
  
   满强喊着放声大哭。那人正要发怒,不知什么原因却把头又缩回去了,好像被车里的什么人叫住了,也不知他们在车里说些什么话,一会儿那人又重新把头探出但语气却温和多了,他向着满强说道:
  
   “你起来,有什么冤枉你跟我说,别躺在这里阻碍交通!”
  
   满强忙爬起来跌撞着跑到轿车跟前,把状子递了过去,向那人把自己怎样得矽肺病,怎样找到县法院省法院以及怎样叫人掐断腿,到北京告状被支来支去的事简略的哭诉一遍,并挽起裤腿把自己的伤口让那人看,那人听完后便把头又缩回去了,那意思好像是请示车里的人。
  
   不大功夫那人探出头说:“你回家去听信儿吧!”
  
   满强已经被人骗怕了,以为这人又是在支应他,便不放心的还要跟人说,没想到那人却对他笑笑说:
  
   “老乡你就放心吧!”
   这一笑不知为什么使满强的心头一热,止不住泪水又扑簌簌地滚落下来,好像见到了亲人似的。满强眼瞅着这辆轿车疾驰而去半晌没回过神来,只见警卫战士走了过来,客气地批评了他几句,让他离开这个地方。他就问那战士车里坐的是什么人?那战士憨厚地冲着他笑笑说:
  
   “老乡你哪也不用找了,快回家等消息吧!”
  
   满强三步两回头地走了,他似乎有种感觉,他觉得这次见到了真佛。满强还是没完全放心,他又在北京呆了几天,他想打听到那辆黑色大红旗里坐的究竟是什么人?可是他没有得到答案。恍惚中得知,这辆车里坐的可能就是周恩来总理,日理万机的共和国政府总理。啊!满强简直不敢相信,他把状告到了总理那里。
  
   满强回到了家,他在家等着回音。很快上级有关部门便查问到省高级法院,省院又查问到县法院,最后县法院向满强赔礼道歉赔偿损失,那个开枪伤人的法警被开除了警籍。满强的厂籍得到了恢复,矽沙矿也落实了满强矽肺病的相关待遇。满强的官司彻底赢了!历尽坎坷磨难的满强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官司赢得太不容易了。满强的传奇故事在我下乡那一带流传得很广,几乎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人们听到他的故事无不感慨唏嘘。
  
   队里要杀牛了,可是村里的屠户们谁也不敢下手,这杀牛盗马可是损荫丧德的事,队长没了辙,找到了青年点。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
  
  注解:①手脚不利索:手脚不干净小偷小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