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第九十章 相见有恨失交臂 对面无缘不相逢
  
   人生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说到底总有一个缘字在其中,似乎姻缘之事自有神明主宰,两情之约尚须前世修行,我与文惠的相恋述不尽的阴错阳差道不完的坎坷波折,终究还是水里月镜中花,命定是这无言的结局。《红楼梦》诗云:“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见他,若说有奇缘奈何心事终虚化。”苦苦相恋,爱火焚尽相思泪干,可曾想竟是默然分手无语别离,怎不让人黯然伤神感慨叹息!
  
   四年的情思爱恋,朝朝暮暮缠缠绵绵,似水的柔情如火的爱恋,到头来却演出双凤求凰一场闹剧尽荒唐,怎不让人啼笑皆非凄楚感伤!
   五年的拼搏努力,几多含辛茹苦,几多雨雪风霜,每年出勤率都独占知青榜首,每年所挣工分都在队里名列前茅,生产队苦脏险累的活我干得最多,青年点操心受累的事我出力不少,认认真真改造思想,老老实实待人处事,却落得这般尴尬下场,怎不让人愤懑不平心酸悲凉!本已运命多舛前途渺茫,又逢慈母弃世家遭不幸,悲惨之状雪上加霜。理想了然破灭,爱情转瞬成空,亲人因病故忘,诸如此类怎不让人意冷心灰孤苦惆怅?
  
   我已经对什么都不在顾忌了,我放浪形骸我行我素,想出工就到队里转转,不高兴就在点里看书村里闲逛,大队干部们见了我反而分外客套起来,队里没人来催促我出工,再也听不到队长牛吼般的喊叫了。一个知青如果连能否回城都不在乎了,还有何可顾忌和畏惧呢?无所求便是无所畏,无所畏便是身心最大的自由!我甚至后悔当初为何那样苦苦拼搏孜孜追求,到头来还不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空留满怀怨恨一腔悲愁。人生苦恼源于执着,追求事业追求理想追求爱情,越是追求越事与愿违,越是追求越适得其反。放下心方可悟本性,回转头才能见如来,我悠哉游哉尽情享受这无拘无束的快乐,有时间便与陈旭于连他们下棋,和其他知青一起侃大山摆龙门阵,胡吹乱侃冬扯西拉好不闲适,下乡插队这几年整天便是忙碌不已,从来没有现在这样悠闲自得,人生浮世缘何这等忙碌,欲海凡尘因何如此执着。
  
   一天于连邀请我到鞍山去玩,反正我已是太乙散仙闲来无事,正心里憋闷得无奈便爽快地答应了他,我对鞍山这座城市确实有种理不清的情愫,是何原因自己恐怕也难以说清。
  
   鞍山“二一九公园”山清水秀如诗如画,她宛如美丽多情的处女,绿树如荫好似她恬静幽深的春梦,碧波荡漾宛若她清纯初恋的情怀,在这山光水韵中徜徉,放飞那颗凡尘窒息的心灵,整个身心便被清新自然所拥抱。我们在小径上漫步,鲜花映眼碧草芳菲,空气带着扑面的清香,心中的忧郁惆怅都飘散在无边的景色之中。我与于连悠悠地漫步款款地叙谈,消遣着无比美妙的时光,享受着超然尘世的潇洒放浪,感受着造物赐予生命的怡然安详。
  
   走出公园,笔直的街道整洁的马路纤尘不染,街道旁高大繁茂的法国梧桐,枝丫摇曳树影斑驳,两侧是别致的日式小楼老旧而又洁净,时近中午路上行人寥寥,四围一片恬静安详,这般情境使人思想都懒怠了,情思遐想都在静谧里朦胧倦困了,如在此梧桐树间挂一网荡床,躺在上面美美的入梦该是多么惬意舒适,只可惜此处虽好非我故里家园。
  
   啊!梧桐树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心里不觉一动,仿佛是文惠站在那里,定睛一看果然真是文惠!我简直不敢相信,她就站在那梧桐的荫翳里,似乎并没发现我和于连,远远望去文惠身着青灰色西服,西装革履衣裤笔挺,好像变了一个人,但却比在青年点时白皙丰韵了许多。
  
   “那不是文惠吗?”我问于连。
   “是啊!她家就在这住,这地方叫老台丁,都是日本式的三气房子,是鞍山最好的小区。”于连笑着回答道。
  
   文惠没有看到我们,此刻她正独自站在家门前,那样子好像刚刚吃过午饭。诺大的城市百万人口之中我俩竟能不期而遇,真是不可思议啊!
   我抑制不住激动彭湃的心潮,似乎神思已在飞翔,我疾步来到文惠身旁,文惠一下子竟愣在了那里,不知我怎么会突然来到她面前,好像从天上掉下来一样,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她愣愣地看着我,半晌都回不过神来,泪水汩汩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任凭感情的潮水恣意奔涌,情难断,思无限,多少次相聚梦里边……
  
   可是这一切都是我心中的神思遐想,我并没有这样做,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它奔涌泛滥。耳边传来于连冷冷的话语:
  
   “文惠是在想西门旌吧?”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是啊!如今的文惠还能与我再续前缘吗?她已经回城了,身边又有西门旌在陪伴,她哪里会思念我啊,分明是我故作多情吧?心里不由一阵苦涩酸楚,脸上似乎被人重重抽了一记耳光,立时热得发烫,一股热血直冲顶梁眼前一阵昏眩,我努力掩饰着自己,不让于连看出我心里的波动。我看了一眼远处的文惠,幸亏她没有看到我们,如果我俩此时见面该有多么尴尬难堪!无论如何不能在文惠面前失去尊严,不能让文惠小觑我!要让文惠记住萧雨是一个堂堂的男子汉,哪怕忍受痛苦煎熬也不会低下自己的头!于连似乎看出我情绪的变化,领着我转弯抹角拐到叉路上去了。
  
   我们避开了即将邂逅的文惠,慌乱地夺路而走,心惶惶然额头上沁出了汗珠。一路上于连愤愤地骂着西门旌,我知道那是故意骂给我听的,是讨好我还是成心让我痛苦难堪?他这样做等于揭我心里的伤疤,于连不会是幸灾乐祸吧?他是否在有意报复我?报复我没有援手帮他对付何占岜?如果不是他煽风点火挑唆,我当时不会妒火中烧拒绝与文惠相见,再次与姻缘擦肩而过失之交臂,大概这就是缘浅命薄有缘无分吧!
  
   我回到青年点,心里万千惆怅不得释然,那淡忘的往事又浮现在眼前,平静的心潮又泛起波澜,莫不是前世欠了文惠的情债,今生让我加倍偿还?否则为何这等阴错阳差折磨人?初恋是人类最美好最纯贞最圣洁的情感,可她留给我的却是无尽的伤感和不堪回首的往事。我病倒了发起了高烧,我推说是感冒了,其实我清楚这病的原因,这是无法与人述说的爱恨情愁,这是不能向人倾诉的伤情感怀,这是深藏心底的离怨别恨。“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尝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旧时唐婉的词正道出我此时的心境。
  
   往事如烟云飘散,时光似流水消逝,飘逝的往事却带不走心头的惆怅,流逝的时光也带不去旧日的情怀。 鞍山“邂逅文惠”,使我更加感到虽然情难舍意难绝,但我们缘分已尽,那段生活已经成为历史,成为未来苦涩的回忆。别了!文惠,我心爱的姑娘。别了!那峥嵘的知青岁月里一段难忘的情怀。别了!我永远的初恋。
  
   时光匆匆如水,半个月光阴倏忽而过。一天郑彩霞让人找我到她家,让我感到蹊跷的是她并没有其他事,只是神秘地笑着告诉我文惠来信了,说着便拿出信让于连给我读。那是封莫名其妙的信,文惠在信中告诉郑她已经和西门旌吹了,文惠为何向郑彩霞汇报这等事情,郑彩霞为何把我找来听这封信呢?其实我已看出文惠的用意,她要通过郑向我传递信息。郑彩霞怕我不明其意,便借机和于连玩笑说:
  
   “你知萧雨现在和文惠就没有通信联系吗?”
  
   说完他俩就嗤嗤笑,郑彩霞是让我与文惠联系。文惠终究还是承认了她与西门旌曾经有过感情纠葛,这正是我最不愿承认和面对的现实,这封信正好伤到我心灵的痛处,反而激起我的反感和愤怒,而与她来信的初衷正好相违,我终于没有给文惠回信。文惠当时那样做也许有她的难言之隐,也许有她的一定道理,可是那已经超过我所能忍受的极限,我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我的感情遭到严重的玷污,我心中圣洁的女神,你是怎么了?也许我对文惠的要求太苛刻了,我甘愿用一生的痛苦和遗憾来证实我的男子汉骨气。
  
   婚姻爱情是靠缘分的,如果我接到这封信后再偶然邂逅文惠,事情也许又将是另一番结局,可生活却把它给颠倒了。
  
   文惠依然在我心中,她依然还是那个出水芙蓉般清纯圣洁的女孩,我心依旧我的情依旧,我爱文惠!可那个文惠早已随着岁月消逝了,消逝在那苦难峥嵘的知青岁月中,消逝在那尘封的历史烟海里,那段岁月也因有初恋而让我铭心刻骨,那些时光也因有爱情而令人难以忘怀。
  
   那幽婉的笛声似乎还在山村的夜空里飘荡,它穿过岁月的时空袅袅地飘到我的耳畔,那是当年初恋的情思在飞动,那是当年忧伤的心灵在诉说,在这笛声里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稚嫩的身影和那无奈的目光。
  
   我们那一带出现个传奇人物,据说见过中央领导,他那极具传奇色彩的故事曾经轰动一时。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