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作者:植岸 回复日期:2006-6-24 20:48:15 
    胡大巴掌和郎主任二人心里正犯嘀咕,那大眼镜家如何还不来请他们去赴宴,这是村里不成文的老规矩了,别说红白喜事这等大事,就是谁家死了条狗死了只鸡也得请大队领导挫一顿,谁敢破坏这个规矩?
    =============================
    呵,呵,,,大队领导比土豪劣坤还有风范啊。
  作者:刘宝山水长 回复日期:2006-6-24 20:50:04 
    问候!
    晚上好
  作者:刘宝山水长 回复日期:2006-6-24 20:51:33 
    问候!
    晚上好
  作者:紫荷828 回复日期:2006-6-24 21:22:04 
     这一节看得俺好紧张呀
  作者:王石100 回复日期:2006-6-24 21:37:38 
    呵,战衣的菜谱!
  作者:黎冈 回复日期:2006-6-24 22:36:12 
     思考,学习,问候朋友!
  作者:青岛小肖 回复日期:2006-6-24 22:59:08 
    雨兄好~ ~
    前阵子忙于混饭有些日子没来~ ~ 想念~
    特来探望~ ~
  作者:赵启杰 回复日期:2006-6-24 23:04:39 
    顶过看球赛,呵呵~
  ===============================================
  非常感谢朋友!
  
  

  
  
  
  
  噹噹噹……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把饲养员从梦中惊醒。饲养员伸着懒腰不耐烦地问:
  
   “干什么的?深更半夜不让人睡觉了!”
   “少废话!民兵查夜的,快点起来!”
  
   饲养员睡眼朦胧地开了门,一道雪亮的手电光刺得饲养员睁不开眼睛,连忙抬起胳膊挡住手电光。
  
   “妈个巴子,这副熊样!有啥异常情况吗?”胡大巴掌问。
  
   “啥事没有啊!”饲养员懵懵懂懂地回答。
  
   “最近风声紧,阶级敌人又有新动向,你精神点。”郎主任嘱咐着。
  
   “你披上衣裳咱们查查去……”郎主任很体贴人,他怕饲养员半夜着凉。
  
   饲养员这才看清楚,那两个民兵端着枪全副武装,不由得到吸一口凉气。夜风沙沙地刮着,天空中阴云笼罩,远处天边时而传来隆隆的雷声,空气里散发着潮湿发霉的气息,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这伙人在生产队院子里到处查看着,一切如旧似乎没有啥情况发生,他们来到猪圈旁,一个民兵用手电在猪圈里照着,突然饲养员惊叫起来:
  
   “怎么少了一头猪啊!”
   大家不由得瞪大眼睛,挨个猪圈查看果然少了一头猪。
  
   “能不能是自己跳墙蹽出去了?”郎主任问饲养员。
  
   饲养员也急了,他一把抢过手电仔细查看着,然后对郎主任说:
  
   “不可能呀,老母猪发情期到有可能出现这情况,肥猪不能,他跳不出去!”
  
   “你能叫准吗?”胡大巴掌叮了一句。
  
   “一百个叫准,这猪肯定不是自己蹽出去的!”
  
   胡大巴掌兴奋地对民兵说:
  
   “好!立即挨门挨户的给我搜!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搜出来!妈个巴子胆儿肥了!搜出来看爷爷咋拾得你!”
  
   出现了紧急情况,全村民兵立即集合,荷枪实弹挨门挨户地搜,噹噹噹的敲门声响彻山村。
  
   “干什么?”“查夜!”问答声心悸惊魂。这次查夜目标很明确,灶房、厕所、猪圈、柴垛。凡是吃、拉、藏的地方全查。村里村外街头要道都派有武装民兵把守,戒备森严如临大敌。民兵们分成多股行动,从村子外围逐户往里查,拉大网梳篦子双重包抄铁壁合围,一家不漏一户不拉。
  
   眼瞅着这伙人来到大眼镜家,忙了一天大眼镜刚刚睡着便被一阵异常猛烈的砸门声惊醒。
  
   “来了来了!别着急!”
   大眼镜早已习惯了这类情况,一有风吹草动必然到他家查夜,他是无产阶级专政对象,是讯问盘查的重点,这些他心里十分清楚。大眼镜趿拉着鞋忙不迭地跑出来开门,几道强烈的手电光射向大眼镜的脸,问话简捷粗鲁:
  
   “你!姓名?”
  
   大眼镜赶紧立正鞠躬毕恭毕敬地说:
   “右派份子王作儒向党和人民请罪向伟大领袖毛主席请罪群众专政好牛鬼蛇神跑不了我也跑不了我有罪罪该万死死有余辜…… ”
  
   看来他这套业务还是蛮熟练的,这是多年来专政教育的结果。
  
   “你少来这一套麻痹革命群众,阶级敌人是冬天的大葱根枯叶烂心不死,你知道吗?”一个民兵喝道。
  
   “知道知道贼心不死革命群众眼睛雪亮群众专政好牛鬼蛇神跑不了我也跑不了…… ”
   大眼镜早已习惯这样回答。
  
   “妈个巴子你到学的挺遛,跟你扯啥,给我搜!”
  
   胡大巴掌早已不耐烦了,他对民兵下了命令。
  
   民兵们如狼似虎冲进大眼镜家,东翻西找如同抄家一样。
  
   “报告没有发现可疑东西!”
   “报告没有看到……”
  
   胡大巴掌火了骂道:
   “一群菜货,给我仔细搜!”
  
   这时那两个可靠的民兵跑到胡大巴掌跟前慌慌张张地报告:
  
   “报告连长,在猪圈里发现可疑东西……”
  
   胡大巴掌一听眼睛一亮顿时来了精神,大喝一声:
  
   “到猪圈搜!”
  
   民兵们冲向大眼镜家的猪圈,将猪圈包围起来。那两个民兵抢先跳进猪圈,三找两找便从猪粪里翻出一些猪肠子样的东西,用刺刀挑到胡连长面前,手电光一照果然是猪下水,胡大巴掌立即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什么?给我说清楚?”
  
   胡大巴掌向站在一旁的大眼镜问。
  
   大眼镜惊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家的猪圈里咋会有猪下水?胡大巴掌冷笑着道:
  
   “实话告诉你吧,生产队里丢了头猪,俺们这次查夜就是来搜查这头猪的下落,你给我解释清楚,这东西为啥藏在你家猪圈里?”
  
   大眼镜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胡连长转身向民兵们说:
  
   “看吧!阶级斗争活生生摆在俺们面前,阶级敌人是贼心不死啊!”
  
   说完便冲着蒙头转向的大眼镜喝道:
  
   “你贼胆包天,竟敢盗杀生产队的猪,你家老五明天结婚,他一定是主谋!”
  
   胡大巴掌说完便命令道:
   “把他家老五和这个老东西带到大队去!”
  
   民兵们虎狼似的冲进屋不容分说便把老五生擒活拿,他们带着赃证押解着一干人犯凯旋而归,不远处正遇上郎主任他们,他们得到消息赶来增援并在此相遇,两伙人会师一处赶回大队。
  
   大队里灯火通明,这一老一小五花大绑被吊到屋梁上。郎主任和胡大巴掌亲自审问。
  
   “你为什么盗窃队里的猪?”胡大巴掌声嘶力竭地喝问。
  
   “俺没偷猪!俺饿死不要饭,穷死不做贼!”老五朗声反驳道。
  
   胡大巴掌脸都绿了,啪的一声拍案而起厉声喝道:
   “人赃俱在你还嘴硬,给我打!”
  
   一阵暴雨般的皮带不管头脸抽向老五,老五咬紧牙关一声不吭,一会儿便鼻口穿血遍体鳞伤了。
  
   “别打了,胡连长郎主任我们全家求你了!”
   大眼镜老泪纵横哭着乞求。
  
   “你个老不死的右派,你这是破坏抓革命促生产呢!不过你要是承认了,我们到是可以从宽处理。”
  
   胡大巴掌点上支烟,冷笑着说。
  
   大眼镜苦笑道:“胡连长我们不敢撒谎,老五结婚杀的确实自家的猪。你可以去调查呀!”
  
   胡大巴掌气得站起来走到大眼镜跟前接过民兵手里的皮带,抡圆了啪啪就是几皮带,抽得大眼镜爹一声妈一声地惨叫。
  
   “胡大巴掌我肏你八辈祖宗,你有种你打俺,别打俺爹!你欺负这么大岁数老人,你损荫丧德遭报应!”
  
   老五眼睛要冒出血来,他冲着胡大巴掌破口大骂。
  
   胡大巴掌气得嗷嗷怪叫,这么多年还没哪个敢当面叫他胡大巴掌,你这个四类份子的狗崽子,今天叫你知道我的厉害。他两膀用力满腔怒火都集中在皮带上,劈头盖脸一顿狂抽,大眼镜的眼镜也碎了,额头嘴角流出鲜血来,最后连喊叫求饶的气力都没有了。
  
   “胡大巴掌我肏你娘,俺今个给你拼了!”
  
   老五一阵猛烈地挣扎。胡大巴掌觉得皮带不过瘾,开门到外面从树上劈下一根胳膊粗的木棍,疯了一般没头没脑地向老五抡去。噼噼啪啪的声响合着狼嚎鬼叫般嘶哑森人的怒骂,在黑暗寂静的小村里传得好远,犹如人间地狱般阴森恐怖。木棍被打断了胡大巴掌通身是汗气喘吁吁,老五也昏死过去。
  
   闻讯赶来的哥几个冲进了大队,民兵们刷地端起了刺刀,那刺刀寒光闪闪逼着他们。哥几个扑通扑通跪倒在胡大巴掌面前,叩头如捣蒜般哀求道:
  
   “胡连长这猪就算是俺们偷的,可这不是老五干的,是俺们哥几个一时想不开做的,要打要罚俺们哥几个认了,俺爹他年岁大了身上有病,老五明天结婚,您老人家无论如何开这个佛面,把他俩放了吧!偷猪的事俺们哥几个顶罪。”
  
   胡大巴掌乐了,他得意地对着那些民兵说:
  
   “你们听见没有?他们承认了!早承认不就结了,何必受这皮肉之苦。”
  
   这时郎主任也从外边进来,对胡大巴掌说:
  
   “胡连长,他们既然都承认了,你就先把大眼镜放回去!老五吗,明天早上再上报公社等候上级处理吧!”
  
   郎主任在给他们说情。胡大巴掌眼珠转了转说:
  
   “看在你们哥几个的面上,也看在郎主任说情的份上,你们就先把你爹扶回去,听候上级处理。”
  
   哥几个如同得到了大赦,上前七手八脚把老爹放下来,大眼镜已是昏昏沉沉的了,他们把老爹放在地上,转过头来对胡大巴掌说:
  
   “胡连长您老人家好人做到底,就把俺们老五一块放了吧,他明天还要结婚呢!”
  
   郎主任过来说道:“这件事虽说是你们一时糊涂,看在乡里乡亲的面上,你们先把老五放下来,既然承认了嘛,俺们也不会再为难他,一切听候上级处理好了。不过老五这个脾气可得改一改,不然的话可要吃大亏啊!”
  
   看来还是郎主任通情达理,大家就把老五放下来,哥几个又是掐人中又是捏虎口一通忙活。还是民兵有办法,一个民兵端着碗凉水往老五脸上一喷,昏迷中的老五便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哥几个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最后还是胡大巴掌佛面大开,允许留下一个人在大队照顾劝说老五,其余的哥几个就背着老爹回家养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