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早起接着更,希望大家多留言,多多支持!

  第十章 失踪的女人

  第二天一早,安槿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女声,竟是那三尾狐妖。狐妖离开时,安槿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她,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学会了使用手机,说话方式也变了不少,已经基本和普通人类无异了。
  “安槿,你请过来,吾在花香路77号23铺。”狐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安槿立刻动身出发,一是为了见见这位“老友”,二来嘛,或许可以问问她鬼手的事,这位老友毕竟在世上活了近千年,见多识广,没准能帮上忙呢。
  花香路77号,是梦城的古玩城,各种古货云集于此:古钱冥具,书画丹青,甚至一些见不得光的奇珍异宝,应有尽有。大家都知道,这种地方的东西向来都是假多真少,自然少不了一些明眼断物人。这狐妖历经千年的岁月,虽说在人类世界走动不多,可判断市场上的古货真假,倒也是易如反掌。离开安槿的第二天,她就机缘巧合,帮一位老者鉴出假货,老者对她甚是佩服,便帮她在古玩城里开了一家鉴宝店,名号是“安灵宝鉴”。
  安槿来到23号铺,看见狐妖身着当代服饰,正端坐着,一本正经地给一位客人鉴宝。狐妖鉴宝时,恢复了半白话的语言,令来者分外敬佩。安槿不禁感叹,这难容于世的说话方式,此刻反倒成了狐妖的长处,倒也真是天意。客人走后,安槿与狐妖闲谈几句。原来狐妖感佩安槿大德,成为人类后,就用了安槿的姓,自名“安灵”。又想方设法办了本地户口,编造身份来历,家庭背景,不在话下。
  这一人一妖两位朋友,自此以姐妹相称,安灵因安槿对其有恩,虽然已经千岁,却尊安槿为姐。二位闲聊片刻,安槿又教她些人类规则与礼仪,不久便问起鬼手之事。安灵虽是妖类,说起鬼手,一样背脊发凉。究其原因,是她亲眼目睹过一次鬼手肆虐。
  原来这鬼手不仅侵扰人类,妖界也深受其害。安灵曾与两只鹿精要好,三百年前,一只鹿精被人类所伤,后不治而亡。另一只鹿精思念成疾,后来便遭鬼手上身,不到一年就突然消失,至今仍无音讯。
  “这鬼手究竟是什么东西?妹……”安槿看了一眼安灵,不太习惯叫她妹妹,“你可知道?”
  “鬼手至邪之物,不但人类,妖界也少有识者。”安灵一边把玩手中的一把折扇,一边把一碗茶推到安槿面前,“只是听一位前辈说过,这鬼手与人类有关。”
  “这话怎么说?”安槿品了一口茶。
  “妖界有云:虽名鬼手,实为人祸。”安灵晃动着脑袋说,“修灵的妖们虽然知道这句话,但从来没有妖能作出解释。”她说着叹了口气,“歉意,除了这些,真的帮不上姐姐什么了。不过妹妹可以试着找相识的妖问问,看它们是否知情。”
  话已至此,两位姐妹便将话题引向别处,直到正午。安槿想起肖晴的事,起身告别。走到半路,她看见一处公告栏上贴满了同一张寻人启事,觉得奇怪,就走近看了看。原来是一个年轻女人走失,父母花了重金买下公告栏,又许诺找到女儿者谢金十万。走失的女人名叫李芸馨,今年二十三岁,是一所中学的历史老师。
  安槿随手撕下一张寻人启事,回到家后,肖晴看到告示,脸色瞬间就变了。原来,李芸馨正是她所在中学的一位老师,这所中学不是第一次发生女教师失踪事件了。三个月前,一位叫郭沫香的老师也离奇失踪。这本来也不算什么,可问题在于:李芸馨、郭沫香,还有肖晴自己,全都和那个叫张子悠的男老师有过一段感情,而且每次都是张子悠提出分手。
  安槿听完,陷入深思。这风流男人感情泛滥,本也不足为奇,只是与他有过感情的女子,不是失踪,就是被鬼手纠缠,才是真正奇怪。难道这两位女老师的失踪和他有着什么直接关系?难道——安槿想到这里,心中猛然一惊:难道李芸馨和郭沫香的失踪,会是鬼手作怪?想到此,她急匆匆地联系了李芸馨的家人,并很快见了面。
  一见面,李芸馨的父母就忍不住哭起来。安槿简单安抚了他们,委婉地说出了李芸馨失踪可能与邪物有关的事。本以为对方不会相信,哪知李芸馨的父母却像见了救星似的跪倒在地,并把女儿失踪前的一些异象告诉了安槿。
  李芸馨此前已经经历过一次失败的恋情,但之后很快振作。所以这次失恋后,虽然她闷闷不乐,父母也只是默默陪伴,希望她能尽快恢复,并不觉得有什么大碍。一开始,李芸馨倒也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工作没有耽搁,还经常陪父母逛街。只是有一天回到家,她像疯了一样冲进房间,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家中半步。她平日里总是呆在房间,偶尔会在深夜里出来吃些东西。有一次,李芸馨的父亲半夜起来上厕所,看见女儿蓬乱着头发在厨房里做饭,就叫了女儿一声。李芸馨像见了鬼一样捂住后脑,尖叫着冲进自己的房间。从那以后,无论父母亲戚如何劝导,李芸馨再也没从房间中出来过,吃饭也都是父母放在门口,她半夜偷偷取走。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到一周前。有天早起,李芸馨的父母发现放在女儿门前的食物并未被取走,再敲女儿的房门也始终没有回应。两人觉得不妙,找人撬开了门,可女儿已经不在房内,防盗窗也完好无损。在女儿房间的床褥下,两人发现了满满一床铺的头发。
  “就这样。”李芸馨的母亲摇头哭泣着对安槿说,“我们也觉得是找了什么魔,可请过去的法师们也都无能为力。真不知道我们两口子造了什么孽!我女儿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没了!没了……”
  “姑娘。”李芸馨的父亲跪在地上,紧紧握住安槿的手,“你要是能帮我们找回女儿,就是做牛做马,我们也得报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