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在这里我们还要注意到的就是粮食与石油的价格关系,粮食价格上涨会带动石油价格的价跌,因此粮食对于俄罗斯也是非常关键的,俄罗斯是害怕粮食涨价的,新华网莫斯科10月4日电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4日说,俄政府已决定采取粮食干预措施以抑制粮价上涨,相关细节将于近期确认。俄罗斯农业部预计,今年全年俄粮食产量为7000万至7500万吨,粮食出口潜力为1000万至1400万吨。俄罗斯是传统的粮食生产和出口大国。2010年受罕见高温干旱天气影响,俄罗斯粮食收成锐减。为稳定国内粮食市场,俄政府曾一度禁止粮食出口,去年7月1日起才恢复。2011年俄罗斯实现农业丰收,共收获粮食9420万吨,较前一年大幅增长54.6%。俄罗斯的土地虽然多但是土地寒冷,粮食生产的成本也是与美国无法比拟的,不要看俄罗斯已经是粮食的出口国了,但是俄罗斯粮食出口有限,石油价格对于俄罗斯更关键,如果粮食价格上涨,粮价上涨以后中东国家被迫出口更多的石油换取粮食,这样的石油出口增加,国际油价的平衡就打破了,这会是一个正反馈的恶性循环,石油价格越低则需要的石油美元越多,就要卖更多的石油,结果石油价格下跌更多,就要再卖油,油价是俄罗斯的支柱油价暴跌俄罗斯就惨了。造成国际原油价格下跌,俄罗斯是非常吃亏的。而对于美国,能够让油价下跌,美国是石油消费国,则极大的得利,美国可以减少自身的石油产量把资源保留到未来,资源是有限的,谁能够在未来留下更多的资源谁就有对于未来更大的支配权。

  在粮食涨价以后,土地的价格必然是暴涨的,这对于西方这些人均占有土地多的国家是非常有利的,我们看到世界的金融国不但有金融制高点,还有足够的土地,而制造业国家普遍土地不足,中东的石油国家土地是沙漠居多,俄罗斯的土地又过于寒冷,非洲的大片土地是属于原殖民者私人的,非洲独立并没有改变土地的产权性质,因此土地实际上是被控制在发达国家的。在土地价格被重新定义以后,我们应当发现的就是世界的资源被重新分配了,你的财富价值多少,是在一个价格体系里面衡量的,货币在这里充当的价值尺度的功能,以这个体系的单价和总量来计算财富的价值,土地和粮食的价格暴涨,西方大量的土地产权被重估,在新价值体系之下西方实际控制的财富价值再度膨胀,这膨胀就是重新划分世界财富,这是比印钞更厉害的手段,印钞只不过是给体系加水,多出来的是印钞的增量,而价值体系的重估则是改变世界的尺子,让存量的财富集体膨胀,这存量是比增量大得多的,这样的价值改变之后再通过贸易所谓的等价交换,取得全球财富的再分配,这个再分配的力量才是更隐蔽的掠夺,与之对比印钞是小巫见大巫的,这样的再分配也是一次对于全球的剪羊毛。

  西方的08年金融危机的重要方面就是西方的房地产等价格体系的崩溃,造成西方总财富的大量缩水,西方印钞救市就是为了让西方的资产价格膨胀,最主要的就是让土地等价格膨胀,美联储这次所谓的QE3则更为赤裸裸,在接近零收益率的情况下直接购买土地抵押债券,将资金准确定位的输入到土地领域,为的也是让西方的资产价值膨胀,未来国与国的经济博弈,你的资产总量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对应于企业可能就更好理解了,公司大实力在于公司的总资产规模,总资产数量和盈利能力比直接的销售收入厉害,GDP最多是销售收入不是利润因为还有一个再分配的过程,中国GDP里面有大量是外国投资所得收益是属于外国人的,这些收益可以对应于利润,西方的总资产和利润方面是很强势的,中国只不过是销售收入当了老二,如果土地和粮食上涨,土地的价值给总资产贡献很大,粮食高价产生的高利润对于收入贡献很大,世界再分配的天平就要被再一次的打破,西方可以凭借其控制的土地优势在发展当中重新取得优势,在全球发展的竞赛当中再一次拉大与发展中国家的距离,这个世界少数人占有多数资源的二八规律是很难打破的,西方的资本已经从以前没有权利占有土地的犹太人为代表的团体,变成了大地主,控制世界的人最喜欢和热衷的就是把自己的优势资产变成最有溢价的资产,从资本主义社会兴起的几百年间,资本的土地所有情况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来资本统治世界是依靠世界大家都做不到的工业文明,后来制造业外移以后则是金融霸权,但在不断印钞和货币贬值的情况下,金融霸权也是要一同贬值的,未来西方还有哪里有优势?这个优势就是土地!西方占有了大量的土地,人们的基本生存权其实还是与土地密切相关的,尤其是在石油等地球的历史资源越来越稀缺的时代,能够每年定量从太阳那里取得能量的土地变得尤为重要,我们的所有可再生能源实际上都是与土地所有相关的,从风能、太阳能、水能再到生物柴油的生物能,世界可再生资源的越来越有价值本身,也是要改变土地价值属性的,让原来一毛不值的土地变成新的能源聚宝盆,就如我们西北戈壁的新能源发电潜力一样,因此在这个角度上讲,土地价值在未来也要出现重估。

  对于土地这样的重估趋势是几百年的长线规模,因为主导世界的资本对于土地价格的要求变化了,能源发展对于土地的要求变化了,人口和粮食的压力变化了,这都是可以影响几百年和过去几百年所没有的变化,所以本人认为土地和粮食价格到了世界历史性拐点的时刻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