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在公知的关注下案件进展很快,10月2日中午11时许,“9.15”西安车主李建利重伤案犯罪嫌疑人蔡某在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被警方抓获,当晚6点被押送至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据警方人士透露,蔡某为南阳籍,在9月15日西安反日示威游行中犯案后潜逃回老家,西安警方协查通报发出后,南阳警方在排查过程中发现了蔡某。西安警方的工作人员来到西安市中心医院,向李建利及家属通报了这一消息,李建利情绪十分激动,昨晚,他看到电视新闻时,一度痛哭。居然是意识清醒清楚,对于受伤有良好的记忆,这明显与正常的脑损伤的情况不符,脑部受伤和脑震荡的症状是近事遗忘,即:清醒后对受伤当时情况及受伤经过不能回忆,但对受伤前的事情能清楚地回忆。所以这个受害者到底受伤有多重就值得推敲了,所谓的语言障碍是很容易装出来的,但是意识的反应却难以装出来。很多人在被打以后就会装死装伤残,因为越伤的重就在后面的司法程序当中越有利,这个伤情也对于汉奸和日本人更有利,这个受害者能够先拿板砖打人,也绝对不是善类,在中国善良的老百姓是不会这样暴力的。
  对于这样的一个案件,需要的就是以个案看待,以互殴的普通刑事案看待,嫌疑人砸车事出有因,在中国是不支持对此拿板砖下黑手的,而他面对板砖黑手,一时激愤而打伤人,理应受到法律严惩,但是这样的打人显然不是爱国运动打人,其主观恶性比有预谋的打人要轻,我们对于激愤杀人现在都是从轻处理不判死刑了,为了爱国运动受到板砖黑手攻击而激愤打伤人当然也是属于轻判范畴,绝不是所谓的罪大恶极,把这个嫌疑人描绘成罪大恶极的舆论的内心远比嫌疑人当时伤人的意念复杂和恶意,按照故意伤害罪从轻处理就足够了,这与受害人没有动手就故意、随意的打人的恶性完全不同,我们的定罪量刑是要讲情节的。另外对于砸车行为,是另外一个犯罪如果构成犯罪另外判刑数罪并罚,你可以按照毁坏财物罪处罚,但是就如绿色和平组织给穿裘皮的喷漆一样砸车还要继续,而且把你的损失控制到不犯罪的限度之内,最好是唾弃也就是吐痰吐口水。禁止裘皮没有立法,裘皮还在出售,但是环保人士要给你喷漆,反日货是一样的,你买的时候就要考虑这样的风险。购买日货支持日本军工,就是对于民族的侵害,战争就是使用暴力。这里还可以理性探讨一下砸车是不是犯罪,为什么当年法治的美国抵制日货砸车等美国司法没有定罪?原因就是犯罪有四个要件,主观要件、客观要件、主体、客体,中国现在基本上是客观归罪,以事实进行结果论,而要论犯罪动机,则爱国砸车是没有犯罪动机的,没有动机就没有犯罪,也就是犯罪的主观要件是不存在的,在心证的国家,动机看得比结果重要的多!
  通过这个案件我们就要深刻认识理性爱国的不易,认识到有人要恶意的妖魔化爱国运动,如果这个案件的判决过于严厉,超过了一般激愤伤害案件,则说明我们的舆论是怎样的左右了我们的司法公正,怎样的妖魔化了中国的爱国运动,这个案件会因此进入史册的,任何一个国家因为爱国的过激行为都会被轻判的,尤其是对方也有过错的情况下这样的案件在美国甚至会被陪审团心证为无罪的;而二人的斗殴如果是一个孤立的案件,则更在受害人有错和加害人一时激愤的情况下应当从轻的,此案重判就是有汉奸服务于敌对势力诋毁爱国运动的需要,此时如果比一般的激愤伤害案重判就等于说是爱国有罪或者爱国需要成为犯罪重判的理由,这样的审理者应当成为历史的小丑被钉在耻辱柱上,汉奸们已经在为此制造舆论了,把此案变成比通常伤害案罪大恶极的背后就是要事实上造成爱国有罪的环境。我们应当大力呼吁依法轻判嫌疑人,不能扭曲案情邪恶化嫌疑人,来达到某些敌对势力妖魔化爱国运动的目的,让案件成为一个个案和还原真实的案情,抵制以此妖魔化爱国运动的险恶用心,敌人是狡猾的,真相需要还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