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汤计的媒体良心到底在哪里?
  呼格吉勒图案翻案了,对翻案有一个英雄就是汤计,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信息透露,这个翻案却有疑点可以质疑,并且有很多的瑕疵,在这里我们先以媒体的立场说一下汤计的良心和立场问题。汤计是涉嫌徇私违反媒体纪律以倾向性的内容欺骗中央领导取得批示,欺骗公众进行媒体审判,树立政法委干预司法审判的典型标杆案例,抵制中央统一司法审判权的依法治国,是打着法治大旗毁法治。对这样的问题下面我们进行抽丝剥茧的分析。
  如果是一个客观公正的报道,按照媒体的原则是要采访双方当事人的,要听取双方当事人的看法,但汤计却说他与冯局很熟,还找过冯局办事,但从来未提及这个案件,这里问题就大了,你为何不采访冯局,为何不听取双方当事人的看法?就算冯局认识错误,也要把他的错误如实的写出来,没有对方当事人是非常有问题的。冯局对当时的情况也是非常清楚的,冯局不接受采访是要说明的,但从汤计得意忘形的被采访当中,他自己已经泄露了他多次找到过冯局并且未采访的事实。
  在媒体采访当中,对非法来源的资料要特别的慎重,要仔细的调查研究,不是可以没有调查过程就原封不动的写内参上去的。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赵志红这个《偿命申请书》是非常可疑的,而据他所说:“在我写完内参的第8天,有个警察交给我一封赵志红写的偿命申请书,我原文不动地发到北京。这篇内参很快被批示下来了,引起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这个过程岂不是太轻率?赵志红属于未决犯还在审理过程当中,对这样的犯人是不能对外通信的,而且是警察给他通信就更不正常,这是违反规定的!对违反规定得到的文件的真实性就要慎重了!这信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很多笔法不像是连“述”和“诉”都分不清的人能够流畅的写出来的,这不是有人教唆的?而公安内部很可能有矛盾,帮助你的警察你没有采访对方当事人,凭什么先入为主的就说他们是正义感而不是对原办案组人员有矛盾呢?
  我们再注意一下的就是汤计所谓的枪下留证了,对这样的案件,如果赵志红仅仅有口供,本身就不符合起诉的条件,检察院提出公诉发现不够起诉条件的案件就是可以不予起诉的,而起诉过程当中就算是被告人提出还有漏罪,也不该是九年不判。我们先看一下法律是怎么说的:
  按照刑诉法第二百零二条: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情形之一的,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这个对赵志红的审判,延长的审判期限报最高院批准了吗?批准的文件在哪里?
  更关键的是赵志红提出没有公诉他4.9案件,并不影响对他其他罪行的审理,依据刑诉法的司法解释第二百四十三条:审判期间,人民法院发现新的事实,可能影响定罪的,可以建议人民检察院补充或者变更起诉;人民检察院不同意或者在七日内未回复意见的,人民法院应当就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依照本解释第二百四十一条的规定作出判决、裁定。所以为九年来何赵志红的其他命案不宣判?
  如果不正常按照期限进行审理,如果严格依法后果则是很严重的,因为这有一个超期羁押的问题,到了期限你不能判决的话,就应当依法变更强制措施,赵志红要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了,你怎么能够把这样的杀人魔王不放在监狱里?这里公知的程序正义和坚决反对超期羁押到哪里去了?因此对他应当是先就查明的罪行判处死刑,再查其他问题。
  对此没有及时的审判,完全是拜汤计所赐,汤计自己都说此时他写了内参,赵志红被枪下留人枪下留证!但事实是如此吗?这个案件赵志红是一审,距离执行死刑还是有距离的,正规的做法是应当审判了以后,赵志红判处死刑后在执行的时候暂缓执行,在死刑复核程序当中解决问题,而且当时的死刑复核程序正发生重大变化,2006年10月31日人大常委会通过法律修正案决定从2007年1月1日起,所有死刑案件核准权都将收归最高人民法院,由最高人民法院统一行使。2006年11月28日赵志红案开庭,2006年12月8日汤计写了内参进行所谓的枪下留证,汤计在当时肯定知道最高院是要死刑复核的,对赵志红提出的漏罪是一定要在复核程序当中检查的,不但是二审法院要查,最高院也要查,枪下留证应当在死刑复核时才是合理的。汤计的做法明显干扰了正常审判秩序,是借助领导干扰审判秩序。我们对汤计不愿意最高院能够插手,其后其他地方也可以得到印证。更进一步的是在复核通过执行死刑的时候还有机会的,按照司法解释第四百一十八条第一审人民法院在接到执行死刑命令后、执行前,发现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暂停执行,并立即将请求停止执行死刑的报告和相关材料层报最高人民法院:(一)罪犯可能有其他犯罪的;也就是说罪犯有可能有其他犯罪的,死刑的执行就会被暂停下来了。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就要有一个逻辑的疑问,为何对赵志红其他罪行不判?不判就是超审限,不判还没有报最高院,不判还有赵志红超期羁押的问题,而判决以后暂停执行,对死刑犯晚执行不会有法律的障碍,同时证据是可以保留的,只要有疑点就不会核准,核准权在最高院也不会导致地方的非法影响等,为何他不这样,却要描述出一个枪下留证的故事,而且更荒诞的是在呼格的翻案过程当中,居然是不开庭审理,也就是没有新证据去质证,那么你还要留的是什么?而且在汤计的被采访当中,多次提到政法委说赵志红是真凶,又说当年法院不能再审的理由是因为没有新证据,与汤计这个枪下留证再对照起来,多荒诞?!在我们已经分析了赵志红案拖九年的问题后,这里不判赵志红另外的罪行是非常可疑的,因为如果依据其它罪行已经判处了赵志红死刑立即执行,赵志红求生无望的时候,是否还会说呼案他自己是真凶?没有判他汤计就已经担心他翻供了,所以违法不判赵志红其它罪行,汤计等人的目的不纯。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是检察长说检察院抗诉如果法院不支持程序就走死了。这说明第一是他们与检察长关系不一般是有关系的,其二就是证据不够充分,如果证据真的那么硬,检察院的抗诉法院必须认真考虑不敢胡判的,否则检察院有权调查法官的,就如戴手铐的调查冯局一样。而我们如果更深问一下,这个抗诉程序是怎么走的,你就更可以看出问题了。依据刑诉法243条: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也就是说对内蒙高院的终审判决,要抗诉的话内蒙高检是做不到的,只能是高检报请最高检抗诉,抗诉到最高院!这样的抗诉到最高院,如果最高院真的维持原判,则这个案件的翻案程序确实是走死了,但为何汤计不愿意走抗诉程序抗诉到最高院?汤计还写内参要求异地审理,又是为什么?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他所要求的异地审理只不过是对赵志红的案件,赵志红是在一审程序,也就是中院审理,如果异地审理也就是内蒙高院另外换一个中院而已,不会到省外去的,但如果要到了最高院,就不为控制了!他所说的跨省区的异地审理,但程序依法在内蒙高院层面,这文章就是作秀的。否则检察院走抗诉程序到最高院最权威,又不受本省影响,难道不好吗?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法院可能不支持而程序走死了,这里我们看到的就是汤计的目的就是翻案而不是法律的公正,对最高院是不相信的,所以他需要的是把案件控制在能够支持他的省内,也就是定调赵志红是真凶的内蒙政法委的控制范围内,他不是中立的媒体记者而是嫌疑人的辩护人。而案件的翻案也是当年说是冤案的政法委书记到了法院才决定,他是真的帮助嫌疑人家属还是给某个领导当清除对手的打手,也有待观察。由此我们也看到习大大进行司法改革依法治国,中央统一审判权的重要,不受地方政法委权利过大的干扰的重要。而他们害怕到最高院,害怕最高院会不支持,其根本还是案件疑点众多,我们也先看看案件已知细节当中都有哪些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