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关于学术问责缺失的思考
  现在中国的学术界之混乱前所未有,不但被西方渗透、收买、洗脑的各种问题学者充斥,也有为利益出卖良心的,还有一些学术流氓没有水平占据高位妨害中国的学术进步,所有这些均要通过学术问责制度还处理,但中国的学术问责制度在文革之后从极左变成了极右,基本上是全部荒废,谁在学术上对问题学者问责,似乎谁就在搞文字狱,谁就会被扣上搞反右文革的帽子,固然我们当年反右文革当中的极左做法是错误的,但对各种妖言惑众、鱼目混珠、滥竽充数的学界问题没有惩罚机制则问题更大,现在的学术混乱与我们的机制背景是有关的,我们对文革反右的矫枉过正可以理解,但矫枉过正长达30多年就太不正常了,必须及时改变。
  想一下如果是一个自然科学的工作者,学术做错了算错了造成大桥垮塌、大楼歪斜,你能够不对他追责吗?而在社会科学领域,尤其是能够影响中国经济走向的决策领域,这样的错误造成的损失是何其巨大,这里我们所说的错误不是科学上探索未知领域的风险,一些科学试验的失败可以理解,但失败当中有本可以避免的错误则应当承担责任!这里的尺度很重要,不能夸大,但现在一律不进行问责,则有问题!在自然科学上一项实验的失败,也要时候总结问责的,如果是科学技术上的限制,则也是宝贵的经验,而人为的计算错误和各种过失,是要承担责任的!而这里有些失败如果是受到外来势力的某种影响,则是极其严重的犯罪。为什么我们对社会科学不能这样呢?为什么不比照自然科学那样建立一个标准呢。
  我们的问责制度必须完善,尤其我们是依法治国和专家治国成为制度以后,领导的决策背景均是来自专家的咨询,来自专家的建议,对这些专家的建议出来问题,专家就必须负责!我们对领导的决策已经有了问责制度,虽然这个制度执行的不是很好,但总比没有制度要好,现在对专家的学术问题没有制裁是更不合理的,尤其是对领导决策进行的专家支持,导致领导错误决策的,领导要受到制度的惩罚,为何专家就不会呢?!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制定政策的专家本身就是既得利益者,要这些专家定出能够限制和惩罚自己的规章是一个与虎谋皮的过程,这些专家背后就是所谓历史上的清流,掌握着社会的话语权,话语权决定的政策制度的制定导向,在舆论上声音不足同时有关专家缄口,就难以引发足够的决策重视。所以我们要深刻理解在我们不断完善法制的这么多年,为何对专家们的学术问责制度,我们的专家们就是不提,这个制度为何难产!
  对专家们的学术问责,有人与言论自由对立起来,很多人讲自己说什么是自己的自由,因此不能干涉!对这个问题我们历史上对妖言惑众的人的惩处一直是很严苛的,而反右和文革则到了过分的地步成为文字狱了,但西方的自由是有原则和底线的,西方的自由也是在受到法律和契约的限制,受到平等和人权主权的限制的!在美国如果你发表种族歧视或者反犹、恐怖等言论也是不成的。而对学者则更负有特定的义务,给有关方面做建议,承担社会义务影响公众舆论等,都不是一个没有契约约束的普通人,中央的自由就是要受到限制,这个限制与言论自由是不矛盾的,现在实际上是中国的言论最“自由”,这个自由可以任意的伤害国家。
  对中国自古就有反对诛心之论,中国历史上也是反对没有证据的诽谤和阴谋论的,但这也是有度的,在诛心之论和妖言惑众之间,还是有一个基本的判断的。现在学术领域当中有两种不正常的声音,一个是不能有阴谋,西方全部是阳光的!不过夸大阴谋论是有问题,但如果说这个世界没有阴谋,这更有问题;另外一个是把所有的证据不足就变成没有!世界上能够公开有证据的间谍案能够有多少?间谍有多少!对危害国家安全的时期绝不能放任。而对一个有足够智商不至于被洗脑的人同时犯这两条,就很说明问题所在了,可以作为判断其也有立场问题的重大嫌疑。对一些特殊的罪名,无罪推定是例外的,对叛国罪、间谍罪等罪名,各国的通行做法都是有罪推定,行为人需要自证其合法和清白。在美国,对关键的经济领域也是一样的,对金融犯罪,也是先采取行动后收集证据的,当事人需要提供其行为合法的依据,怎么到了中国这些例外都没有了呢?
  在学术问责当中,故意的证据很难取得,但我们对学者应当有比普通人更高的要求,如果违反了科学的原则,就可以定为故意和学术欺诈,学术当中:偷换概念、双重标准、逻辑错误的,应当依法推定为故意!而对已知的领域不断的再犯错误,也是应当以故意来论处的。本人曾经撰文分析对张维迎当年的私分外储的言论,本人通过经济学运算数字化的分析了他这是如何洗劫国民的方案,而且他这个方案有什么法理上的根本缺陷,而且以他的知识,他是故意的。《揭露私分外汇储备的张氏惊天骗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c1101d0102e2b5.html,对他这样的行为,在国外也是犯罪,但我们在文革后纠左后变得极右,对学术里面的问责甚至带路党,当年的右派打击和反革命罪没有什么错,而现在似乎谁在追究学术里面的这些带路党,谁就在搞文革似的,这已经被妖魔化了。但张维迎以其知识水平,这样的错误怎么能够是过失?他的言论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蛊惑了大量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