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再进一步就是基因的污染和善意第三人,以及对于杂交育种的保护,你杂交育种可能选育了其他人的专利基因,那么对于育种人需要确定其种子的基因则会要巨大的成本,这里必须要考虑清楚对于杂交者怎么办?开放转基因可能对中国杂交育种会是灾难的,除非研究杂交的与境外转基因大鳄已经有所默契,或者是自花授粉不会有污染杂交,就如搞自花授粉水稻杂交的人就特别积极。如果我们法律规定只要是你的基因污染到环境上,就是专利的权利用尽,人家从野外提取出了你的专利基因就不是侵权,这样的规定美国干吗?这肯定是要有激烈的国际谈判的,你禁止转基因的时候手上有筹码,你不同意我不开禁,什么都好谈的,但你一旦开放,你拿什么筹码与他们谈?挺转的在这里是选择性的失明的。
  在转基因博弈的层面,欧盟与美国的谈判就是很成功的,知否支持转基因一直是欧盟与美国谈判的筹码,而且不断以转基因来威胁取得利益。早在1999年,当时的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巴尔舍夫斯基就曾威胁要将欧盟告上世贸法庭。2003年8月18日,美国联合加拿大和阿根廷两大转基因农产品生产国正式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指责欧盟对转基因食品的进口禁令违反了世贸规则,要求组建WTO争端解决小组,对欧盟的做法作出裁定。对于美国的指控,欧盟贸易委员拉米随即发表声明,称欧盟转基因政策是“清晰、透明、合理和非歧视性的”,相信世贸组织会确认欧盟完全遵守了其作出的承诺。而最近四年来,欧盟实际上停止了含GVO产品的准入许可。欧盟各成员国已就标识义务和极限值达成一致,但欧盟与美国的争端仍在继续。在欧洲公众始终对转基因食品持有极大的怀疑态度,一些欧盟国家甚至想完全阻止消费者使用转基因产品。欧盟对于转基因的审批也非常严格,转基因作物要在欧盟国家种植或上市,需要经过一系列严格的审批程序。目前,欧盟及各成员国在审批方面主要依据两部法律,分别是2001年4月生效的关于向环境中释放转基因生物体的“第2001/18/E C号指令”、2004年4月生效的关于转基因食品和动物饲料的“第1829/2003/EC号规定”。审批困难的同时即使通过审批有效期也只有10年,10年期满如果要延期还要审查,门槛壁垒很高,就如:MO N 810玉米1998年获得欧盟批准,授权有效期10年。孟山都公司于2007年提出延期申请,但一直未得到答复。每一次的谈判,转基因都是欧盟对付美国的有力武器,就如TTIP谈判也一样,欧盟委员会贸易委员德古赫特2013年3月12日称,已获得授权与美国进行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协定”(T T IP)谈判,他正式对转基因问题表态说:“欧盟将一贯坚持反对转基因食品。对于欧盟成员国来说,农业将继续得到支持和补贴。”转基因问题就是欧盟对美国要价的筹码,我们为什么要无条件放弃这个筹码?中国一大堆支持转基因产品的,而且仅仅限于科学范畴,对其中国家利益博弈却很不正常的失声了。
  我们开放转基因,不等于开放转基因产品的进口权,也不等于对外国公司开放转基因市场,不等于要承认外国专利。这里还有就是基因战争的可能性和基因安全,基于这个因素我们是否可以限制某些国家的市场准入?你要限制准入美国肯定要与你急的,肯定要找WTO的,不过在美国与欧盟已经在WTO厮打的时候,中国是有很多博弈空间的,我们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是可以要求安全审查的。这里也是可以与美国谈对价的,比如我们对于美国转基因的安全原因的准入放松,美国就要对华为的设备放松等,这个谈判也是不局限于转基因的!对转基因的安全性审查是可以不透明的,就如对于我们华为在美国的投资和销售的审查也是不透明一样,所有这些都是要对等的,不是单方面的,对美国的优势产品,成为中国影响国家发展的重要商品后,中国就是要有安全壁垒的,这个壁垒也是要在开放前说清楚,你已经放人家进来了,再禁止则违反西方的市场规则了,他们会如当年卖鸦片一样说中国当初允许后来禁止的问题并且妖魔化你。到底是否涉及安全,我们可能够审查一个够的,就如美国审查中国投资一样,在这里为啥我们要主动的放弃筹码?所以转基因是否开放,根本不是农业部一个层面的事情,要有科技部、人大立法机构和商务部、外交部等共同参与的事情,转基因是否开放的问题上中国必须取得对价,必须有博弈利益,不能把国家利益拱手让人,这里不是科学无国界!
  就算对转基因无害能够让我们相信,但也不是能够开放转基因的充分理由,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转基因无害只不过是开放转基因的一个必要条件,并不是开放的充分条件,在转基因博弈当中的国家立场和民族利益的博弈更关键,在这个层面所谓的挺转的科学家们不但不懂,而且是既得利益者,他们的言论是要从反面来听的,科学不是神学解决不了所有问题,就如对于韩寒的是否代笔,就不是科学问题而是法律的证据或者国学的考据,最后方舟子也不得不采取当时本人最现的说法说他在考据。在法律层面还有一个与科学层面不同,科学讲究挑战权威的创新,你拿权威来说别人不懂是违反科学精神的,但在法制层面则权威的影响力和经验是非常重要的,法律经常是保守的,这不是搞民主而是带有利益立场的不懂者不能置喙的,因此挺转人士故意的忽视转基因问题的法律层面,把必要条件当作充分条件就是恶意的欺骗,对于搞科学的人这个逻辑关系是很清楚的,但他们的既得利益决定了他们的脑袋,因此我们换一个视角,从法律层面,能够看清更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