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这里明显可以看出有些人急了。
  报社记者的有持无恐主要就是要让我证明我文章的真实性,就一定要公布所有谈判和交易的细节,这样的公布是必须泄露这次商业行为的秘密的,而我们有保密协议在,所以是做不到的,因此他们会这样做,并且到处呼吁说拿不出真实的证明就是虚假。
  但是证明一个事物存在问题是可以有多个方面的,即使是在不证明本人的文章的真实性的前提下,一样可以证明这样的报道是有问题的,其一就是本人没有收取任何的费用,根本不存在记者立论的基础,即假精英忽悠网民赚取广告费,其二是本博客的点击率早已经超过50万,这样的文章发表后也没有给本人博客增加特别的点击率,所以记者的忽悠网民增加点击率的说法也不成立。记者写文章在报刊上,本身对于真实性的要求就远远大于网络帖子和博客,所以说文章有问题,只要该文章依据的根据不存在就可以了,而这里恰恰是报道所依据的立论:赚点击率挣广告费不存在,所以无论非洲买矿的事实是否存在,这样的报道均有问题,在赚点击率和广告费的事实不存在的前提下,这样的报道的真实性又何在呢?
  
  

  
  
  三十七、隋炀帝真的那样荒淫无耻吗?
  
  历史上的文献记载隋炀帝的荒淫无耻早已经被教科书搞得尽人皆知了,但是整个问题究竟是怎样,又有多少人能够思考呢?在自己知道得多一些的时候,就知道了隋炀帝是一个非常有才的人,但是他的历史名声太臭,中国历来是要以人品道德来衡文的,所以这些就不提了。
  有了经营管理阅历后,再思考就知道隋炀帝的心机和权谋是过人的,能够这样的包装自己夺取太子的地位,绝对不是一个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人物,而且隋炀帝也是建功立业过的,灭亡南朝陈国时隋炀帝也是统帅之一,所以这个人还有领导的才能。
  这样再回来看对于隋炀帝荒淫的描写,起源于唐代编写的隋史,唐人丑化隋炀帝是有他们的政治需要的,而且随着年代的推进,史书中这样的描写是越来越多的,这样就不正常,到了元代戏曲和明清小说兴起后,这样的演绎就达到了极致,有专门以隋炀帝为蓝本写的色情小说,导致历史与演义的不分,而对于一个皇帝,拥有大量的女性从来不是古代的政治问题,而且历史上著名的脏唐评价,我们的盛唐的皇帝乱伦也很多的,而隋炀帝一直没有更换过他的皇后,还算是皇帝中比较好的了,所以隋炀帝的认识也要更深入的认识。
  本人再从经济方面看隋朝,就又有更多的体会。隋朝的安定,造成人口的激增,以前可以战争减少的人口,战争不存在了,而小孩长大了,粮食就不足了,为此隋朝进行了不必要的远征高丽,但是这样的远征供应不足,作战半径受牛车可以以车载粮草走多远限制,为了保证供应,就采取了单程的做法,既运送粮草的牛车到前线就杀牛,车夫补充兵员,结果造成雪崩式的反馈,人员膨胀一时不能取胜,最后终于供应无法维持,造成彻底的失败,社会矛盾加剧。
  而对于中原地区,土地的兼并导致老百姓的生活问题,隋朝是一个禅让取得政权的朝代,而唐朝是革命武力取得的政权,所以唐朝可以实行均田制,而隋朝是没有能力剥夺豪强的土地进行均田的,而且我们的包产到户等等政策,如果大家对于均田制的理解深入一些,就知道后世的政策都是借鉴均田制而来的,隋朝这样的结果,一定是粮食不够吃了,这样的饥荒,就一定有流民和流寇的产生。
  而为了解决粮食运输和战争的供应,隋朝就必须进行大规模的运河建设,这样的建设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也造成矛盾的激增,但是运河的好处隋代却没有享受到,成全了唐代的强盛。
  隋炀帝的炀字,就是说他死在都城之外,隋炀帝游扬州,史书上说他是只为个人享乐,并且在国家山河飘摇的时候,还留恋在扬州不走,对于这个问题,本人有另外的看法,隋炀帝带着近卫军和宫廷人员,足足有几十万人,这样多的人出来,也被史书说成为荒淫的证据,但是我们反面想一下,在关中地区植被被破坏,粮食生产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如何供养皇帝的宫廷和近卫军的物资?如果物资供应不足,那么你的选择会是什么?公开的迁都肯定是下策的,把这些人口带到供应充足的地区,实际上是解决粮食危机的唯一办法,皇帝等几十万人离开后,关中的粮食饥荒就解决了。而扬州就是这样的物资枢纽,古代江南运送的物资均集中于此,如果这些人在扬州,运输成本大大减少,古代没有现代交通工具的情况下,物资的运输成本是极高的,千里运输往往可以损耗过半,况且运输道路受到流民和流寇的威胁就更加如此,所以隋炀帝长期在扬州不走,实际上应当是有深刻的经济原因的。我们对于历史的指手画脚,从来就不看经济供应问题。
  隋朝的灭亡,主要是核心的政治势力的分裂造反,一支为李唐家族,一支为宇文家族,宇文家族给隋炀帝致命一击,史书上评论他们愚蠢的等待被其他豪强灭亡,但是我认为事实上也是经济问题,在隋炀帝在德时候,江南有义务给皇帝供应物资,但是把隋炀帝杀了,江南地区不会给宇文家族供应物资的,因此宇文没有物资供应就只能是等死。而后来的隋史,应当夸大了当时的流寇的作用,这样把隋朝写得天数已尽,唐朝的政权才不是篡权,这在古代君权神授的年代,可以是头等重要的大事,而最终的原因,只有从隋炀帝的荒淫无耻上着手了。
  所以本人认为隋朝的灭亡和隋炀帝的失败,是经济问题为主导的,辅助以战争的失败和政敌的造反,而经济问题主要就是人口和粮食的问题没有解决好,因此我们的三农问题也是社会的大问题,隋炀帝的多搞一些女人,与历史上的其他皇帝比也就是小节问题,但是历史不是能够让他自己写的,写历史的人需要一个隋朝灭亡的理由,而荒淫无耻是最不影响其它政治利益的理由,就如现在对于政敌也是以个人作风问题为最终的理由一样的道理,我们的领袖要是没有继任者搞类似均田制的修正解决了粮食问题,历史就不会只说他七分功过了,而被打倒的领袖老婆,说她生活腐化,当年的事例就是每天要吃五个新鲜鸡蛋!所以历史的真相从来是需要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