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解析通胀与定价权(五)
  货币定价权和资本定价权
  我们谈通胀谈定价权,最核心的就是货币定价权和资本定价权,也就是说对于世界汇率、利率和资本流动的掌控权,单一的商品的定价权是由商品所在领域的流动性所决定的,而这个流动性又是由汇率、利率和资本流动所决定,而汇率就是一个货币的国际价格,在全球的金融一体化下谁有决定汇率的权利,谁就有货币定价权,而谁有决定他的货币在各个领域的利率和资本流动,谁就有资本定价权。货币定价权与资本定价权是有机联系在一起的共同影响着世界。

  对于货币流动性和利率怎样影响定价权的,我们可以通过中国矿业所遇到的情况来具体说明,中国生产的矿产价值就低廉,他们说这是初级产品,但对于中国紧缺的如铁矿石,也是最初级的产品他们却说是资源,这样的双重标准的背后原因应当重视,应当重视库存和流动性在定价权当中的意义。西方有大量的矿产库存,而中国矿产的库存非常有限,并且进入到了去库存周期,但你没有库存就没有定价权,到时候你就必须去买,因此要充分认识库存对于定价的作用,日本能够在稀土定价上有优势,就是他们有足够使用几十年的稀土储备。而中国企业要保有大量库存,高昂的利率是无法承受的,库存的多少与利率和流动性是密切相关的。中国的企业资金紧张,为了资金周转即使是价格不合理也不能进入库存而要出售,必须以快速销售来维持库存,因此中国特产的商品都卖不上价格,对方有库存而你的资金周转等不起,这就是中国与外国博弈定价权的现状,流动性的不均衡不对等,是双方博弈价格和定价权的决定性因素。

  对于流动性、利率以及其本质的货币定价权和资本定价权,我们不能回避的一个重要的原理就是蒙代尔不可能三角,这个三角在当今国际金融领域起到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不可能三角”(Impossible triangle)是指经济社会和财政金融政策目标选择面临诸多困境,难以同时获得三个方面的目标。在金融政策方面,资本自由流动、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独立性三者也不可能兼得。1997年,泰国、印尼、韩国等相继发生金融危机。这些原先实行固定汇率制的国家在金融危机中被迫放弃了固定利率。1999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克鲁格曼在蒙代尔-弗莱明模型的基础上,结合对亚洲金融危机的实证分析,提出了“不可能三角”(Impossible triangle/Impossible trinity theory)。在这个三角下似乎是货币定价权和资本定价权后的汇率、独立货币政策包括制定利率和资本流动三者不能共同被实现,似乎这两个定价权不能得到足够的统一,似乎市场是自由的,没有谁能够操作国际的市场,但问题真的是这样的吗?

  我们看到的这个不可能三角在东南亚危机时的应用,而中国现在是固定汇率、资本管制和独立的货币政策,但美国呢?美元的汇率看似是不固定的,但实际上美国控制着世界,美国印钞货币的汇率变化也是有限的,各国都与美元挂钩,各国与美国固定汇率的结果就是美元汇率的是相对稳定的,事实情况也是如此,美元指数的变化这些年累计平均下来围绕着80多上下波动,比中国人民币单边升值累计的变化要稳定的多,而美联储更是执全球金融的牛耳是完全独立的货币政策,美国的资本流动更是在全球无孔不入,这里似乎是美国掌握了三个全部的要素,对此笔者的理解则是美国控制了全球资本市场,以美国控制的资本市场而言这些资本也不是自由流动的,这一点可能你不会认同,因为美国就是在全球大力推动金融市场的开放!不过笔者要说的是自由流动是双向的,是选择权!现在美元资本确实是自由流动的,但你没有不选择美元的权利,如果你的资本你的交易在国际间不使用美元结算的话,美国就要对你军事干预了,伊朗与美国的矛盾在经济层面最主要的就是伊朗要使用欧元来结算石油!如果美国又印钞又超低利率又汇率不跌,这个时候正常的市场选择就是大家逃避美元抛出美元,在美元信用下降的时候人们会回避美元而转向其他货币或者黄金,但为什么你不得不使用美元?你没有这个自由?美国的军事实力和军事干预在这里起到关键作用,你没有这个自由!美国的货币定价全和资本定价权同时实现的背后是美国的军事实力让你没有不使用美元的自由,虽然世界上有欧元存在,但在全球的市场份额没法与美元相比,尤其是在主宰全球的关键商品石油和粮食上必须是美元,就如基辛格所言控制石油就控制所有的国家控制粮食就控制了所有的人,美国在货币定价权和资本定价权上的霸权不是一天建成的,打破这个霸权也要有特别的机缘,现在我们是要在美元的定价权下与全球博弈,争取对于美国外的其他国家在竞争中有更多的定价权。

  中国海外战略资源战略的要害是货币定价权和资本定价权,这与中国央行的作为有密切的关系,当今的货币与本位货币已经有了巨大的差别,国家间的资源竞争、海外投资、产业增值离不开金融的支持,金融不能完全依附于美元。我们总讲宏观调控,但在资本项目开放全球金融一体化的时代,在蒙代尔不可能三角下全球成为宏观的一体,只有美联储是全球的宏观调控;而传统的行业产业的微观,由于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已经占据产品或者产业链的50%以上,对于这些产业的微观调控反而能够起到影响全球宏观的效果,我们应当转变传统宏观与微观的界限,在微观上调控更多的解决问题。尊重美国的国际宏观定价权,而在中国产业链具有优势的微观领域,争取微观定价权才是中国合适和明智的选择,央行的政策应当更多的想微观倾斜,为微观定向注入流动性,美国搞QE还有一个关键就是QE是买谁的债券和以什么样的价格买,我们的微观调控应当也可以通过央行在细分市场上购买资产而发行货币定向注入流动性,这样的市场细分才能够在蒙代尔不可能三角之下为我们找到空间,因为在中国资本项目开放未来是大势所趋之下,中国还需要汇率的稳定,那么央行的独立货币政策就必须向微观进行转向,这个转向应当与我们的产业升级和调结构是完全一致的行动,中国的转型和调结构本来就需要央行的配合和共同行动的。

  认识了货币定价权和资本定价权,我们就更了解了定价权博弈的本质,更进一步了解中国的崛起和博弈定价权金融力量的重要性,也明白央行需要怎样的行动来支持产业的发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