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奥运,中国的成人礼
  
  
  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使举国之少年而果为少年也,则吾中国为未来之国,其进步未可量也。”把中国定义为少年中国,恰恰是对无限未来的深情寄予,但是近百年过去了,中国不能总停留在少年的莽撞阶段,我们应当成人了,在国际舞台上成人了,作为成人来承担责任和行使权力了。我们的奥运,中国的夺金势如破竹,大有一举成为世界金牌第一的样子,这样的好势头,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喜事,是中国人的自豪。这样的一个国民普天同庆的盛事,应当是我们中国的成人礼。
  奥运的成功,将国力带到一个新的台阶,这样的提升在经济上可以计算的东西还不是最主要的,更主要的是在国民精神上的提升,一个国民心态上的提升和国民的自信心,对于今后的国家竞争力,是非常重要的,日本的60年代的奥运会和韩国88年的奥运会,大家都感到了他们的国力的提高,在08年的中国,我们也要让世界看到我们的力量,如果我们的奖牌榜成为第一,这不仅仅是中国人,也是黄种人第一次在奥运会的奖牌榜的夺魁。
  百年之前,梁启超先生于中国积弱之时写就的《少年中国说》,至今绕梁不绝。“夫国也者,何物也?有土地,有人民,以居于其土地之人民,而治其所居之土地之事,自制法律而自守之;有主权,有服从,人人皆主权者,人人皆服从者。夫如是,斯谓之完全成立之国。地球上之有完全成立之国也,自百年以来也。完全成立者,壮年之事也;未能完全成立而渐进于完全成立者,少年之事也。”又说,“夫古昔之中国者,虽有国之名,而未成国之形也,或为家族之国,或为酋长之国,或为诸侯封建之国,或为一王专制之国。”而我们今日的祖国,正在脱胎于历史,体育对于一个国家的意义,我们的孔子时代就认识到了,就是一句话:礼乐兴邦,其道理就是他最能够得到社会和民族的完全一致的认同,得到一致的凝聚力和内聚力。
  中国的这次奥运,是我们改革开放30年后进行的,对于人而言,三十而立,是一个要独立立足社会的时候,而对于一个国家,应当是一个国家即将站起来的时候了,韩国的奥运也是在其内战结束后的30多年举行的,这样的快速物质经济发展的阶段以后,确实到了一个提升精神力量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时候了。
  我的国家,从49年建国到现在马上就要60年了,六十年对于中国历史的一个朝代而言,也是到达了这个朝代的成熟时期,按照中国的历史规律,在朝代的早期一般开始时是百废待兴,到了发展的30-50年一般都要有一个动乱的过程,是造反和动荡的,经过了这个时期,王朝就稳定了,而我们中国现在正好度过了这个动荡的时期,到了稳定的时期,国家也该成熟了。
  从中国的近现代化,应当从100年前开始,当时我们废除了科举和六部制度,建立现代教育制度和政府机构,进行立宪得改革,再从一个皇权的王国到了现代的国家,从开始变革到现在正好100年了,中国应当成熟了。
  我们统一的民族的形成,也是从大约100年开始的,从此我们五族共和而形成了中华民族,我们对外不再是我们国内的满、蒙维、回、汉,而是统一的中华民族,我们当年的多少革命者在以杀尽满人清算扬州十日号召民众,我们当年又有多少省市此起彼伏的宣布独立,那样的种族仇杀和国家分裂的行为也离我们远去了,从二战后我们就不再是一盘散沙的中国了,我们融合为一个新的民族——中华民族。
  我们的国家成人了,作为成人要有什么呢?那么国民的集体人格则表明着国家的性格,而在特定时候某种集体人格的缺陷无异表明国家性格之非成人化。在一个大国应有的价值体系中,国民理性精神的建构也不可缺失。这种理性精神,不仅需要在具化地落实爱国热情过程中,维护好国家的根本利益、核心利益,并充分认识到国家要在开放、包容、自信中发展,并以此为前提,保持独立、清醒的判断,不胁迫,不盲从,更不被利用与误导。只有拥有更为理性、笃定的国民,大国之气度才能确立,大国之价值才能坚定,大国之地位才不会被撼动。有这样成人化的国民精神,始有成人化的国家。
  “根据我国国情,中国现在处于并将长时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著名的论断对于我们的实际意义要有新的内涵,这样的论断更主要的应当是我们的含蓄和内敛,而不是为我们的各种的问题和缺陷的借口。我们的制度的各种问题,是我们要面对和解决的,作为一个成年人,就要面对而不是逃避,不是以初级阶段为各种错误的遮羞布。
  少年的心态是轻狂和张扬的,而成年人就要懂得韬晦,中国这些年富裕了,但是中国的表现更像是一个暴发户,而不是老牌贵族的高贵,与我们的文明古国非常的背道而驰。中国的张扬在这个时期的建筑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我们建一个大大的蛋,又建鸟巢,再有央视的120亿的裤衩式的大楼,都是浮夸虚华的表现,我们要能够学会低调和隐忍,现在世界的格局是单极的世界,中国远远没有世界第一的实力,就要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我们竞争的国家太多了,要学习那汇率升值在海外占尽资源却到处说自己金融战败的国家,而我们却对于人家要求高极了的投降给说成是无条件投降,本来要不到的战争赔偿要阿Q地说我们发扬风格不要了,这样的心态今后早晚要吃大亏的,现在的中国威胁论和中国新殖民者的舆论,在竞争国家的敌意背后,也要反思自己张扬的过失。
  我们的国家成人了,我们的国民就需要更多的理智,但是在中国长期的精神宣传下,我们的国民更多的是一个愤青的心态,对于国际的问题似乎我们都可以战争解决,尤其是对于强邻的战争解决,我们还曾经天真地把自己当作救世主,要解放全人类,结果是我们的四处树敌,让我们的华侨同胞的生存空间非常艰难,中国的海外经济战略非常艰难,我们的国民应当有成人的性格,我们的国家应当是广开民智而不是只有一种声音。
  奥运,转移了国内很多的矛盾,我们的经济增长出现了压力,我们的股市大范围的崩盘,我们的外汇储备畸形的高,但是也给了我们更多地思考,我们的投资者在这次股改、全民炒股和股灾之后,国内的老百姓投资者将更加的理智和成人化,我们的经济政策以前就如暴发户要拿现金越多越好的心态而对于外汇储备越多越好,现在在损失面前大家将会更加理智,一个少年的心态,是成长的烦恼,而一个成年人要面对的总是多方位的问题,在发展到一定的时候了,问题就会大量的涌现,这是快乐的少年儿童时期过去了,要成人的时候了。
  奥运,我们的成人礼算是有了,但是过了成人礼的人,还是不到20岁的青年,不等于我们就是完全的成年人了,我们还有很多的路要走,我们的国家与成年人还是有太多的差距,但是我们总是需要一个民族和世界都接受的仪式,宣布我们成人了,我们要使用成人的标准去思考,少年是光明的,但是我们的思维方式不能总是少年的方式,我们已经到了要像一个成年人那样思考的时候了,奥运就是我们这样的仪式,整个仪式对于礼乐兴邦是非常关键的,对于我们的后奥运时代的发展,虽然还是要有更多的思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们进入了新的一个时代,我们逐步成熟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