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怎么没有人关注提及被打车主是先动手打人,在车外下黑手,而且不是徒手使用了板砖?!这样的选择性失明恰恰说明有些人在这里表现出了全部的汉奸无耻性。从视频中可以看到,现场十分拥挤、嘈杂,车主李建利身着黑色上衣,当时已经站在车外,看到卡罗拉被砸,他手持一块砖头,打了犯罪嫌疑人一下。

  915西安重伤车主得知凶手落网激动痛哭,这个受伤的伤情显然是被恶意炒作严重了,如果是脑部损伤,首先表现为失忆,还能够痛哭,这么快就可以思维清楚,只能说明当初的伤情被夸大,有人恶意炒作伤情诋毁爱国行动...
  9.15案扭曲案情妖魔化爱国用心险恶
  在钓鱼岛问题不断升级的时候,中国爆发了大规模抵制日货的民间爱国行动,人们游行和砸毁日货,这样的行为与中国历史上多次的抵制洋货没有什么两样,与当年美国的抵制日货也是同样的,但是就是这样的行为,却受到了一些人的妖魔化,把这个行为变成了打砸抢和寻衅滋事的事件,尤其是在游行当中出现了一起伤害案以后,这个伤害案似乎就成为了爱国游行打砸抢的标志了,但是对于这个9.15发生在西安的案件,很多案情细节也是被扭曲的。这样扭曲的背后就是要让公众感到这个案件罪大恶极,造成这个案件与普通伤害案的差别,这案件与其他伤害案的特殊性就是有爱国因素,因而这差别事实上造成爱国有罪的环境,达到敌对势力瓦解国家凝聚力的目的,对此险恶用心我们将在下面详细分析。
  这个案件被恶意炒作选择性失明,就是以此借机压制抵制日货行动,所以我要为嫌疑人说几句,而且他的主观恶性比一般的抢劫、伤害犯罪实际上要轻很多,尤其是在别人先动手的情况下,把他变成十恶不赦的妖魔很有问题。对于打人要惩治,但是这属于一般刑事案件,与砸车是不同的,就算是定罪,砸车与打人也是数罪并罚的。打人与爱国运动无关。他不是无罪,而是罪行不是十恶不赦,是轻于一般的同类刑事案件。属于犯罪,但比一般同类刑事案件性质要轻。所有的重伤案件都是非常恶劣的案件。因此舆论上制造本案与其他伤害案的差别,误导公众对于此案比其他伤害案更大的仇恨情绪,本身的出发点就是有问题的。
  对于案件的细节,《北京青年报》报道,记者得到一段“9.15”西安日系车主李建利被砸重伤案的现场视频,这段视频比较完整得记录了事发经过,进一步还原了事实。视频显示,卡罗拉遭围堵后,从视频中可以清晰看到,现场十分拥挤、嘈杂,车主李建利身着黑色上衣,当时已经站在车外,他手持一块砖头,打了犯罪嫌疑人一下。而在视频没有照到的地方是否他还动过手,我们没有嫌疑人的说法不能单方面相信受害人的陈述。我们的各种主流舆论当中怎么没有人关注提及被打车主是先动手打人,在车外下黑手,而且不是徒手使用了板砖?!这样的选择性失明恰恰说明有些人在这里表现出了全部的汉奸无耻性。此案日系车主在车辆被砸以后拿板砖打嫌疑人,是事后防卫不是正当防卫,嫌疑人还手打伤车主是他们二人的互殴,与爱国抵制日货是不同的两码事,不是爱国就打伤日货使用者,这里把逻辑进行了偷换和短路,把两件事混淆成一件事,借此妖魔化爱国运动。舆论上把这个案例解读成爱国殴打日系车主,砸车和打人还是不同的。有联系但是属于两个独立的事件。说是互殴就是要把他从爱国运动分离开来,如果与前面的爱国抵制日货关联成为一个行为,就变成了寻衅滋事的群体犯罪了,汉奸和日媒的宣传就是要给人爱国运动是寻衅滋事的印象。因此认为扭曲案情把两个案件联系起来,引导社会对于事件有寻衅滋事的印象,就是一种妖魔化爱国运动的手段,这个斗殴是一个孤立的事件,最多是起因爱国抵制日货,有爱国因素而不是爱国运动的一部分。
  汉奸他沿用的是日本人的逻辑,把车主先动手是二人互欧忽略掉,然后说游行是随意殴打他人,这样的情节即使是没有受伤也是犯罪,过去叫做流氓罪现在是寻衅滋事罪,这个寻衅滋事是一个群体犯罪,借此就可以把整个爱国运动变成犯罪了。寻衅滋事罪本身就是可以被判刑五年的,把爱国运动妖魔化为寻衅滋事就是一群汉奸和日本人的目的。很多人说车主先动手有理,但是这个动手显然是针对人而不是针对行为,不是防卫是报复,抛开爱国砸车,就如平时矛盾你砸了我的东西我上来打你,但是没有打过你被你打伤,我打你肯定不属于对你前面砸我东西的防卫,这里法律很清楚,公知说在美国开枪都可以。当时车主已经被暴徒包围,面对团伙、持械、精神亢奋的歹徒,受害者不能清楚确认其最终犯罪意图,不能保障自身人身安全不受侵害,财产安全已经受到侵害。这在司法实践上没有任何争议。注意:公知在这里已经把爱国游行称作了歹徒了,而中国实行的是最严格的防卫定义,在中国没有假想防卫,也就是不支持你对于其他人可能的行为进行想象以后的防卫,必须是行为确实发生了才可以。在美国假想防卫也要在特定的条件下,比如在家里和车里这样的条件是可以开枪,但在车外的公共空间则不同,这里是误导。而且在这里有人还使用了双重标准,毁坏财物你可以打人,但你辱骂我侵犯了我的人身权利我是否可以通过打你来防卫呢?同样的人怎么对韩志国打汉奸采取不同的说法呢?韩志国打人还没有用板砖呢!这里就算是嫌疑人砸车违反法律,这也是因为爱国的一个过激行为,砸车的恶性肯定赶不上使用板砖打人,打人实际上是比砸车毁物更严重的行为,从来没有一个国家承认以更严重的违法对抗违法的合法性,这样的严重性下根本不存在正当防卫,最多是受害人先使用暴力的恶性得到从轻,与嫌疑人应当得到从轻是同样的性质。这里显然有受害人过错存在,受害人的过错是加害人从轻的法定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