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3)


  由于养老关系的不同,中外对于捐赠的概念也是不一样的,西方流行的是死后把主要财产捐赠给慈善机构而不是留给子孙,在西方这样的行为的背后是信仰,你的财产实际上都属于上帝的,子孙也是你替上帝抚养的孩子,你把财产交给子孙还是交给宗教背景的慈善机构在上帝的眼里是一样的。在中国的财产不是你能够简单的捐赠给什么机构的,传统的中国的财产在信仰上的归属你的宗族,你死后和你的列祖列宗见面,你的财产是子孙持有,要给你和列祖列宗带来香火的,因此这些财产是不能给外人的,这样的外人甚至包括结发妻子。而分配家产和以后香火的传承,宗法制度上大宗和小宗也是不同的,在资产分配上中国的传统也不是平均分配而是长子占据绝对份额,在孝道的义务上长子与其他儿子也有根本不同,我对此可以看看刚刚发生的例子,李嘉诚分家产,大儿子得到了几千亿,而小儿子只有136亿,只不过是家产的3%。多年来,李嘉诚一直将家族信托基金LI KA-SHING UNITY HOLDINGS LIMITED分为三份,由李嘉诚、李泽钜和其家人以及李泽楷各持有三分之一的股份。但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家族信托基金绑定权益产生的弊端日渐浮现,以新鸿基家族的三兄弟内斗最为瞩目。2012年5月25日,李嘉诚公开宣布分家方案,由李泽钜管理长江集团,支持李泽楷发展事业;7月16日,李嘉诚将家族信托中原分配给李泽楷的三分之一权益,全部转给李泽钜,正式落实了分家方案。这意味着,李泽钜正式接掌市值逾8500亿港元、涉及22家上市公司的长江王国。李泽钜个人持有40.51%的长江股份和逾35%的加拿大上市公司赫斯基能源,个人资产达2900亿港元,超越其父李嘉诚去年1708亿港元的首富资产排名。“传长不传幼,这是很传统的家族传承方式。”香港中文大学财务学系教授、经济金融研究所所长范博宏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宗教要抓住人心,看不见的天堂不是关键,看得见的养老才是关键,西方宗教一向对于中国的家庭关系和祖宗崇拜的信仰加以攻击的,只有把人从家里这样的纽带打断,宗教才有他们的土壤,在中国的佛教实际上也是这样做的,他们出家就四大皆空和无家了,在佛教试图染指政治和控制社会在中国历史上经历了几次灭佛运动以后,佛教才与中国的本土宗教进行融合,佛家也进行了妥协,你与父母的关系变成了前世因缘,你的孝顺父母是回报,你拜佛也可以为父母消除孽障了。而西方的宗教还不是这样,大家想象一下没有孝道的社会是什么样子?人之所以有别于动物的行为之一就是人不但有父代抚育子代,也有子代赡养父代,所有的动物都抚养孩子,但是乌鸦反哺却是一个故事。人有别于动物就是要赡养父母,难道这样的区别不是人类与野兽的区别吗?为什么这样的孝顺老人的美德就不是所谓的“普世价值”呢?为什么我们不能把没有孝顺父母的社会称作野蛮社会、禽兽社会呢?记得在中国的史书当中,对于蛮夷的不文明一个最深入人心的描述就是他们没有孝道,所以我们要说英夷、法夷,而对于同样有中华孝道的地方则不是这样的蔑称。最近发生的北大校长给老母亲下跪的事件,虽然很多人说这是作秀,但是就算是作秀也说明中国人对于传统孝道的信仰,作秀也要做被社会公众广泛认同的事情才行啊!

  未完待续……



  4)


  对于宗教参与到社会保障当中,基督教的礼拜活动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交流的场所,谁有什么切实的困难,在礼拜社交过程当中都可以找到有效的解决,教职人员会热心的为教徒进行服务,在宗教发挥其社会保障影响控制力方面,除了社区服务宗教的教区活动之外,西方的慈善机构大多数是有宗教背景的,很多慈善机构和慈善基金会都是参与社会保障服务的,这社会保障服务的资金来自他们的运营收益,而慈善的运作更多的是 宗教教会参与的,甚至把钱直接捐助给教会也可以被定义为慈善行为,在这里慈善行为的定义和标准就是直接被宗教组织所把持的。西方的社会保障里面的社会救济,不仅仅是政府在做,而且宗教慈善组织更是这方面的主力,政府做的效率和法律上的一刀切难以在实际问题面前失去灵活性,各种社会募捐才是关键,这些社会救济的资金来源则与捐赠有密切的关系,宗教在西方的社报体系当中还是控制了社会捐赠,各种捐赠基本上是在宗教的指导下完成的,所谓的NGO非政府组织的背后普遍带有宗教的色彩,其行为已经深入到了人们的信仰当中了。
  西方虽然是捐赠很普遍,号称是不给子孙留财富的,但是西方统治着的游戏规则还是生物的基因法则,西方顶级富豪需要的还是要惠及自己的子孙和家族的,只不过这样的做法变成了更隐秘的方式。报端时常可以看到西方的顶级富豪把财产全部捐献给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基金会云云,他们将资产捐给基金会而不留给子孙的行为,曾经让国内很多人称赞不已。后来有人提出他们这样做是为了逃避遗产税,西方的遗产税是非常高昂的,可以超过遗产数额的一半。当然避税的说法实际上也只是说到了一点皮毛,避税只是基金会的一项功能。我们知道捐赠是可以免税的,而富豪所捐赠的都不是现金,而是他们持有的股份等实物资产,这些资产变现要缴纳高额的所得税,比如当初设立公司可能只投资了10万美元,现在股票价值10亿美元,一旦股票变现,所得收入基本都要大额纳税,而这些资产转入基金会却是免税,避税利益经常超过各种慈善的支出。但是避税绝对不是问题的全部,西方的富豪交税的主动性来自于他们就是统治者,但是钱给谁也是有潜规则的,交税给的是政府,捐助很多给的是教会,而对于子孙可不仅仅是遗产,在基金会当中的权利也是关键问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