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美国主导下未来的资源版图和信用体系
  
  1、TPP衔枚疾进 APEC或临拐点
  
   从1991年中国正式加入亚太经合组织(APEC)起,至2011年已是中国加入APEC 20年。在这20年间,APEC成为中国与亚太地区其他经济体开展互利合作、开展多边外交、展示中国国家形象的重要舞台。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所区域合作研究室主任王玉主曾经在华社采访时表示,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面临复杂国际环境的情况下,加入这一组织为中国打开了与外界沟通对话的渠道,这对中国随后的发展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
   APEC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冷战结束、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迅猛发展的大背景下成立的,其宗旨是坚持开放性多边贸易体制和减少区域内贸易壁垒,以使这个地区的成员能够相互依存,共同受益。如今,这个拥有21个成员的多边机制已成为亚太地区机制最完善、层级最高、影响最大的经济合作组织。
   然而,在2011年11月的APEC会议上,美国等国高调推出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简称TPP)计划,奥巴马总统亲自拍马上阵,在会议期间强力推销,日本、加拿大、墨西哥、菲律宾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等5国宣布拟加入谈判,中国则未获邀请。
   一时间,美国用TPP架空APEC,从而以达到主要制衡中国目的的分析与评论蜂拥而起。仔细分析,如TPP能够在美国的强力主导下被顺利推行的话,那么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末期的APEC也许在鲜花和掌声中走过20多个年头后,迎来了它的拐点。
   笔者认为,TPP是美国布局未来资源版图的重要战略步骤。面对美国的强力攻势,中国不可不谨慎分析,切实以对。
  
  未完待续……
  
  
  
  2、美国的新合纵连横
  
   从历史沿革上,TPP可以说是脱胎于APEC,它最早由亚太经济合作会议成员国中的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等四国发起,从2002年开始酝酿的一组多边关系的自由贸易协定,原名亚太自由贸易区,旨在促进亚太地区的贸易自由化。
   本来这个由四个地区小国发起组织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在各种自贸条约满天飞的全球化时代,几乎注定是只能出现在各种财经媒体不起眼的角落里的,但是在2008年以后,事情起了变化。当年2月,美国正式宣布加入TPP,地球上惟一超级大国的加入使得原来小国创立的小组织TPP立即影响力大增,并且成为了美国主导的地区性组织,并于同年3月、6月和9月就金融服务和投资议题举行了3轮谈判,这标志着TPP协议正式进入准备实施阶段。
   2008年9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决定参与TPP谈判,并邀请澳大利亚、秘鲁等一同加入谈判。2009年11月,美国正式提出扩大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计划,澳大利亚和秘鲁同意加入。美国借助TPP的已有协议,开始推行自己的贸易议题,全方位主导TPP谈判。自此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开始进入发展壮大阶段。2010年,马来西亚和越南也成为TPP谈判成员,使TPP成员数量扩大到9个。
  如果TPP的扩张脚步仅止于此的话,人们还可以认为这不过是美国人的独角戏,对使世界经济的大格局还不至于造成太猛烈的冲击。然而2011年11月在檀香山召开的APEC领导人峰会上,TPP变成了美国人重炮轰击现有世界经济秩序的重磅炸弹。会议上美国力邀日本和韩国加入TPP,中国则“出人意料”地未获邀请。
  11月13日上午,日本横滨召开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宣布日本将与有关国家开始协商谈判“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据日本《朝日新闻》11月14日报道,韩国总统李明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韩国也在考虑之中。李明博表示:“(加入TPP)虽然会有相对的效益,但目前还不很清楚是否会有实际效益。”
   继日本之后,加拿大和墨西哥也宣布加入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谈判,使参与这项协定谈商工作的经济体增至12个。 加拿大总理哈珀表示,加拿大是在奥巴马的鼓励下参与的,“我们看了协定的条文,加拿大可以轻易地符合有关的要求,所以,我们有兴趣参与。”墨西哥经济部长费拉里同样表示“有兴趣”,并认为协定为墨西哥提供了推动经济成长的机会。
   美国贸易代表柯克对此评论道,日本、加拿大与墨西哥的加入说明了协定扩展的动力,也显示协定在太平洋两岸推动经济一体化的努力获得了热烈的回响。随着日、加、墨等国驶入通往TPP的快车道,TPP也进入了快速扩容和发展的阶段,实力迅速增加。
  反观欧洲,欧盟开始达成一致,要建立严格的财政纪律。欧洲的紧缩长线而言,势必将压缩欧洲经济发展的潜力,因此在其执行过程中必然矛盾重重。欧洲协议的达成,也对美国的减债带来巨大压力。而美国为转移矛盾,必然会予以回应,欧美之间的博弈还将进行下去。
  为了跳出这个博弈的圈子,美国重视欧洲以外的市场就显得更为重要。美国在APEC会议上高调推进TPP即是这样一个举措,如果亚洲的日、韩入伙,再加上北美的加拿大、南美的墨西哥等资源国家,TPP的影响力势必要高过欧洲。欧洲在欧债危机下逐步衰落已经难以避免,而TPP就很有可能成为欧盟衰落后,取代北约联盟的一个新的世界利益集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