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美联储还有什么牌威力超过QE3
  
  大家都在聚焦8月26日的世界央行行长会议,大家期望的QE3的消息在伯南克的讲话听不到影子,但是市场反而是股市和大宗商品涨价和美元跌价,反映出大量的流动性被释放,此时马上就有人说9月份要决定,QE3的希望没有终止,不过本人认为这不是QE3的原因,而是美国有更大的王牌。量化宽松是有特指的,是指美联储定向购买国债的政策。很多预言家为了自己的预言不出错,把各种的宽松和刺激都叫做量化宽松是有问题的,有些政策不是美联储的政策,有些政策是普遍的宽松并没有量化,还有些政策是以往量化宽松的一个延续。
  不断有美国即将推出QE3的言论,实际上是给欧洲风雨飘摇的市场注入一些强心剂,美国不宽松的背后是欧日无法宽松,现在世界都盼望美国的QE3,这反而更会让QE3远去,在08年危机后世界经济进入下行通道,已经不是经济上行时的谁发展的更好,而是谁摔得轻,谁比对手过得好和谁能够让对手先倒下的问题了。
  美联储不施行QE3的背后,实际上是美联储手中还有比QE3更有威力的调控工具,这个工具就是取消对于超额准备金的付息政策。对于银行在央行的准备金和超额准备金本来是不付息的,但是在08年金融危机,美国的货币实际上处于严重泛滥的威胁之中,美国国会于2008年12月授权给美联储的新工具———“超额准备金利率”,最初的利率计划1.25%,到目前该利率为0.25%,这个利率使得有大量超额准备金存储于美联储,这是西方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因此美联储如果使得淤积在美联储的超额准备金等流动性释放,同时使得欧洲难以宽松,客观上就是再在全球收紧流动性的,这样实际上是美国实行了对内对外不同的货币政策,是外紧内松的定向宽松政策而不是流动性输出的量化宽松政策。
  准备金付息政策的出台导致负债方的“准备金存款”快速增加。自2008年9月份开始,原来构成负债方主体的“流通中货币”占比迅速下降,2010年1月底下降到40%左右。而存款机构的准备金存款占总负债比重相应上升,2010年1月底上升到57%左右,危机前2007年6月,准备金总量160亿美元,而2009年9月准备金总量高达8480亿美元,扩张53倍,其中超额准备金高达8220亿美元。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下,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膨胀创纪录。2010年1月13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升至2.274万亿美元。其中,金融机构存放在央行的超额准备金亦从2007年初的22亿美元上升到2009年11月份的1.16万亿美元。
  现在如果美联储的超额准备金从8000亿以上恢复到08年金融危机前的几十亿美元的水平,这8000亿美元的超额准备金与美国的8万亿美元的广义货币M2相比,相当于存款准备金率下降了10%左右。这样的宽松效果是远远超过QE3的购买债券的QE的,对于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而言,Quantitative是重要的限定,而准备金利率下调导致的超额准备金流入市场,对于市场的影响是远远要超过QE的影响的。
  美国不施行QE3是对于欧洲的巨大打击,例如8月10日AAA的法国国债的信用违约掉期(CDS)飙升至161.7创新高,相反AA美国CDS只有52.9。美国倒下会造成经济的二次探底,但是探底的调整以后美国反而是赢家。希腊违约掉期从8月24日的2138个基点扩大至2250个基点。据Markit数据,西班牙主权信用违约掉期利差缩小15个基点至361;葡萄牙缩小15个基点至1015;意大利缩小15个基点至361;爱尔兰缩小20个基点至830。德国5年期信用违约掉期利差缩小2个基点至83;法国缩小3个基点至161这意味着目前为1000万美元期希腊国债违约担保5年的年费用达到225万美元,而法国是要16.1万美元,意大利是36.1万,葡萄牙是101.5万。欧债的压力在增加,危机再爆发是迟早的事情。
  美联储如果取消超额准备金利率,那么这些超额的准备金就要进入市场来购买国债了,资金是要在国债和美联储的准备金利息之间进行选择的。2011年8月10日美国2年期国债收益率0.169%,10年期国债收益率2.153%,随后10年期国债跌破了2%。根据专业机构统计,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周四盘中最低跌至1.98%,成为自1950年4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有记录显示,10年期美债的收益率只有在二战和大萧条时期曾跌破过2%。而就在不久以前,2011年4月1日,2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触及0.893% 创2010年5月28日以来最高。美国国债从较高位置到跌破准备金存款利率这样的表现,已经充分说明了市场对于准备金利率取消的判断,市场的资金愿意买收益率更低且刚刚被降低国家评级的国债,原因就是国债预期的收益率和安全性要高于在美联储的现金,能够有这个预期的背后就是美联储会取消超额准备金利率,对于这一点西方机构的操盘手是只做不说的。
  美联储的两轮“量化宽松”共投放2.3万多亿美元,而美国却是通缩和低通胀,这里我们不能忽视在08年危机开始的初期美联储以给超额准备金付息的方式来收走了社会富裕流动性,对于危机发生后泛滥的流动性美联储是降息的同时客观上上调了存款准备金率,以高点的1.16万亿美元计算,相对于当时美国7万亿美元左右的包含存款的广义货币M2而言,这是提高了准备金率17%,美联储是瞬间快速上调了准备金和降低了利率的,而美联储在危机后这样的快速收紧流动性,必然造成社会流动性的不均衡,对于不同领域的流动性紧缺,显然是需要有资金宽松作为补偿的,因此美国的量化宽松就出台了,对于美国的量化宽松要更全面的理解,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美国施行QE以来美国的货币量M1、M2没有巨大的变化,M2在08年8月底是7.772万亿美元而2011年4月是8.69万亿美元,增加的数量远远小于美联储的QE数量,背后就是超额准备金的增长降低了货币乘数和货币总量。现在美联储取消或者降低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让超额准备金从美联储出来,就不能简单的称作变种的量化宽松,其中的目的和方向是完全不同的。
  由此我们可以认识到美联储现在最大的王牌就是让当初其给准备金付息政策收紧在美联储的巨额超额准备金放出笼,这些资金进入市场再经过市场金融衍生和货币乘数放大以后的乘除法,远远会比QE的加减法释放更多的流动性,对于美联储释放超额准备金的威力是远远超过QE3的,美联储不是没有牌可以打,只不过是连续打QE牌效力衰减了,但是美联储真正的王牌实际上还没有打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