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量化宽松谁买单
  
  当今世界的金融危机看似走出,实际上是在不断深化的过程中,我们可以见到的就是美国的负债严重超标,不得不依靠提高负债的上限才能够维持不违约的状态,而欧洲则是债务危机此起彼伏,已经朝着意大利这样的传统欧洲强国蔓延,而对于日本则是负债早已经高企又祸不单行的赶上了地震和核污染,世界传统的强国都在债务压力的风雨飘摇中。
  在世界主要强国都是负债超标的情况下,世界如果是通缩的,那么就是这些国家给所有的债权人当奴隶,对于这样的情况就如黄世仁要伺候杨白劳,即使是债权人只要你没有足够的武力,也只能忍受债务人不断赖账的结果,这样的赖账就是不断的通胀和不断的印钞把庞氏骗局不断的进行下去。这样的不断的印钞的过程就是给其他国家不断的输入通胀,在通胀周期当中谁先持有货币取购买没有通胀的产品,谁就有了减免通胀的能力,因为你买到的产品是涨价前的价格,这样的印钞就是印钞者最先拿到货币然后到全球购买未涨价的产品,然后把货币流动性留在其他国家,中国的外汇储备这一年来上涨了很多,西方印钞流入巨大。
  为应对金融危机的负面冲击,美联储于2008年10月启动了第一轮量化宽松政策,第一轮购买1.7万亿美元政府债券和抵押债券的量化宽松措施于2010年3月份结束之后,美联储2010年11月再度实施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半年内向市场投放6000亿美元购买国债。依据央行的公开数据,到2011年6月美国的第二轮量化宽松结束时中国外汇储备31974.91亿美元,而美国宣布实施QE2前的2010年9月中国的外汇储备为26483.03亿美元,中国流入了约5500亿美元的流动性;在08年10月启动第一轮量化宽松时期中国的外汇储备只有18796亿美元,到2010年3月第一轮量化宽松结束时4月份中国的外汇储备是24905.12亿美元,中国流入了6100亿美元的流动性,这仅仅是中国大陆流入的流动性,如果计算了大中华圈就更多,现在大中华圈的外汇储备有7万亿美元,实际上美国等国的量化宽松所印钞的货币,基本都流入了中国以及相关的经济实体,美国保持其通胀压力不大的背后,是这些货币流入了其他国家,而其他国家为此是付出了巨大代价的。所以在这里我们就要体会出其量化宽松的量化二字背后的含义,其数量是非常精准的控制,是能够向他国输出多少流动性,就量化的释放多少流动性的。7月13日统计局的报告出炉,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204459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9.6%;美联储主席伯南克13日在美国国会就上半年货币政策及经济报告作证时表示,如果美国经济状况持续恶化,美联储已经做好准备出台更多经济刺激措施,其中包括继续收购国债。这是美联储首次就新一轮“量化宽松”的可能性做出明确表态。中国刚刚公布GDP上半年增长9.6%的良好态势,美国的美联储主席当晚就说QE3可能实行,这背后就是中国的经济好转又有了被量化宽松输入流动性的可能。
  中国央行的连续加息和上调存款准备金,使得中国的利率高涨实业发展要承担比美国等地方国家搞得多的利率,这里我们看到的就是西方的利率接近零而中国的银行利率已经是6%以上,社会的利率更是高达60%以上,中国实际上是为西方的宽松政策买单的,这实际上就是建立了一种模式,那就是只要中国能够紧缩,美国就能够宽松,我们紧缩出来的空间将被美国宽松出来的货币填补,而这样的填补过程中还要造成流动性的不均衡,也就是中国的紧缩是面对全社会而从美国外来的流动性在国际资本手中,这样的不均衡还要造成渔利,也就是资金每过手一次都是要挣钱的,你缺钱要从我这里得到钱是要负利息或者贱卖的。这利息和贱卖也就是中国企业的高利贷枷锁和中外价格的倒挂来源。所以我们需要认识到的就是中国的防通胀和紧缩,在世界金融市场一体化和全球化今天,流动性是如同流水一样的到处流动的,哪里低洼就要流向哪里,你搞壁垒筑坝还要被WTO等国际规则限制,这样你的紧缩和防通胀实际上就是在对于全球的防通胀,你是否有这个能力是要深思的。
  不仅仅美国量化宽松的预期强烈,欧元区领导人7月21日就希腊新一轮救助方案达成一致,同意再为希腊提供1090亿欧元的贷款。此外未来为希腊提供的贷款的还款期限将从现在的7年半延长到最少15年,最多30年。同时新贷款的利率也将由目前的4.5%降低到3.5%左右。对于垃圾进行补贴和降息,是欧洲版的量化宽松,中国成为了他们输入货币的焦点,为此他们还要求人民币升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再度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让人民币进一步升值。中国汇改6年来,人民币已累计升值22%,7月22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4495,首次突破6.45关口,连续第三个交易日改写汇改以来新高纪录。我们可以看到要求中国人民币升值是在西方唱空中国、说中国金融体系和地方债风险和汇丰PMI创造28月新低是同一天发生的,中国走空、金融风险和PMI降低本来都是货币贬值的重要理由,这说明其要求人民币升值完全是出于利益的考虑,人民币的升值预期使得热钱等泛滥的流动性有了流入中国的理由。
  对于这样的一个机制,就是美国可以一再的量化宽松,直到中国倒下,如果等到美国不断的量化宽松导致中国难以为继的时候,也就是到了中国不得不倒下的时候,那个时候必然是中国经济和崛起大业的灾难,中国对于这样的一个不断反馈印钞的循环,是必须要着眼打破的,现在美国已经在讨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了,对于第三轮的量化宽松,中国还能够有多大的余地来收紧流动性呢?中国的准备金已经是屡创新高在20%以上了,企业的利息如果计算了社会融资成本早已经超过10%达到了高利贷的水平,而我们此时如果放弃紧缩政策,原来关进牢笼的流动性就要猛虎下山了,通胀一定要有一个报复性反弹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国政府如果失控就是政局的不稳,已经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了。7月21日发布的“7月汇丰中国PMI”预览值是48.9,创下了28个月以来的新低,等于是处在盈亏分界点以下了。就此工信部新闻发言人朱宏任在答问时也说到,上半年,虽然利润率和亏损面的变化都不大的,但亏损额增长是比较快的,从1至2月的22%增长到1至5月份的40%。这样的紧缩政策显示中国的紧缩在不断的为西方的宽松付出代价。
  认清谁在为量化宽松买单是比量化宽松是否推出更重要的问题,中国为西方量化宽松的印钞买单,总要有买不起的那一天,到时候就是中国崛起大业的彻底失败。中国当前的问题是通胀虽然重要,但是国际比国内重要,是受控比失控要重要,也就是政治比经济重要,稳定比发展重要,中国最需要的是政权的稳定而不是经济暂时的发展,必要时刻是可以牺牲发展保障政权稳定的。在美国不断的量化宽松的压力下,需要比通胀更关注的是失控的风险,如果美国的量化宽松能够不断的输入这样的循环模式不被打破,中国有多少经济资源能够经得住这样水流不断式的失血?失控是将来难以避免的,因此我们应当准备的就是以受控的方式让经济减速着陆,打破这样的流动性输入循环,使得在中国渔利的外来资本流出来减少中国过剩的流动性,使得这样的流动性回流美国,让美国无法不付出严重通胀代价的进行所谓的宽松印钞,才是博弈世界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