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中国股灾为什么总比世界来的厉害
  
  这一年来我们的股市大跌远远超过世界各国,而美国发生了次级债危机,其结果波及世界各国,而中国人民币处于升值预期,同时中国的严格外汇管制,中国的冲击远远小于世界,同时受世界热钱游资大冲击的越南股市,中国嘲笑越南来说自己的股市不错的背后,越南股市在跌了60%以后已经反弹了30%,中国的股市是跌幅不比越南小,反弹还没有,所以中国背后的原因就要反思了。
  首先我们要看到这样的效果是怎样放大的,这背后就是我们强悍的税务部门的功劳,因为我们的税收是只能上升的,如果税收下降,即使是增幅下降,政府的收支就有问题,政府早已经透支了税收的增幅,税收不上来,政府的相关人员的花费和收入要降低,他们不受限制的权力部门怎么能够接受?所以即使是在经济下降时,我们的税收也要快速增长,这样对于企业收入下降而税收增加,怎么样的雪上加霜只有搞过企业的人知道。而中国的名义税率之高有世界第二的说法,只有非洲的小国与中国可比,这样企业要生存在税务上做手脚是很正常的,到了经济紧缩时税务局的严查,就把以前的问题全部当期追缴回来,企业很难活了。而世界各国的做法普遍是减免税收,减少政府开支,但是我们恰恰相反,税收验收的同时,我们还提出了从宽的财政政策,政府的头头们的权利和渔利空间又增加了。
  其二是中国的破产法有问题,企业破产很难,很多应当核销的债务,由于企业不破产,债务挂在帐户上,收不回钱只是账面数字,导致我们的统计出问题,我们应当折抵利润减少缴税的坏账也得不到实现。同时由于应当破产的不破产,淘汰不了过剩的产能,优势企业就得不到快速发展,在经济不好是的过度竞争,导致企业的整体利润下滑,所以马克思的理论过于在乎危机是的损失,却忘记其中的调整和发展的关系,人为阻止了应当发生的调整,但是客观规律还是要调整,人为的结果就是让调整时间更加长,损失更大,中国的股市已经反应这样的问题。
  其三就是统计的问题,我以前的文章分析过,在该破产的企业不破产,税务局把以前的欠税收上来,把名义税率变成实际税率,中国的统计的基础数据就有问题,且不说基层政府的领导为了自己的政绩而改数据,这样的结果就会阻碍中央政府的决策人做出正确的决策。
  最后的原因就是中国的经济政策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中国的领导人为了路线斗争已经造成中国多次的动乱,比如反右、文革,现在的调控也有类似的影子,或者说有了以前的历史,说直话的人的下场大家都看到了,而要决策者承认错误,这个承认对于决策者面对的也不仅仅是认错,还有政治生命,所以斗争极其激烈,对于中国经济的损害也特别大,中国股市这样了中央决策者也不开会,就是因为开会控制不住居面的会议在中国是不会开的,中国的开会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宣布决定。
  以上的诸多问题有一件就足以造成一个国家的灾难,而这些因素并存,中国的经济在危机股灾目前肯定会损失世界第一,这是一个体制的问题,要脱离个别人上升到整体基础去分析认识问题。
  

  说一下税收的国民歧视政策
  我们的税收,不光名义税率高,而且是内外有别,中国的投资者所受到的税率与外国的不一样,造成中国的商家在与外资进行竞争的时候处于天然的劣势,中国的经济大规模这样实际是非常有害的。
  我们刚刚统一了内外资的所得税,但是这样就税收平等了吗?如果你搞企业投资,就知道这样的平等只是假象,内在还是有很多不同的,比如税率虽然一样,但是可以税前扣除的项目就大大地不同,比如:对于企业坏帐,外资可以据实扣除,内资只能按照比例逐年扣除;再有对于员工工资,外资也是据实扣除,内资的扣除在税前只有不超过社会平均收入的部分;还有招待费,外资还是据实扣除,内资只能扣除销售额的百分之二;类似的差别还有很多。另外的差别就是各种各样的摊派,例如残疾人福利费、门前三包费等等。
  如果你再深入一下,就知道企业的最终投资人无非是国家和个人,中国特色的集体所有最后也要分到集体成员的,而对于个人,我们做投资从企业取得利益还有一个个人所得税20%,这些投资对于国内的人来说是必须缴纳的,但是外国投资者承担的却与我们大大不同,外国人通过在避税港离岸注册公司的方式大大的逃避了这样的税收,即使不注册在离岸港,很多国家对于再投资也免税,我们对于外国人在华的投资利润的再投资也免税,但是中国人都要纳税,这样同样的投资就因为税收的不同收益有20%的差异,而且这样的差异是整体的平均差异,一旦差异上升到统计平均的层次,对于中国经济总量这样大的基数而言,每差异一个百分点都是很大的不同,这个20%是实在太大了,具体到行业,再微观到企业个体,需要多么大的竞争优势才能够生存啊?这样的结果投资者的选择只有两条路:偷税或者把资本变成外资。
  在这一点上非洲国家都比我们做的好,非洲国家比我们更加需要外汇资金进行国家建设,但是他们有专门针对外资的股东税,一来平衡外资投资者对于投资的个人税收差异,二来保护国内的企业成长。
  很多人认为对于外资的税收增加,将影响外资的投资热情,影响我们招商引资与周边国家的竞争力,但是这是我们的领导人不说是为了买办家属的私利,也是愚蠢的被洗脑的结果,这样不好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也想得清楚,我去非洲买矿时与非洲的一些国家的高级官员谈及此事,他们说外资到我们国家是要来掠夺资源和市场的,有资源和市场给他们,多一点税算什么?那些避税港国家,都是没有什么资源和市场的海岛,香港算是最大的了,而日本这样没有资源的国家也不会这么做。
  我细想一下,所有到中国投资的外资,不外乎掠夺中国的资源或者看重中国的市场,比如到中国来开矿的,中国最大的金矿已经都是外资的了,对于这样的外资,多收一些税他就不来了?让他们再享受税收的优惠,中国人这样当傻瓜在国际上怎样能够被看得起?同时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实际上也是一种资源,中国这样的税收差异,在贸易争端中还被看作是国家的不正当补贴,在计算反倾销税时还要把这部分利益征收走,这些连非洲的土著酋长们现在都明白的道理,中国的领导为什么就不明白呢?
  我一直说对于精英人物,简单的逻辑都认识不清的情况一再发生,必然背后掩盖着更加深刻的原因,中国的这样的政策,一定导致中国的高端人士的海外化,每个成功人士都要有境外的身份,这样才能够投资国内,而中国的领导阶层也是一样,他们自己没有境外身份,但是他们的家属都有,实际上他将来也要有,而一个高端阶层均为境外身份的国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抛开我们取向的定义,这样的国家实际上就是殖民地国家,殖民地国家的高端人士均是宗主国的身份,而对于殖民地的人民与外国人是不平等的,对于国民的歧视政策也是殖民地国家的基本特征,我们的国家就是这样在逐步的殖民化。
  而统治阶层这样的政策取向,实际上就是在利益上胁迫所有的高端人士也要取得境外身份与他们的立场一致,扩大自己的阶层力量,使我们的国民也分化成为殖民者和被殖民者,所以一个政策,看到其背后的策划,是非常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