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方舟子被打案件揭示的法律难题
  
  方舟子被打的案件被移送检察院马上就要公诉了,但是对于这个案件所揭示的问题却是深刻的,其中的关键就是涉及中国司法的法律难题,而打人者敢于如此嚣张的背后,实际上是研究透了中国的法律的,他与方多次的诉讼,各种法律手段都使用过,并且以肖传国的教育背景说他是法盲显然是不合适的。
  方舟子被打案件被以寻衅滋事罪移送检察院,这罪名是不准确的,显然不是法条中的随意殴打他人而是故意蓄谋殴打他人,这样的故意是目标明确而不是随意性的行为。方舟子以杀人未遂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一定说他要杀人就必须要有动机,而这个动机又哪里来呢?怎样证明的比较合适呢?但是在证据上他不承认中国也没有心证,如何定罪是难点。如果是普通人肯定会被刑讯得到要杀人的口供,或者以使用算作凶器的铁棍进行推定,都有一定欠缺。方舟子主张加大审讯力度,而这样的审讯力度背后不就是刑讯逼供吗?如果按照很多人权主义者所主张的沉默权的要求,到警察可以一句话不说,你怎样审判?
  我们注意到了方舟子方面对于伤害鉴定的不满,但是这里负责鉴定的医疗方面是肖的势力范围。法医也是与普通医疗事故鉴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而对于脑震荡的鉴定日后恢复好了就比较难做。这里方玄昌的问题就是没有在抓住凶手和凶手可以影响鉴定前把伤鉴定的重一点,报案就可以做鉴定的。所以这里也有中国的潜规则他们没有利用好。
  本案以结果论的伤害罪是不成立的,因为没有构成轻伤,但是以滋事可以判刑,此案要是不判刑也对不住观众,滋事罪确实有问题但是可以判刑,而以动机认定的未遂罪名也有难度,未遂的犯罪动机认定是中国司法的软肋,此案现在大有葫芦僧断葫芦案的味道了。
  这里反映了中国刑法体系的问题,按照伤害罪的轻伤标准门槛是很高的,是要有骨折和脑震荡等等的,中国一般的斗殴甚至动了刀子不扎要害部位都算不上轻伤,但是这样的暴力威胁在中国社会不要说打你一个鼻青脸肿,就是语言威胁,给社会秩序所造成的影响都是巨大的,而对于黑社会收取保护费,更多的就是语言暴力威胁,真的殴打也就是鼻青脸肿,根本达不到伤害罪的程度。如果这样的行为是无法定罪的,实际上就是中国法律体系的重大缺陷,而把暴力手段延伸到科学评价领域,实际上就是一种在科学界的黑社会的做法,要是真的套用罪名的话,黑社会罪到是非常合适的,而且肖不是个人而是一个组织,他有众多的粉丝和支持者,有组织有分工在肖被捕以后还有代理人在网络上叫嚣,然后再有暴力执行人员,实际上与一个黑社会组织无异,我们在通常领域这样的行为甚至还不如这样的情况都被定义成为了黑社会,反而怎么对于肖传国就不敢了呢?关键还是背后有他的势力给撑腰,没有把黑保护伞给纠出来,这样的大动干戈没有政治势力的政治利益是不会完成的。如果以黑社会组织罪来定罪,证据是比较充分的,而且现在没有被捕的哪一些肖的爪牙也是要定罪的,在这一点上有关方面是利用方舟子方面对于法律不是特别懂得而避重就轻的。
  相反肖传国的势力却不断的活动,各种为肖脱罪的行动在深入,根据方舟子的微博,起诉书有这些改动:一、肖传国的犯罪动机改成对在互联网和其他媒体上质疑其学术成果不满,未提是因为选不上院士而怀恨在心(这点肖明显说谎)。二、未提10万元酬金,只说提供部分资金(成活动经费了)。三、袭击方玄昌的时间改成22时许。这些都是有利于被告的改动。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边建超:“肖夫人不会请一般的律师的。有更高级的律师严阵以待。北京的公检法也是浪费老百姓的粮食的货色,这种案子有什么好审的。”“呼吁北京政法部门无罪释放肖传国,让他回到他该去的地方,继续他的职业生涯。 ”这里我们应当看到的就是对于肖的免罪以肖的经济实力各种法律人员是有大量的灰色乃至黑色的挣钱机会的,但是方舟子一方却不会有金钱方面的利益可以赚取。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关键就是对于刑事案件受害人是没有什么诉讼权利的,或者说是被剥夺了诉讼权利,从而导致罪犯的逃避罪责变得更加容易,因为买通办案人员远远比买通受害人要容易,而且如果受害人能够被买通,实际上就是受害人已经得到了理想的赔偿或者补偿,其社会危害性已经大大降低,是否还有处罚判刑的必要也是要探讨的。
  我们还要注意到的就是司法部门对于肖的起诉罪名和最终的审判罪名可能是不一样的,中国的法院是经常判处公诉罪名之外的罪名的,这样的结果就是法院的一种越俎代庖,法院审判独立于控辩双方的身份就改变了,而这样的结果对于被告也是不公平的,因为他没有按照所判罪名进行抗辩和辩护。西方的做法是把可能涉及的罪名全部诉讼上的,中国不是这样。
  所有这些我们看到了这个案件揭示了中国司法中的大量难题,而罪犯恰恰是把这些难题都给研究透彻了以后的一个有计划的犯罪,我们需要对此有更深入的认识,如果能够通过此案提高中国的法制水平,那才是最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