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针对外籍征税保护国家核心利益
  ——征收外籍房产税、遗产税、资本利得税的一本万利
  
  我们现在大家炒得很热的就是需要征收房产税、遗产税和资本利得税,对于这样的税收怎样征收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本人认为在这三个税种的征收上首要的是要保护中国的核心利益,而且为了反避税的需要,这几个的税收是应当是同时进行的。这里我们所指的外籍是具有外国身份或者外国定居权的人。
  对于这些税种的开征,负面影响也是很大的。征收房产税的结果是会造成税收向最弱势的租房人群进行转嫁,中国历史上的各朝代都是把税收附加的土地房产上,最后转嫁给贫农雇农,让社会的底层不堪重负导致朝代的更迭,中国的房产税富人的承受能力强而老百姓每一个家庭都要承受,是加重社会负担的;征收遗产税与中国传统的观念冲突极大,会阻碍老百姓的努力创造的热情,同时如果老人把资产都消费的话,就如老百姓把存款都提取出来,中国也是难以承受的问题;而对于资本利得税会极大地影响股市的运作,让中国的资本市场发展受到障碍。因此对于这些税收的征收是有多种顾虑的。
  但是本人要说的是对于外籍征收房产税、遗产赠与税和资本利得税。这样的征税是维护中国核心利益的举措,是维护国家财富的手段,对于中国的老百姓的利益是没有影响的,不会造成中国的经济发展的阻碍,反而可以增加国家和民族的凝聚力。
  我们的招商引资对于外资的优待,已经造成了实际上的国民歧视待遇,我们的高端人群愿意拥有外籍的身份不在乎中国国籍,最关键的就是身为中国人没有享有作为中国人的好处,在国外没有好处还可以理解为中国的国力不够,但是在国内还是没有中国国籍的优势,就有问题了,我们对于外籍征收特别的税收,就是要让全社会知道中国国籍在国内的价值。我们对于引进外资的优待要讲信用难以取消,但是我们可以有其它的合理合法的办法,这样的税收首先对于我们的招商引资没有什么不利影响,因为房地产、股票本身就不是我们鼓励外资投资的招商项目,而遗产继承更与投资招商无关。中国对于外籍人士征收这些税收,而我们还要看到的就是外籍人士在其国外本来就是要面对这样的税收的,这是没有区别的。
  有人还会担心对于海外爱国华侨的影响,但是对于那些老华侨是没有多少国内的房产的,而且离开国家多年祖辈已经不在也不存在遗产税和赠与税。而对于那些本来在国内赚钱取得海外身份并且一心让子女成为外国人的人或者以海外身份在国内赚钱却不放弃海外身份的人,实际上早已经成为黄皮白瓤的黄香蕉了,他们的思想极端外国化又满嘴外国话,内心是比外国人还外国人看不起中国人的,他们成为外国买办、中介和经理人,帮助外国人掠夺中国,他们的性质已经不是爱国华侨而变成是西方殖民者。历史上的华侨归国放弃海外身份是为了建设祖国投身祖国的未来,现在归国的不放弃海外身份的人是将来还要回到海外是到中国渔利的,对于这些人在中国攫取的利益我们当然应当予以征税进行限制。而对于这些移民中国的外籍人或者归国华侨,我们还可以把以前所征收的房产税、遗产税以及资本利得税进行退税,这样就可以在事实上鼓励海外人才放弃外国身份真正的回国,现在中国的外国归国人员基本上很少放弃海外身份,原因就是中国身份没有给他们利益,同时外国对于中国人的出国的严格签证政策本身原因之一就是所有的国家都知道中国的高端精英大多都有外国身份,并且他们以此政策吸引他们持有外国身份,所以要改变这样的现状提高中国人的国际地位,改变我们自己的政策是关键,一个没有自己国民优待的国家,谁又会优待你的国民?而对于我们需要引进的外国人才,也可以如美国绿卡一样的给与定居权,这样取得定居权的人就可以免税,这样中国绿卡在国际上才有价值,中国国籍才有价值。只有这样中国人才能有国际地位,要想让别人看得起你,你先要看得起你自己,保护你的国民,让他们有与外国人不一样的待遇。
  对于税收上的差异,实际上的影响是很大的,我有一个同学对我说他要放弃美国国籍了,我问他原因他明确说就是税收上的差异,因为在中国工作收入在中国纳税了,到美国是联邦税由于有双方的避免双重征税的约定可以免除,可是他的所在州的州税是免不了的,他的州税有10%。对此我们可以看到税收在此也发生着调节的作用。因此在房产税、遗产赠与税和资本利得税上,造成在国内的中国人的国民待遇是很重要的,现在中国没有一条是明显国民享受利益的。
  对于外籍人征收房产税、资本利得税的一个重大的好处还在于可以对抗热钱在中国国内的活动,海外热钱涌入中国,不是简单的当银行存款的,一定是要进行投资的,比较合理的投资就是房产和股市,我们针对房产的物业税和针对股市的资本利得税的结果就是要让热钱进入中国攫取的利润进入中国纳税的渠道,对于钻政策空子炒作攻击中国货币取得的灰色利润,我们可以选择的方案就从单一的有争议的处罚变成多一种征收暴利税的选择。虽然是热钱可以想办法找中国国籍的人代持,但是这样的代持是有风险的,监管发现以后是有权进行课税同时进行处罚的,如果我们的税收都没有这样的规定,就使得热钱在国内更加不受限制的肆无忌惮了。而这样的纳税要求也使得他们在中国要合法的存在就必须申报纳税,因此就要被纳入中国监管的视野,使得他们不得在中国来无影去无踪,这样的监管意义本身甚至超过了对于他们的税收,因为我们可以预知他们的行动防止对于国家的金融攻击,而且在金融攻击的时候我们就有了预知。他们如果再向现在这样的秘密潜伏就要承担逃税的监管和处罚,使我们对于热钱的限制有法可依。在当前热钱大举流入中国,中国的人民币升值压力巨大的情况下,把炒作的热钱纳入监管的同时,又将热钱炒作的利润予以限制和分流,对于中国的对外博弈,实在是当务之急。
  再进一步就是中国征收外籍房产税、遗产赠与税和资本利得税是可以防止中国的资本外逃和财富外流的,中国的房产税、遗产税对于有境外身份的人开征,最大的被征收对象群体不是出生海外的大鼻子、洋鬼子,而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移民海外的假洋鬼子,这些人在国内是有大量资产的,尤其是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的作用下,中国的富人群体到海外生育,造成富二代大量是外国身份,结果就是他们将来一定要到中国继承财产的,结果就是中国的财富大量外流,对于境外身份人群的遗产税和赠与税的征收,就可以在政策博弈上改变富二代的利益取向,降低他们持有海外身份的欲望。我们现在仅仅是香港就每年接待4万到香港生二胎的富人,香港这样的政策在香港回归以后肯定是与中央有默契的,因为香港还是属于中国的势力范围。而中国去其他国家一样也不少,到国外生孩子除了出生时的费用,每年需要的往返办理手续等等的费用再计算起来把孩子养大没有个几百万的花费是很紧巴的,因此能够这样生二胎的基本上都是要有千万以上的身价的,在北京上海这样的身价也就是一套豪宅而已,人数是不少的,而几万个人的海外生育,这些孩子以平均每个人将来要继承父母1000万的财产来计算,中国每年外流的财富就将是几千亿元,这些财富是彻底的外流,与贪污、腐败、浪费的财富对于中国的社会效益是绝对不同的,因为贪污、腐败、浪费的财富是在中国社会内部的财富转移,是肉烂在锅里,现在是肥肉被外人吃掉了。
  我们对于外籍征收房产税,还可以很好的降低房价。我们现在房价的高企,社会征收房产税的呼声和舆论越来越高,但是如果普遍开征房产税,就将使得老百姓也要承担房产税,即使是首套房屋免除房产税也会造成出租房屋的房主将房产税向承租人进行转嫁,最后的结果就是最穷的租房人连房屋也租不起。而对于中国的外籍身份的人士所持有的房屋,最大部分不是来中国的洋人的房屋而是中国移民海外的人员所拥有的房屋,这些房屋基本上就是空置房,他们的房屋在房价上涨预期中不出售同时房主在国外不便管理也不会出租,这样的房屋的数量是巨大的。2000-2008这9年里,有417万新华侨华人移居(中国新闻社《世界华商发展报告》),而这些移民的人群中平均每一个人有一套100平米的房子是最保守的估计,这样也是4亿建筑平米的房屋,而我们同比大幅度增长42%的09年商品房总销售面积9.4亿平方米,大家就可以知道这些存量的移民房屋如果能够释放到市场上,对于平抑房价会产生巨大作用,要知道北京当前的可售房屋已经从高峰时期的几十万套下降到不足九万套了,就知道这几百万套的房子投向市场会有多大的效果。对于中国的房价的不理智上涨和泡沫,谁也不能否认大城市房屋供给的不足和城市化所产生的刚需之间的矛盾,有这样的房屋存量投向市场,可以很好的平抑市场的旺盛需求,从而解决供需矛盾让价格回归理性。更进一步的是移民海外的人士中有大量的是进行炒房的或者是炒房发财的人群以及炒作人民币汇率的海外热钱的参与者,每一个人都可以持有几十套以上的房子,因此他们所持有的房产远远高于上述的估计。因此如果对于这些外籍进行征税,迫使他们将房屋抛入市场,实际是遏制了房价的空置率的有利举措,同时不会增加国内老百姓的负担。这外籍的房产税国内老百姓不是纳税人,也不会引发国内老百姓的不满和群起反对,而对于中国需要的外国专家要定居买房,我们还可以建立退税申请的政策制度。
  我们的对于外籍的征税,更重要的是我们改变了中国对于本国人民的国民歧视的实际状态,这样使得很多人可以看到持有中国国籍的实际利益,所开征的房产税、遗产税和资本利得税对于移民国外的中国富人来说影响是最大的,而对于普通老百姓则是没有影响,我们大量的富豪是移民海外的,或者是他们的孩子移民海外,原因就是作为海外身份的人群在国内是没有什么不利的影响只有好处,而我们征税以后问题就不一样的,这也是提高中国国际政治地位的重要举措。
  同时开征外籍房产税、遗产税、资本利得税改变了中国的国民歧视问题。对于到海外的移民,实际上早晚要带走自己在国内的资产,对此我们也可以在进行限制的法律依据上有一个说法,比如谁要移民海外带走资产,那么对于他所持有的房产等等是否需要补税,他作为中国国籍所享受的与外籍身份不一样的房产税、遗产税、资本利得税是不是要清算一下并且补交税款?西方一直在要求中国开放外流人士的个人资产流动,为的就是占有控制中国的财富,我们也可以以此税收进行对抗,因为税收是我们的主权。这样的改变就足以改变中国人才外流、财富外流的局面,就如前面所说的在税收下本人的同学要放弃美国国籍保留中国国籍了,以后中国国籍地位提高,才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自豪感的根本来源。
  我们对于外籍征收房产税、遗产赠与税和资本利得税,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可以对于中国的贪官外逃设置困难,在当前的政策之下,中国人移民是不用与中国政府打招呼也不用申报自己的财产的,在税收开征以后就必须要申报了,我们进行这样的核查也有法可依有据可循,外逃贪官的首要的就是要亲属子女移民海外同时将财产转移海外,我们的征税政策就使得这样的转移难度增大,因为在没有缴税义务的情况下很多向海外转移资产的行为和移民的行为是不被核查的。所以我们只要在各种核查统计中进行筛选,发现亲属子女和财产大量向海外转移的官员,就可以成为外逃的重点嫌疑人了。而贪官们要亲属子女移民和财产转移均保密,是要额外付出代价成本的。同时对于贪官的追索由于我们的司法系统与海外的不对接,引渡很困难,外国还经常为了贪官所带来的经济利益,以指责中国司法不独立等问题袒护贪官,而对于纳税和财产来源的追索就变得容易多了,因为各国都把追缴税款放到重要位置,并且中国与海外很多国家都有关于避免双重征税的协定,海外的资产实名制和外国需要的报税以及双方的税收协定,对于这样的资产转移就可以以税收的层面进行监管和限定,如果贪官在海外不能拥有和享受他的贪污所得,其贪污再外逃的原始动力就大大不足了。
  而对于开征房产税、遗产赠与税和资本利得税,我们的政策法律准备等等也是非常到位的,需要对于当前政策的立法工作也非常简单,因为我们已经有对于外资的房产税的法律,对于外籍征收房产税是不需要另外立法的。同时由于这样的税率是针对的外籍个人,我们的《个人所得税法》是很清楚的,对于遗产、赠与和资本利得等等都是个人收入,在法定的20%税率以外,我们的法规本身就是规定对于收入奇高的可以加成征收,因此我们对于特别高额的巨富的遗产、赠与等等,征收高税率的遗产税、赠与税也是可以找到法律依据的。
  这里对于外籍人士的房产征税,很多人可能说可以把房产记载在亲戚朋友名下避税,我们稽查也不容易,但是这些问题都不难解决,因为我们可以依法规定代人持有房屋的有关协议无效,你把房子记录在他人名下我们的法律不承认你的代持协议房子就真的是人家的了,而且对于房屋这样的重大财产即使是亲兄弟也有财产说不清的时候,离婚时这样的代持房产后的矛盾就更容易显现。同时对于亲属最后把房产或变现的现金还给你的时候,我们还有遗产税和赠与税呢!因此对于房产税和赠与税、遗产税应当是同时开征的,征税和反避税也是一项系统的工程。最后就是我们很难知道谁是已经移民海外了,这样的问题我们也是不怕的,因为有了这样的规定以后,你不纳税以后我们发现以后的罚款和滞纳金可以是巨额的惩罚性的,你所持有的房屋属于不动产并且要登记管理这些资产是跑不掉的,一旦发现各种罚款和滞纳金累计算起来很可能就足够没收你的房产了,因此在法规的压力下敢于偷漏税的人群一定是小比例的。
  对于外籍的征税的权力和内外有别本身就是各国主权的体现,法律上的障碍是没有的。殖民地国家都是国民歧视的,国民要有高于外国人的国民待遇才是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世界各国普遍对于外籍买房都是有管理和限制的,据此我们国家前不久也实行了购房的限外政策,当前中国的各项政策没有显示中国国籍的优待的,与中国的崛起的大国地位极其不相称,这样的政策局面早就应当改变。但是这样的政策最大的阻力就是中国移民海外的这些人和想要移民海外的人以及他们的近亲属对于国内的影响力太大,中国的专家似乎只有有了海外的背景才值钱,但是这些海外归来的专家及其家人很多都有海外身份,取得海外身份的几乎没有放弃身份回国的,他们不放弃海外身份的回来不是加入国家创造的而是回来渔利的,屁股决定脑袋,因此舆论是被不正常的左右的,他们是应当能够看出这个问题的。而中国的官僚们也是以定居海外或者子女出国定居作为他们当官致富的重要目标,对于外籍征税的政策使得他们的财产也是未来要被征税和监管的,因此会有巨大的阻力,但是如果这些力量左右了中国的政局,也就是被外国身份的假洋鬼子左右了中国的政局,那将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悲哀了,我们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民是要生活在我们的国土上的,谁向大家推行地球一体的普适价值反对爱国主义,谁先要让大家自由的全球普适的流动,先不要搞他们本国的国民待遇限制中国人甚至歧视中国人,否则这样的普适价值肯定就是谎言的遮羞布。对于这些外国人和假洋鬼子征税,肯定还要有他们的吹鼓手来造舆论反对,借口政府的腐败和不服务于纳税人等等,这里我们要知道的是腐败不是外籍可以享受国民待遇和超国民待遇的理由,任何一个国家的税收都不服务于纳税的外国人是服务本国国民的,我们征收的这些税收本身就可以用来救济低收入者,也可以用来建造保障性住房,取之于外人服务于国民,就算是贪官消费了,也是在中国消费把外国的财富留在了国内,对于所有的老百姓也是有间接的好处的。因此这样的税收是最合理应当的。
  所以本人认为对于中国的房产税、遗产税、资本利得税等税收,首先就是要对于外籍进行,即使是将来中国全面征收,也应当对于外籍给与更好的税率。我们这样的政策利益巨大,不但不影响我们既有的招商引资,也不影响我们的普通老百姓的收入和生活,在此情况下起到提高国民待遇、打击和监管热钱、降低房价、打击贪官外逃、防止财富外流、增加财政收入等多种利益,是一举多得的得民心的当务之急,中国还有什么其它政策能够如此的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对于外籍征收房产税、遗产税、赠与税和资本利得税的政策应当尽快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