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作者:弹剑一笑天下白 回复日期:2008-7-9 13:34:36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提交日期:2008-6-30 15:25:00
    
        
      
      作者:养得肥肥的猪 回复日期:2008-6-30 13:29:31 
         -------------------------------------------------
      还有一个制度很重要,就是知识产权制度,给专利权以保护,让发明成果公开,促进社会的进步。
      中国不保护知识产权,结果很短视,首先是印度获得了软件发展机会,因为在中国外包会被盗取,中文之星就是例子。
      同时还有让你意外的一个故事,微软的高官因为反盗版太得力被撤职,实际上微软很希望盗版横行,这样中国自己的竞争软件卖不出价钱,就发展不起来,反过来微软总可以抓住政府、银行、电信等最高端客户,获利反而最大化。
    -----------------------------------------
    你这里说的是知识产权问题,我想欧洲文明复兴的时候可能还考虑得没有那么科学,我想原始的知识产权萌芽最开始阶段,还是一个自我主权意识以及品牌意识,君不见瑞士的江诗丹顿、百达翡丽、宝柏、芝宝等等钟表品牌,法国的圣罗兰、迪奥、路易威登;意大利的阿玛尼、范思哲等等,都是百年不衰的家族品牌,因品牌的传续,才能象征着永恒与经典,创造出不朽的杰作。但在中国呢,向来就没有自我的品牌意识,不论是政府还是民间,大家似乎都不在乎,一个落款石大斌的紫砂壶,光明朝流下来的,就有十万多件。风筝魏、泥人张、狗不理、张小泉等,都是一个村一个乡一个镇的都在卖,大家卖的都是真品,都是筝魏、泥人张、狗不理、张小泉。而这些产品的原创者本就不在乎自己的品牌为他人所用,似乎乐于为他人所抄袭,国之所然,影响千年。表现在科技生产力上,似乎也有很深的羁绊。
  --------------------------------------------------
  你要是多看一下古希腊、古罗马的有关法律,你就知道了,我们现在为了说明中国是灿烂的文明中心,对于希腊文化的介绍太少了,文艺复兴只是对于当时的文明的重新挖掘。
  中国的品牌意识也很强,否则也就没有同仁堂、全聚德了。中国只是现代为了国家的需要,搞公私合营,根本不计算这些品牌的价值,这些价值问题违背我们的剩余价值理论的。
  对于中国的个人品牌的价值保护,在历史上的不足更主要的是对于私有财产的保护的不足,中国历史上就没有什么私有财产的概念,一切全部是皇帝的,皇帝想要,是没有商量的。
  

  评论人民日报的社论的对于股市的影响 (2008-07-08 12:02:04) [编辑][删除]
  标签:跟着火炬看中国 股市 股指 人民日报社论 大盘 财经 股票
  
  人民日报今天高调发表了特约评论员的《稳定股市的十大政策建议》,对于这样的建议,我也发表一下个人的看法:
  
  第一条, 总理开会,是早该的了,中国股市这样了才开会,是有问题的,这个建议出现的报纸上,本身就说明政府的问题,政府有这样的问题,当然经济不好股市不好了。
  
  第二条, 避免各部门令出多门,也是说明中国现在是令出多门,这个问题是政治不是经济,解决好了很重要。
  
  第三条, 控制再融资是饮鸩止渴的做法,股市的需要就是再融资,只能配股是有问题的,限制配股价格也是有问题的,这样的情况不应当法律限制,其中给流通股权利,必须流通股通过是空谈,因为现在就要全流通了,这样流通股50%反而比公司法的三分之二还要少。
  
  第四条, 限制大小非减持本身就是政府不守规矩,其中的问题我已经在前面的文章《中国股市中真正可怕的小非问题在哪里?》分析过了,这样的结果会造成政府诚信和小非的进一步非理智减持。
  
  第五条, 融资融券确实需要早推出,目前有一个时间表是好事。此条实现是重大利好。
  
  第六条, 回购自身股票需要配套政策支持,中国的公司法不允许公司持有自身的股票,除非是为了注销,这是有问题的。
  
  第七条, 整体上市本身已经成为圈钱的新手段,新注入的资产已经频频高估,这样的建议带有很大的利益色彩。
  
  第八条, 境外买中国的股票,是好办法,关键在于执行,执行过程中具体买央企哪一家的股票,买入多少,价位多少?还是有问题很多的,否则就成为了配合境内外炒家的利益输送。
  
  第九条, 设立平准基金是好事,但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必须有足够的监管机制,否则开始的初期,一定是服务与庄家的。
  
  第十条, 有关社保资金的入市,还是按照市场的规则办理比较好,这是老百姓的养老钱,要谨慎使用,不要政府政策性的堵枪眼。
  
  
  
  所有这些政策,我认为更多的是治标不治本,因为中国的根本问题在于经济的调控失误,中国GDP50%以上的财富成为外汇储备在不断的贬值,社会的资金被不合理的抽紧,在全世界通货膨胀的情况下中国即不让通货膨胀也不调整汇率,其结果是中国在补贴全世界,中国有多少财富够补贴?其结果是中国地经济一定要下滑,现在靠奥运的强心针,但是奥运后怎么办还没有办法,但是中国目前的调控与否,已经成为了政治而非经济问题,中国很可能要象前苏联一样,为中国的政治问题付出惨痛的经济代价,欠的总是要还的!
  
  
  
  附录:
  
  
  
  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稳定股市的十大政策建议
  
  2008年07月08日 07:19 全景网络-证券时报
  
    石建勋
  
    在过去的两周之内,一向出言谨慎的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四次发言阐述稳定股市问题,话语密度甚高前所未有。同时新华社也发文提振市场信心。但是,面对历史罕见的“股灾”,仅有言论恐怕不够,必须有实实在在的稳定股市的举措。结合近期许多专家学者的诤言,笔者总结提出十个方面稳定股市的政策建议,供决策层、管理层和全国投资者参考。
  
    1、建议国务院尽快召开总理办公会议,专题研究稳定股市对策。股市大跌是当前中国除汶川地震之外又一个影响面广的全局性问题,鉴于此,国务院应尽早召开专题会议,高度重视和关注近期股市暴跌对中国宏观经济健康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巨大负面影响,从宏观和战略高度研究规划股市健康发展的长远发展战略。站在有效推动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构建自主创新经济体系、提升中国经济全球竞争力和构建和谐社会的战略高度,研究现阶段如何把促进股市健康发展提升为国家的主导战略,如何从战略和全局的高度把资本市场发展战略纳入国民经济整体发展规划之中,与国民经济中长期发展战略相协调配套,为中国经济资源的有效配置发挥应有作用,以及如何提高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竞争力,如何从制度上避免股市大起大落,如何切实保护中小投资者的根本利益等。
  
    2、中国人民银行总行、财政部、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外管局五个金融监管部门和国家发改委、国资委等部门应尽早建立维护股市稳定的联席工作会议制度,避免政出多门,互相矛盾。当前,央行出台货币政策应当把维护资本市场的稳定作为目标之一。随着国民财富的证券化水平不断上升,政府承担金融市场体系的稳定之责早已成为常识,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也就在传统的反通胀和反萧条两大目标之外,增加了第三大目标:维护金融市场体系的稳定。资本市场作为中国金融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央行在考虑货币政策出台的时机、步骤与力度时应适当地兼顾资本市场的稳定。美国次贷危机的教训告诉我们,在金融体系内部结构日益复杂、相互关联度高的今天,如果资本市场出了问题,银行体系也难以独善其身,我们不能顾此失彼。
  
    3、把恢复股市投资功能做为当前工作的出发点,适当弱化融资功能,调整股市再融资政策,严格控制恶意和巨额再融资。暂停面向二级市场的增发,以后再融资全部实行配股制度,配股比例一般为10配3,配股价格上限为二级市场股价的三分之一,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第一大股东必须参与配股。同时设置对配股的“一票否决”门槛,半数以上流通股东通过才可配股。而且要参照国际惯例,制定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股权管理办法。
  
    4、出台更加严厉的政策措施规范大小非减持,第一,先限制大小非的减持时机,即在市场走势较差的时候,禁止大小非减持,在市场预期转好时放开;第二,严格限定解禁的比例和时间周期,不能过猛,力求平稳过渡;第三,大非和小非要区别减持,大非特别是控股股东的减持要和公司的经营业绩挂钩,业绩增长时可以减持,业绩下滑时禁止减持;第四,向在5年内减持的大小非征收30%的暴利税,5-8年内减持征收20%的暴利税,8-10年内减持征收10%的暴利税,10年后减持免征暴利税等等。如果大小非的问题不能有效解决,市场的稳定和发展就无从谈起。
  
    5、按一般顺序应先推融资融券,再推股指期货。考虑到股市低迷,人心涣散,而且股指期货各方面工作已准备就绪,现在尽早宣布推出股指期货的时间表,既有利于目前大盘蓝筹股稳定,也不容易爆炒,是很好的时机。
  
    6、鼓励上市公司特别是大型国企回购自身股票。在上市公司股票不少已经跌破发行价、跌破增发价,甚至逼近净资产乃至跌破净资产的情况下,鼓励上市公司回购自身股票,缩小股本、提升业绩、提升投资价值,从而稳定市场以及增加市场机会。把上市公司的市值管理水平和是否分红与上市公司的再融资挂钩,对自愿锁定股份的公司给予一定的政策鼓励,在再融资等方面给予特殊安排等。
  
    7、将需求管理适度转向供给管理。适当加快国有企业注资步伐,提升企业内在价值,以改变市场对于上市公司估值偏高的预期,增加对国内外资金的吸引力。通过整体上市能解决我国证券市场大小股东利益冲突的痼疾,同时也是一个激扬人气的机会。
  
    8、国家可以使用适量的外汇基金,在境外买入部分处于价值低估的中国上市公司股票,夺回这些公司的股票定价权,支持中国证券市场的稳定向上。通过外汇基金的购买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防止某些机构对这些公司股票价格的刻意打压,获取不当利益现象的发生。与中国投资公司对黑石、美林的投资相比,这样的投资风险并不大。
  
    9、从国家外汇储备、股票印花税按比例提取、大小非减持征收20%资本利得税三项来源设立“中国股市平准基金”,并在目前价位买入银行、保险、钢铁、石化、电力、航空等大盘蓝筹股,促进股市早日稳定。
  
    10、组织股市平准基金、社保基金,中央汇金公司管理的外汇资金入市等迅速高调入市。目前,中国证券市场现在的基本面与企业的投资价值比高位时要稳定许多。与运用外汇资金一样,运用平准基金在关键点位高调购入相对偏低的大权重股票,一方面稳定了市场,一方面在低位进入时进行了一次很好的投资。高调的目的在于形成市场的正预期。之后平准基金可以在赢利的前提下逐步退出。甚至可以考虑向机构投资者乃至普通投资者增发平准基金,可能会比发行普通基金对证券市场的稳定效果与积极意义要好得多。
  
    (作者为人民日报海外版特约评论员、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