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中国房地产的另类价值
  中国的房价高,实际上是高在房价的差别上,如果计算了中国所有人的住房价格,我们的房价是不高的,因为中国有8亿以上的农民,农民的房子均很大,还有院子,但是这样的房子的价格一般只有几万块,偏远的地方,甚至不足一万,所以把这些房子平均进来,再考虑中国的人均土地占有面积,房价实际上是一点也不高的,因为中国的人均GDP为1000美元左右,一个四口之家的收入与房价的比值是相当的,中国的问题在于房屋价格的差异巨大。
  这样的差异是人为造成的,在房子的背后实际上还有另外的附加价值,我们姑且称之为另类价值。
  房屋的另类价值首先来源于中国的资源的分配不合理,中国的经济资源过分的向中心城市集中,这样就造成在中心城市有着特别的意义,比如在北京,就业的机会多,收入高,城市的教育医疗公共交通等等的补贴也多,谁都愿意在北京生活,但是北京这个城市所能够容纳的人口是有限的,城市的资源也是有限的,以前在这些城市是依靠户籍制度限制外来人口的,在户籍制度弱化后又有强制收容制度进行补充,而现在为了人权,收容所已经成为了紧急避难所了,这样可以看到的就是这些城市外来人口的急剧膨胀,在这样争夺资源的背景下,新的限制外来人口的机制就在于房子,将来你是否能够在这样的城市生活,取决于你是否有能力在这样的城市拥有房屋,房价成为进入这样的城市的门槛。
  同样,中国的城乡差别也是极大的,中国城市的发展建立在掠夺农村的基础上,工农业的劳动生产率的差别越来越大,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剪刀差,因此农村的户籍与城市的户籍差别也是很大,虽然宅基地不让销售给城市人,但是如果农村户籍与城市户籍没有差别的话,大家就都会变成农户去买宅基地了,农村的房价也不会与城市房价有那样的差别,小产权的房子就该值钱了,所以这样的房屋差价的背后,实际上所反映的是城乡差别的价值!在广东的一些地方,很多人就愿意是农村户口,甚至害怕失去农村户口不上大学,就是因为那里的经济发达了,农村比城市还要好,同时有土地收益和宅基地。
  中国的房子还有一个功能是价值的保值,虽然现在房价在高位,房价有回调的风险,但是对于经济下滑和通货膨胀,老百姓手里的资产是无处可逃,现金、银行存款的贬值风险远远大于房价的短线回调风险,而股票更是安全性很差,因此对于老百姓的资产保值需求,中国的房产自然就会有一个溢价出现。
  中国房屋的最后一个价值就在于养老,我说过这个问题,中国的养老没有社会福利,现在的社会福利的可信度很差,就如以前的铁饭碗,说下岗就下岗了,而房子的房租可以当作养老金,最后还可以是医疗费和棺材本。历史上中国的养老是要依靠儿子来完成的,投资是在下一代上,但是中国现今的人口政策已经不允许了,社会保障制度又不完善,因此自己自己储蓄防老是必须的,但是储蓄又面临通货膨胀的威胁,中国自古就有多建房子传后世的传统,所以房子成为大家的一致选择。
  所有这些都成为了中国房地产不同于世界的因素,中国的房价的估值是必须考虑这些另类的价值因素的,所以我们按照西方的价值体系来评判中国的房价是很偏颇的。
  

  二十五、古时的大赦的社会意义
  我们知道在中国的古代经常会有大赦天下的国家行为,在改朝换代、新皇登基和重大灾害后,皇帝一般会颁布大赦的诏书,而现在中国的法律当中只有特赦没有大赦了,在大赦的情况下,各种犯罪行为都不追究了,那么多的罪犯不受法律制裁,对于守法的人是多么的不公平啊!那么古代为什么要大赦呢?
  中国人的司法观念里带有非常强烈的复仇思想背景,所谓的杀人偿命,重在偿字上,也就是赔偿的意思,这样的背景就是惩治罪犯的目的便成了受害人向加害人进行复仇的手段,因此在中国废除死刑,民众是比较难于接受的。而且这样的背景,使中国的有些犯罪的处罚非常的过分,已经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比如当年对于强奸以死刑为主,其结果就是强奸犯在犯罪后就把受害人杀害,因为没有受害人的指控,想抓住罪犯是非常困难的,而抓住的结果强奸与杀人差别不大,所以用重典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就可以用的。
  但是我们如果把法律对于犯罪的惩治便成了复仇的手段,本身司法的正义性就有折扣了,同时忽略了法律最根本的社会意义,法律惩治犯罪,最根本的是为了维护社会的安定,维护社会大多数人的利益,那么大赦与社会稳定和大多数人的利益有什么联系呢?放纵了那么多的罪犯不追究,怎么还能够符合社会稳定的要求和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呢?
  这样的情况我们就要从犯罪的微观情况分析起,罪犯也是希望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但是一旦走上犯罪的道路,就很难金盆洗手了,他就会一直的犯罪下去,即使罪犯不再犯罪,但是罪犯为了逃避惩罚,也会给社会造成重大的问题,尤其是在重大历史转折时期,会有大量的人因为各种不得已的原因走向犯罪,我们的坦白从宽,在实际执行起来是有问题的,大家都坦白了,怎么从宽呢?最后的结果经常是坦白反而从严,罪犯是不敢坦白自首的。所以对于罪犯数量多到一定程度的动荡时期,如果不能有效的进行大赦,社会就一定要继续动荡下去。
  比如在大灾荒的时期,饥民抢劫是非常正常的,如果没有大赦,这些饥民就会彻底的成为盗匪和反政府的武装,会把他们逼反,中国历史上的流寇很多就是这样造反的;再如在改朝换代中,失败者的残余力量得不到赦免,那么他们就会抵抗到底,还会联合起来,造成死灰复燃,历史例子很多,三国演义中的王允,法国大革命的激进派也是这样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最后在外族侵略中,有气节的人毕竟是少数,大量的为了个人的苟且而为侵略者做事的人,如果你不赦免他们,他们反而会更加投靠侵略者,或者他们自己成为了新的造反者。
  我们可以看到历史上成功大赦的例子,二战后法国赦免了希特勒占领法国时期的伪政府的全部人员,法国战后的社会就特别平稳,凡是想要清算侵略者伪政府的国家,都不同程度的发生了内战,并且这些汉奸们还投向了政府的反对者,并且有反对者取得了胜利的情况,想清算汉奸的罪行,结果却是汉奸们帮助反对者得到政权,反而转为正统的主人了。
  大家都知道法不责众的道理,在众人普遍违法的社会环境中,不进行大赦,那么你的打击面就过于重大,你根本无法推行法制,中国当前热衷追诉很多民营企业起家的原罪,结果就是大量的民营资本的外流,民营资本发家后就到国外躲避,挣了钱就想方设法的存到外国,中国的财富就这样流失了,但赦免他们既使是他们当时的行为有害,也是中国财富的再分配问题,是内部问题,财富在国内,而且他们在国外也不受中国的追诉,在这里就是需要大赦的,只有大赦后,既是是他们当时的行为有害,也是中国财富的再分配问题,是内部问题,法制才能建设起来,大赦后对于再犯法的,就不是法不责众了,而是孤立的出头鸟了,因此在企业普遍经济违法的情况,不大赦是建立不了法制的。在这一点香港70年代的做法很值得借鉴,香港对于所有官员的贪污进行了赦免,然后建立了廉政公署,香港从此由贪污横行的殖民地进入经济的腾飞和现代社会。如果没有赦免,所有贪官们同流合污,你建立法制他们集体反对,不搞一场革命是根本无法解决问题的,但是就中国人的心理,让这些贪污犯以前的行为都不受追诉,是太难以接受了,因为中国历史上就没有宽容的思想。
  所以大赦实际上是为了更好的打击犯罪,中国的古语十恶不赦,就是指谋反、杀父、杀夫等十种特别的恶行不在大赦的赦免之列,在大赦的背景下,十恶的帮凶得到赦免,帮凶没有了,十恶才更加容易追诉,因此我们一定要认识清楚历史上大赦的社会意义,在近代的血雨腥风中,人与人的斗争空前激烈,中国的法律没有赦免,只知道斗争,不知道宽宥,秋后算账成为惯例,导致各种斗争没有妥协只有你死我活,造成了多少的社会动荡,是需要大家反思的。
  中国的近代历史,为了某些利益团体的争权夺利,以各种手段把社会矛盾激发到极点,利用社会的矛盾和斗争进行渔利,而中国的社会也处于一个基层权力真空的时期,在皇朝年代,朝廷的命官是只到县的,县以下是依靠宗族宗法来维持的,而近代的社会变革,宗法社会被摧毁,再灌输各种的斗争和复仇情绪,中国传统的温良恭俭让已经离我们远去,而一个社会的繁荣,是依靠的宽容而不是制裁,中国能够融合世界最多的民族,也就是这宽容的胸怀,而大赦在更高的层面上是一种宽容的社会态度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