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二十一、历史上剿灭流寇的经验教训
  中国的历史是流寇肆虐的历史,在对付流寇上中国也有丰富的历史经验,对于流寇的研究登峰造极的应当是在岳麓书院的船山先生,走进岳麓书院的大门,看着实事求是的石碑,但是这个石碑不是我们听到说的最多的那个名人,这是朱熹说的,是书院的院训。在这个书院是有人学好了打流寇,有人学好了当流寇,在此书院培养出来的中国的近代名人曾出不穷,均与流寇有一定的关系。
  对付流寇首先要防止流寇的发生,这样的做法首先就是严刑峻法,对于流寇是属于谋反作乱的大罪,不论首从均凌迟处死,并且要株连,这样一来,流寇要杀,不过是自己的命一条,流寇也没有功夫去凌迟,所以在如此重罪的威慑下,很多人会选择被杀死也不会造反了。
  然后的重点就是防止流民和流民的聚集,在古代聚众是非常严重的罪行,比现在的非法聚集要严重得多,无论你是否有理,均要治罪,而且罪足以致死,很多情况形同谋反,例如著名才子金圣叹就是这样掉的脑袋。而且对于当地官吏,如果让流民出境或者进城,也是非常严重的罪行,如果有灾,大批流民就要被控制在指定的区域,由政府放赈赊粥,这一点食物经常是养不活人的,政府需要的是给他们希望,让他们在希望中不再流动,在等待粥食排队中慢慢的饿死。
  再者就是割裂流寇与读书人的联系,对于读书人参与,总是极其严厉,就如曾国藩把接受流寇财物的秀才凌迟处死,留下了曾剃头的外号,流寇如果没有了读书人的支持,没有知识和组织能力,是无法壮大的,而且一般的盗匪没有读书人的点拨,也不会知道如何当流寇的道理。
  对于已经发生的流寇,对付他们的方法是首先要围剿,不给他们继续抢劫的空间,他们不生产,时间一长一定会物资不足,不是自己内部发生内讧,就是一定要突围逃跑,只要流寇放弃自己的据点开始逃跑,那么就好办了。
  流寇的发展靠流动,消灭也在流动中,历史上最长的流寇流动是黄巢,两次攻克长安,但是内容是截然不同的,黄巢的流动有好几万公里,远远多于长征,流寇无论是逃跑还是滚动发展,都冠以征讨的名目,这也就是成王败寇而已。
  对于逃跑的流寇,打流寇的铁律就是只追不拦!因为流寇跑在最前面的是最精锐的部分,如果你拦截他们,他们没有生路,就会产生兵法中的置之死地而后生了,这是没有谁能够拦截得住他的,谁要拦截一定是损失巨大,除非有特别的天险,如当年石达开那样。
  而追击逃跑的流寇,就大大地不同了,流寇们争先恐后的逃跑,跑在最后的一定是老弱病残,而且他们只有逃跑之心,没有抵抗的意志,很容易歼灭,同时这样的追击还是发大财的机会,不仅仅是流寇抢劫来的财物一般会掉在后面,更主要的是可以继续的搜刮,中国民间有这样的民谚流传,叫做:匪过如梳子,兵过如筛子,官过如剃刀。因为流寇的抢劫是很仓卒的,只能抢走表面的浮财;而剿匪的兵来了,对于参与流寇俄人进行所谓的追赃,就可以从容的把当地老百姓的财物均以赃物的名义收缴再据为己有;而官来了,对于老百姓还可以加以通匪的罪名,让老百姓把所有能够拿的、能够借的钱都敲诈出来行贿,免除自己通匪掉脑袋的罪名,所以流寇对于社会恶危害还不仅仅在于流寇本身。
  这个道理到了民国期间是各个军阀都明白的东西,对于打流寇都是争先恐后,只要有机会参加就好,而且不要中央的军饷,只有一个东北的年轻军阀不知道,开始时好大喜功的搞迎头痛击,别人都是发大财的事情,而他结果是损失惨重,不但得不到军饷抚恤,还遭大家嘲笑,让他让开别人来打流寇发财,最后此君面子上实在是下不来,年轻孟浪从而反被别人利用。
  对于流寇的追击,还有一个要点就是不能间断,绝对不能给流寇以喘息的时间,因为流寇一有时间和机会,就又会重新开始当初滚雪球的抢劫和裹胁人口的发展过程,而且这个重来的过程会更加疯狂,因为经历了生死打击留下的流寇骨干分子的经验和团结使重建的流寇组织更加牢固高效,当年迫于满清的威胁放弃对于李自成18骑的最后围剿,结果证实李自成这些人的威胁远远大于满洲铁骑。
  对于已经足够壮大的流寇,最重要的打击方式就是不给他掠夺的空间,他们在自己的地方掠夺完后,没有新的地方可以掠夺,一定是发生内部的叛乱,比如清朝使用两个大营钳制造成洪杨的内乱,清初围困四川,致使张献忠如困兽,内部开始杀人吃人,实力自然减退,很容易剿灭了,后来打埝军用河防也是这样,埝军就分裂了。这里需要的是以静制动,以静待乱,流寇本来是乌合之众,但是要真打他们,他们就成为了亡命徒,但是只要给他们空间,他们的内斗也是极其惨烈的,这样的斗争的结果,一定就离灭亡不远了,那时候就都盼望着被招安了,至于招安后,成为宋江的例子很多的。
  当然流寇也有反击的办法,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利用政府军的守土有责,流寇是可以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的,流寇洗劫过的地方对于流寇没有再把守的意义,但是对于官军就不同了,它不可能留下城市给流寇让流寇自由的掠夺杀人,而分兵把守就必然分散自己的力量,在运动中自己的机动作战兵力处于不利的地位,从而被各个击破,而放弃城市与流寇运动战,想一下流寇进城就是即使不屠城也要洗劫一空,就知道放弃城市的运动战、野战在政治上不允许了,这就是政党与乱党的最大区别。
  流寇取得了政权,对于全国人民痛苦才真正的开始,流寇会以各种方法掠夺老百姓,常见的就是把老百姓的某些资产法定为不能私有,收归国家,比如朱元璋,他以禁止白银流通为由发行宝钞,最后滥发宝钞,导致社会的破产,为此他基本上杀尽了全国的有一定资产的人,并且开始了内部的屠杀,后来又开始了内战,直到几十年后社会才恢复稳定。
  等到稳定后流寇成为正统的统治者,新的流寇作乱就又开始了,老百姓的好日子可难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