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阐释科大少年班李剑芒的逻辑,看天才的蛊惑
  
  本人于李剑芒的争论到这里,本人总结一下双方的论点分歧和逻辑关系。
  本人主张:汉奸,应当是指背叛民族的人,即汉族的奸佞,在民国后汉族的概念扩展到中华民族、华人;而民国的时候提出中华民族的概念,中华民族从狭义上讲,是当年五族共和的满、蒙、藏、回(含维**的大回族概念)、汉,从广义上讲还包括中国境内愿意归化不独立的所有民族。中国人做人的底线是不能背叛你的国家和民族。
  李剑芒明确的提出:“汉奸是一个定义模糊的政治词汇,它在战争年间那种敌我界限分明的特定环境可以使用,在没有敌人概念的和平年间不可使用。即使形象性地使用,那个汉奸中的“汉”也应该是以中国国籍界定。”,也就是说在和平年代不可能有汉奸,他加入了外籍就不可能是汉奸。
  对于这样的问题,是一个定义和立场的差距,问题的关键是按照那个定义进行辩论,从定义可以看出立场。
  
  在本人的文章《与科大少年班李剑芒汉奸争论,看华人汉奸多的心理基础》,主要就李剑芒关于汉奸问题的争论出发,重点在于阐释国内的汉奸心理基础,唤起人们的反思而不是单单针对某人,但李剑芒写了《回复张捷:汉奸回答国家民族问题》一文,自己以汉奸代称,汉奸的帽子自己给自己戴上了。
  而对于李剑芒的这篇文章,本人撰文《再回复李剑芒:以殖民侵略和日寇思维蛊惑世人的是汉奸吗?》,指出其前提有问题,李剑芒的亡国不忘国民国土的前提不对,按照他的这样的前提,是不可以有亡国奴的。
  李剑芒针对本文,写了新文章《什么是亡国奴?》,李剑芒认为亡国奴是一个“新概念”,并且提出了外国人侵略可以是解放者,中国人受国内的压迫和奴役也可以是亡国奴等等。看来在李剑芒的词典里面,是没有亡国奴的概念的,而且他自己还将亡国奴进行了新解释,但是亡国奴是新概念吗?我们的汉语词典的解释是:“亡国奴,谓国土沦丧后,受异国统治者奴役的人民”。这个概念早就有之,早有大家公认的理解,根本不是本人的创造,只是在所有的汉奸词典里面没有这个词汇而已。而且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着解放者,不会有人为了你的权利付出财富和流血,所有打着解放旗号的,背后都是有利益诉求的,解放哪里已经成为殖民侵略和争当独裁者的遮羞布,而对于亡国奴的概念是特指,本国被统治者奴役的人民可以是奴隶但是不是亡国奴,现在李剑芒不搞“白马非马论”了,而是搞了“是马必是白马论”。
  李剑芒还写了文章《希特勒是爱国者!》,其论述的逻辑就是希特勒是恶魔,而我说希特勒是爱国者,因此得出结论:爱国者是恶魔!但是他的这个推理中有巨大的逻辑错误,希特勒是爱国者,但是爱国者可不一定是希特勒式的人物,爱国者只有极个别是类似希特勒的,对于希特勒的爱国,世界是承认的,他是一个爱国者不妨害他成为国家和民族的罪人。这里李剑芒有意的再一次把正命题与逆命题等价了起来,我们中学就知道正命题与逆命题的逻辑关系了,李剑芒这个天才神童就不知道了?而本人说希特勒是爱国者也是有语境的,当时是李剑芒自己在讨论汉奸叛国问题上把希特勒作为叛国者的例子列举了,这个例子是不成立的。
  
  对于一个辩论,定义不同,立场不同,可以有不同的见解,李剑芒的加入外籍就不可能是汉奸等高论,世人自有评价,对于这样的辩论在学术道德上还是没有问题的,而恶意以错误的逻辑诱导大家错误的认知,就只能说不是辩论而是蛊惑了,在学术道德上也是败坏的,是有意的欺世盗名了。现在我们列举一下李剑芒的逻辑根本错误问题。
  
  一、我主张为人的底线是不能叛国,而李剑芒把这个命题变成了人可以不爱国,这里的问题就是他把我的正命题变成了否命题加以驳斥。我们认为爱国是一个道德的概念,叛国是一个犯罪的概念,你可以不爱国但是你不能叛国,你现在卖国无门但是你要是在卖国有门的时候卖国就是中国人的死敌,就是汉奸。
  
  二、就是前面提到的,希特勒是爱国者,而爱国者不一定是希特勒,在李剑芒的数篇文章中都有类似的论述,都是这样的有意混淆正命题和逆命题的关系,从而支持他的“婊子爱国”的观点。
  
  这里大家就应当看见李剑芒的根本逻辑错误,一个有逻辑常识的人都不应当对于正否命题、正逆命题的逻辑关系发生错误,对于李剑芒这样的神童天才,更不应当有这样的逻辑错误,而这样的错误一而再的发生,肯定就不是失误而是有意为之了,所以我们说之为蛊惑。蛊是一巫术,或者此巫术使用的道具。如字形,把某种虫子放到器皿里如何如何使用,可以使人丧失自自制力而加以控制,类似催眠吧。蛊惑即“以蛊惑之”,使人迷惑不明真相,混淆视听。辩论的技术是逻辑,而辩论的巫术嘛,李剑芒已经给大家掩饰了,而巫术是要一些天分的,给人洗脑主要是要依靠巫术,李剑芒对得起他的天才称号。
  
  而对于李剑芒的蛊惑之根本在于,李剑芒一直回避本人的核心问题,做人要有不背叛国家民族的底线,而李剑芒一直回避这个问题,对于他自己是否有不背叛国家和民族的底线,他变成了他可以不爱国,国家不可爱,爱国是婊子等等,但是对于叛国是什么?他一直是回避的,做贼是怎样的心虚就可以看出来了。我们的讨论是就力拓间谍案,严惩汉奸叛国而起的,这个问题应当是戳到了某些人的痛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