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十八、古代中国的国家和官僚控制体系
  古代中国这样辽阔的帝国,交通和通讯的不畅,要控制这样大的帝国,需要怎样的手段,是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在西方世界资本主义兴起前,均采取的是分封的方式,到了资本主义的兴起,西方的国家普遍比较小,而且对于外面的殖民地,管理方式更像分封,而中国管理这样的大帝国,是有独到之处的。
  所谓帝国,就是一切重大政令出自中央和官职由中央委派,共和国是地方官员由地方选举产生,由于历史上要套用西方马列的模式,从来没有好好的给中国人介绍帝国的概念,西方的帝国是在近代兴起的,所以有我们特别欣赏的人在反对帝国主义,而中国自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就是帝国体制了。
  中国的第一个管理帝国的方式是给社会精英一个合理的上升通道,让社会的精英均在努力的走这样的独木桥,开始的时候是地方推举孝廉,后来被更好的科举所替代,这样就把社会主要的能量吸收上来,造反的因素就被抹杀了很多。
  中国的第二个管理帝国的方式是政治运动,古代的党争是非常残酷的,但是皇帝搞的政治运动只局限于官员本身,没有扩大到全社会,也就是中国的士农工商中只波及士,这是必须的尺度,就如武则天的酷吏政治但是经济照样高速发展,依靠政治运动使官员互相监督,有效地遏制了官员的贪污和枉法。但是近现代有人把这个政治运动扩大到了全社会,就造成了国家和民族的灾难,因为现在士农工商的分野不像古代那样的泾渭分明。
  中国的第三个管理帝国的方式是官僚控制体系,这个问题前面说过,官与僚的关系和制约,制度化是非常强的。
  中国的第四个管理帝国的方式是舆论体系,舆论监督也是很厉害的,那时的舆论受体是皇帝,实际的情况更像我们的内参,给皇帝的奏章很多时候是内容相对公开的,并且有专门负责的官员。我们现在面对老百姓的舆论监督是没有用的,老百姓还没有选票,还是要领导看报道。
  中国的第五个管理帝国的方式是愚民政策和道德体系,这样的方式就是只有一个声音,一个思想,把老百姓的思想束缚在儒家或其他某一家的学说上,并且进行洗脑,使之成为整个社会的思维方式和道德标准。
  中国的第六个管理帝国的方式是宗法制度,通过家族的纽带来管理,而且责任也是在家族内株连的,同时还承认家族的私法,比如家族如果确定犯了奸淫要沉江,那么家族的人这样干就不算是杀人,政府是不管的。
  所有这些政策虽然有效地管理巨大的帝国,但是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这样的做法是牺牲了社会的发展而维持社会的稳定,在中国古代经济远远超过世界,没有外来威胁的时候,稳定当然是最重要的,但是在世界群雄竞起的时代,这样做是要威胁民族的生存的,所以发展是硬道理。我们的政策是需要反思的。
  

  十九、中国朝代更迭的动力在哪里
  中国的朝代更迭在世界历史上是很特别的,世界各国都没有中国这样的改朝换代,中国的改朝换代总是社会的巨大的破坏,为什么总是每几百年要改朝换代呢?
  中国的地域实际上是相对隔绝的,中国的实际情况是周边的环境造成的隔绝只与周边的一些蛮族接触,与世界的其它文明交流是很受限制的,中国的改朝换代总是从内部开始,即使是五胡乱华、金元灭宋、清灭明等等,也都是中原的王朝自己先出现问题的。
  首先大家想到的原因就是粮食问题,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是一定人口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发生战乱,导致人口大量的减少,这样的结论有一定的道理,每次中国的内乱,均起于饥荒,但是我也注意到中国人口变化有特别的地方,中国的清朝人口远远多于其他朝代,中国历史上长期人口在盛世也就不超过6000万人,一般在4000万人左右,但是清朝在康乾盛世就超过一亿,到民国达到4亿,虽然有美洲的高产作物玉米、番薯、土豆、花生等进入中国,但是粮食的产量也没有增加那么多倍,因此在古代发生战乱和朝代更迭的时候粮食并没有达到极限。
  而且在经济发展后社会也可以产生控制人口的机制,方法就是增加孩子的抚养成本,因此当今社会西方发达国家人口还实现了负增长,所以实际上粮食问题最终会导致朝代的更迭,但是国家控制粮食问题也是可能的,方法就是增加抚养人口的成本,生孩子养不起,就不养了,中国历史上杀婴从来就不是什么罪恶,因为中国的传统观念是孩子出生哭出来灵魂才投胎,西方是受精就是生命的开始,堕胎在天主教看来是谋杀,所以我们的计划生育政策在国外备受争议。
  还有人会想到外患,确实很多朝代是最后被外族统治,但是这些情况都是在国家内部先出现了问题以后才被外患所侵略,在国家强盛的时候,这样的外患反而会增加国家的团结,外患带来的问题也不是问题的关键。
  还有人会想到吏治的腐败,但是在中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消除腐败,腐败从王朝的开始就一直存在,比如在康熙盛世,腐败也非常严重,而且互相勾结的非常紧密,最后雍正即位后整顿吏治根本无法下手,只能采取暗杀的下策。而在管仲治理下的齐国是空前的强盛,但是管仲富比齐桓的生活肯定是腐败横生的。
  以上这些原因我认为不是最根本的原因的最大理由就是这些因素在世界其它各个国家业都存在,其他世界各国就没有中国这样激烈的朝代更迭,所以必定其中还有更加深刻的原因。我对于王朝更迭个人读史的认识是中国的中央集权权利不受限制,导致权利的无限膨胀,最终导致系统的崩溃。
  中国的王朝一旦建立,皇权就在不断的加强,皇帝被不断的神化,全国的忠君思想也在国民中越来越强烈,皇帝有几乎无限的生杀大权,这与外国的皇帝、国王实际上是很不同的,外国的皇帝本身受很多限制,地方也是分封的,著名的例子是国王出现经济问题还要破产,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中国的所有人对于皇帝实际上是奴隶与主人的关系。
  在权力不受制约的情况下,权力就会不断地膨胀,在膨胀的背后是官僚体系的人员不断的膨胀,国家吃皇粮的人越来越多,比如明朝,太祖的后裔到明亡时就达到了4万人,这些人都是天潢贵胄,他们的俸禄是极高的,比一下清入关的20万人口和灭亡时是300万人,就算满清的满族人是人人国家养着,他们的总支出也远远少于明朝享受王侯待遇的4万朱元璋子孙,而且还不算其它的明朝贵族。清朝吸取前朝教训,采取不同任何朝代的世袭递降的继承制度,铁帽子王只有六亲王二郡王,对于爵位控制极严,所以清朝容纳的人口也远远高于任何朝代。
  古代的以禄养廉,其基础还有一个就是官员的人数是很少的,一个县一般官员就县令、县丞和教官,这样能够吃皇粮的是非常少的,每多一个官,给老百姓的负担绝对不是那个官员的一点点的俸禄,这官要找出各种他存在的理由增加老百姓的负担,即使他不贪污也会如此,因为他要证明他的这个职务存在的必要性!所以一个朝代权力膨胀导致的崩溃实际上体现在其官僚体系的膨胀上,国家的官员在不断的增加,各个级别候补的官员在不断的增加,在一个县下又有带有很多个办差事的委员,不入流的官员和吏大大的增加。
  权力的膨胀更主要的是各种监查的职务出来了,权力多了更多的是产生了大量监查权力的需要,当监查膨胀后又需要再监查负责监查的人,如此循环就没有头了。仅以明朝举例,先是各种御史类似的监查官员,然后是锦衣卫,还有宦官掌管的东厂、西厂等等,这些监查的人在监查的过程中也要致富,其致富的过程给社会的危害就可想而知了。
  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做不怕寡而怕不均,权力的膨胀不受制约,社会的不均和不公就产生了,一个王朝开始的时候,即使是饿殍遍地,也不会崩溃,从楚汉战争后的灾荒到三年自然灾害,国家政权还是稳定的,但是到了明朝末年,崇祯的励精图治和东林党人的理想下,实际上腐败已经比魏忠贤当政时好太多了,国家也没有免除灭亡的命运。
  我们应当认识到任何事物都不可能不受限制的膨胀下去,权力在国家的政治上没有限制的体制,无限膨胀的结果一定是会产生更加强烈残酷的限制,最后社会就一定能够产生这样的机制,这就是破坏力极大的朝代更迭,把一切都推倒从来。中国今后能够长期发展,跳出朝代更迭的历史大破坏,就一定要产生限制权力的机制,否则无限膨胀的权力总有让国家崩溃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