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本次危机是有预谋的剪羊毛(三)
  
  5、一切来源于信息的不对称
  新古典经济学市场分析有两个重要前提假定:1.个人决策是价格参数和收入给定条件下的最优选择,不影响他人也不依赖他人;2.市场信息充分且无成本。这两个前提假定使微观经济分析始终处在完美的一般均衡确定性分析的美妙境界中。但现实生活却非如此,经济作为一个整体,不仅人与人之间相互影响,个体获得信息的能力有限而且信息也是有成本的。经济社会中,每个人都是根据他所掌握的信息作出决策。但非对称信息环境是常态。所谓非对称信息环境,指的是一些人具有他人不掌握的信息。
  我们的所知道的富豪,并不是真正的西方贵族,只是暴发户,他们是在此轮经济快速增长时迅速积累了自己的财富,是养大的肥羊,他们没有金融领域的信息,巴菲特更多的也是财务投资者,而对于金融的核心信息并不掌握,比如美联储不公开M3,但是绝对不意味着美联储外其他人就不知道其中的变化,只是外界不知道而已,同样的对于美国的衍生品市场,信息的不公开导致整个公众社会谁也不知道市场的宏观情况,因此在信息上,在核心信息资源上占有情况不同,就造成了信息在社会上的不对称,掌握核心信息资源的人可以操纵世界经济和对于其他人进行剪羊毛。对于巴菲特、盖茨等等的富豪,他们是产业的巨头,在所在的产业拥有无以伦比的控制力,但是他们不是金融寡头,主宰不了世界的经济大势,当产业资本遇到与金融资本的竞争时,就只有失败一条路了,我们中国的产业出海也是一样的。
  我们就以中国的航空业的巨亏为例说明一下,我们的套期交易是可以有权以140美金买入,同时对方也有权以65美金的价格卖出,在当时市场高位运行甚至高点达到147美金的时候,无疑这样的套期是获利巨大的,当时谁在卖出这个期权呢?事实是油价被炒作到天价,石油的抛盘却没有,炒家的抛盘在这些套期里面,但是这些套期衍生品是不公开不监管的。如果你能够知道市场的全貌,知道世界衍生品期权的整体情况,知道有人大量的抛出了这样的期权,你的决策就不是这样的了,当时中国所有的航空公司都大量吃进了这样的套期,说明实际上那时这样的套期抛售的规模是天量的!你的吃亏就是在信息的不对称上面。这里我们应当对比的想一下,在我们的股市如果你不知道总的交易K线,也不知道那些大户的买卖信息,你的股票买卖就更是如没有头的苍蝇一样,成为押注的赌博了,跟赌场进行的赌博是没有胜利者的,这样的道理也是赌徒与赌场的信息不对称。
  就如在1992年的索罗斯身上,他在阻击英镑的操作中,最精妙之处是他清楚为什么英镑必须要贬值的根源,挖掘到了问题的核心信息;而不是他在英镑贬值时,能熟练地对冲,或者能熟练操作各种金融衍生工具。前者是道,后者只是术而已,掌握道的是寡头,掌握术的是基金经理和操盘手,是大师与专家的区别。当然,这里我并不是说熟练对冲和操作各种衍生工具不重要,它们只是一些基本的技能而已,没必要过于渲染。
  所以我们要对于国际海洋中的金融鲨鱼有充分的认识,我们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是在发展产业资本的阶段,要上升到金融资本还是需要历史的洗礼,要能够成为一个猎鲨者更是任重道远。
  6、剪羊毛后的深刻社会经济变革
  在每一次的经济危机和剪羊毛过后,社会都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每次的危机都是对于社会问题和体制的一个改善,历史上的剪羊毛让农场主破产,是美国深入工业化、资本化的重要步骤,美国在一次大战前更多的是一个农业国家,美国的剪羊毛总比英国的圈地运动要好得多,在剪羊毛后世界的经济理论就开始了从需求主义逐步的发展向货币主义。
  而本次的剪羊毛,也是一样的以深刻社会变革为背景的,在金融危机、货币泡沫破裂的背景下,原来的货币主义的经济思想是遭受挑战的,美国作为国际货币发行的国家,美联储作为货币的发行机构,货币的信用和信心在下降,世界在寻求区域货币互换和区域联合,新兴经济国家也在谋求超主权货币,那么新的主导世界经济的是什么?本次的危机和此轮的剪羊毛,已经让全球认识到信息的不对称的问题和信息的霸权在出现,危机后新的社会经济变革就要开始了。
  7、阴谋论背后的阴谋
  本文到此给大家会有阴谋论的感觉,在我们的社会阴谋论已经成为了一个十足的贬义词,似乎以阴谋论的眼光来看待世界是有问题的,但是我要说的是把阴谋论变成贬义本身就是一个阴谋论的表现。
  我们现在的世界应当是客观规律与阴谋共存的,如果没有阴谋论,也就是没有了我们历史上的春秋战国的权谋,也没有了各国的外交战争,历史上谁都不否认的最臭名昭著的阴谋就是当初二战前的慕尼黑阴谋!所以在这个世界阴谋是真实存在的,完全摒弃阴谋论的观点本身就是阴谋。
  对于我们这样的世界,在阴谋的结果发生后,阴谋的胜利者当然不愿意承认他们的利益来自阴谋,这是我们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还要深入地想一下,阴谋的损失对象,就愿意就阴谋大声斥责和喊冤吗?我们平常的人的心理是这样的结果一定是要喊冤的,但是对于世界的当权者可不是这样的。
  你承认是被阴谋所算计,就等于向世界承认了你的愚蠢,你是无法向你的人民或者投资人交待的,你将来的领导权力也会受到质疑,同时如果到达了国家层面或者是重大利益集团的争端,你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喊冤的对象,因为没有一个宪兵或者警察可以处罚阴谋者,所以阴谋的失败者甚至更愿意把自己的失败归结为天灾而不是阴谋!
  这样的结果就是阴谋的利益者和损失者均不愿意承认阴谋的存在,谁在局外说阴谋是对于他们整体的利益的挑战,而世界舞台上较力的各方都是世界的主宰者的游戏,最后就是谁再说阴谋论谁是阴谋家。
  我们认为这个世界是阴谋和规律、环境互相作用的结果,而在信息爆炸和信息战争的时代,利用对于信息占有的情况不同,利用信息不对称进行渔利,给阴谋更大的舞台而已。
  这个世界以阴谋开始并不意味着以阴谋结束,每一个个体和利益集团都在为自身的利益进行谋划,这些谋划能够很阳光的能够有多少?但是最终的结果,更多的显示的是一个统计上的规律,你能够成为一个历史时期的强者,可以阴谋主宰世界,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的统计平均下,也就是给统计结果做贡献的数据而已。
  
  
  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