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十二、中国历史上的哲学缺陷与当今的问题
  中国的哲学长期局限在儒家思想下,相对是框架枷锁很强的,很多人都怀念先秦诸子的时代,似乎在那个时期什么先进的思想都有,实际上仔细思考一下,中国的哲学还是有致命的缺陷的。
  中国的哲学缺陷在于中国没有逻辑学和形而上学,我们找出的白马非马论作为我们有逻辑思想的说法实际上是非常幼稚可笑的,这点取巧的辩论给说成是逻辑学,更准确地说是诡辩就作为我们有逻辑学,只能是让人更加鄙视提出这个命题的人。真正的逻辑学的概念、推理、命题等概念是非常明确的,并且有明确的规则的,是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中国的学者在这点上很爱自欺欺人。
  中国的语言产生逻辑学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中国的语言没有时态、语态、主格、宾格等等,在逻辑学上界定判断、定义是非常困难的,现在我们常用的单词,如:是、否、如果、但是等等在以前的文言文很少,在白话文里也很少,中国的语言是非常不适合逻辑学的发展的,这些单词是在科学进入近代中国后才逐步产生的。语言有巨大额阐释的空间,中国的经典怎样注释差别极大,这在逻辑上就是歧义百出,无法进行逻辑分析的。所以没有这些单词,在语言本身就给逻辑学的产生和发展造成巨大障碍。
  中国比较流行的是非常模糊的哲学,如道可道非常道,如仁义礼智信等等,一切的办法是大而化之,归结为阴阳五行,这一点非常适合辩证法在中国的流行,而辩证法另外一个西方贬义的名字叫做诡辩主义。
  我们中国的教育和思想界对于辩证法与逻辑学的关系这一个重大问题是一定要回避的,因为辩证法与逻辑学是矛盾的,辩证法违法逻辑学的排中律,使用逻辑学的思考和推理方法是可以轻易的把辩证法的核心命题给证伪的!这里我们举例说明,就拿“真理是相对的”这个命题来说吧!
  我们使用逻辑学中经常使用的反证法来证明,即假设“真理是相对的”这个命题是真理,那么“真理是相对的”这个命题也是相对的,这也就是说必须存在一个绝对真理,如果存在绝对真理,那么“真理是相对的”就不是真理了;如果不存在绝对真理,那么“真理是相对的”本身成为绝对真理。这两种情况均与自身的命题矛盾,所以根据反证法的证明,“真理是相对的”为谬误。
  我们现在再就一个命题谈逻辑学对于我们的哲学认识的影响,这个命题也是众所周知的,那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命题关于自身也是有问题的,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如果是真理,那么他就只能使用实践来检验,但是如果你使用实践来检验,等于你在验证的时候已经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个命题给承认了,就是把要检验的命题的一部分给承认了。因为你如果没有承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你就不能用实践去检验它,而你要证明这个命题却在著名的过程中或过程前已经把这个命题承认了,并且使用这个命题的结论去证明这个命题的正确,这在逻辑学上是循环论证!只有是反证法可以,即如果有矛盾是反证法,肯定命题不成立,但是正命题正确否命题不一定正确,所以如果没有矛盾却不能说明问题已经被证明,所以这样的方法只有要证明命题是谬误时可以使用,是存在根本的逻辑错误的。同时如果还有其他方法证明这个命题,本身就与命题的“唯一”二字矛盾,所以使用实践去证明是循环论证,不使用实践证明有与唯一性矛盾,所以这个问题只能循环论证是不可证明的。
  我们在这里发现很多与“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类似的命题是无法证明的,这个问题就是逻辑学发展史上著名的歌德尔定理,该定理说的是一个理论体系一定会存在一个命题,就是你不能证明它是对是错。也就是因为这个定理的存在,才彻底平息了对于几何学第五公理的争论,解决了非欧几何的地位,现在我们平时使用欧氏几何,但是对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使用非欧几何来描述的。
  那么对于一个逻辑体系中无法使用逻辑证明对错的命题,如果大家还要一定相信这个命题,那么这个命题就只能是公理,但是对于存在大家公认不用证明的公理的理论体系,这个体系就是唯心的,所以黑格尔在搞辩证法的时候,就是唯心辩证法。
  而对于唯心和唯物,也远远不象大家中学学习政治学课程所讲的那样简单,我们的政治课本上讲世界是唯物的之理由,说的是我们的望远镜能够看多远没有发现神,显微镜能够看多小也没有发现神,而且意识的载体是物质,但是这里面也是有逻辑问题的,如果我拿“如果我没有发现就认为没有”这个问题来问你,你一定会告诉我这是唯心的方法,但是我们的课本说世界是唯物的恰恰是使用的唯心的方法!
  实际上我们认识世界的本源问题又一个重大的问题我们的课本是回避的,就是这个世界是一元的、二元的还是多元的!如果我们说意识和物质一定要一方决定一方的话,这就是一元的,如果认为意识和物质是独立的二个世界,那么就是二元的,如果认为世界还有独立于意识和物质之外的冥界,那么世界就是多元的,许多宗教实际上是多元论,神界、天堂等是另外一元。而在相对论中“彼此相对速度超过光速的世界是没有因果关系的世界”的理论,也给很多世界是多元的追随者以理论基础。这些事物只能是自己内心的确信,中国要思想界只有一种思想,回避了世界是几元的问题,也让老百姓思想更加简单,尤其是破除宗教的势力特别有意义。
  再说对于世界的认识,命题的起源认识在哪里,而辩证法强于辩论,大而化之的矛盾论是原则的论述没有具体的方法,比如说主要矛盾起决定作用,但是怎样找到主要矛盾的方法却没有,而要讲到方法,尤其是科学的方法,就是必须可以定量分析的、可以重复和反复使用的方法,而提供这样方法的哲学,也就要提到形而上学了,我们批判了那么多形而上学,但是从来没有告诉过你形而上学是什么,只是一大堆什么僵死的、静止的、孤立的等等形容词,而形而上学实际上是价值巨大的,所谓形而上,就是从具体到抽象的过程,形而上学也就是从具体到抽象认识提高的方法。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知道几何学的点线面是没有粗细厚薄大小的,而当时使用几何为了丈量的土地、物品却都有粗细厚薄大小,而把这些具象的物品抽象到几何学的点线面,再使用几何学的规律进行运算,其结果与实际相符合,这样的认识世界的方法就是形而上学。
  而在中国这样的形而上学的思想是没有的,因为形而上学是唯物的,从现实世界抽象而来,但中国历史上都为唯心的,均没有形而上学的基础,相反地对于辩证法倒是很有渊源。而亚里斯多德的形而上学以及逻辑学是产生现代科学的基础。
  我们现在的课本是有问题的,辩证法给领导者提供了自己永远不会错误的理论,辩证法是可以正反两面解释怎样解释由领导者引导都永远不会错误的,因为逻辑学与我们要教的辩证法矛盾,为了辩证法我们的教育体系中居然没有逻辑学的教育,为此我们加大了几何学,以几何的教育弥补逻辑学中的不足,但是这样的结果是应用逻辑没有问题,但是在思想上德高度就不足了。我们了解国外教育的就知道,考GRE的主要部分就是语言、数学外就是考逻辑(分析部分),由此可见逻辑学在西方教育中的重要,就如政治课在我们教育中的重要一样,而几何学确是选修的。
  同时我们一定要求大家以唯物为信仰,其目的也是为了人去造反、革命等反社会行为没有意识上的负担,而形而上学的存在,对于希望通过洗脑进行愚民教育是重大的威胁,所以我们现在只有一元哲学中唯物辩证法的教育,所有学生只有一种意识形态,这本身与当年儒学的思想禁锢道理是一样的。我父亲是在解放后接受的教育,那时候亚里斯多德的形而上学、黑格尔的辩证法以及歌德尔德逻辑学都是禁书,强迫记忆的政治课本内容实际上是一个洗脑的过程,老父亲别看是搞理论物理的博导,但是也是满嘴辩证法一点也不知道他天天使用的逻辑学与辩证法是矛盾的,更不知道逻辑学中的歌德尔定理等逻辑基本原理,他只知道在具体的学科应用逻辑学,却对于逻辑学和形而上学的理论没有了解,对于搞理论物理的人来说是很可悲的。中国解放后在科学界没有产生大家,虽然还有其他种种原因,但是对于哲学认识方法的束缚教育,也应当是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
  中国古代的思想界为了统治者的君权神授和愚民的需要而没有了逻辑学和形而上学,因为老百姓要是掌握了逻辑学和形而上学的分析方法,愚民政策就无法推行了。现在中国的教育还是不加强孩子分析问题的能力,把分析能力作为高考的重要方面,将来中国的科技和社会发展是要有大问题的。我们总讲素质教育,反对应试教育,但是考试还是最公平的方法,我们的考试的主要内容为数学、语文、外语和综合,美国的GRE等却是数学、语言词汇和分析,一看就知道中国的考试是以记忆为主而不是国际的分析思考,我们不考分析考外语,也不给学生教授逻辑学,而体现素质与应试的最大区别就在于逻辑分析问题的能力,不论你学习什么学科,文科还是理科,均离不开逻辑分析,而逻辑分析能力不是靠应试突击能够简单培养的,这才是应试与素质的区别。中国哲学的历史和现实还是影响着中国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