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牛顿曾做过英格兰皇家造币厂厂长的高薪职位,年薪也不过2000英镑。事后,牛顿感到自己枉为科学界名流,竟然测不准股市的走向,感慨地说:“我能计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却难以预料到人们的疯狂。”天涯白银群:56354582,入群规则:进群之后,除分析师亦菲追我三条街(亦菲后传王恩文)和群管理外禁止发言,做中国白银投资最好的群。
  这里公知又要说所谓的疑罪从无了,但是对于受害人和嫌疑人,为什么对于二者的矛盾要采取有利于嫌疑人不利于受害人的说法呢?对于已经死的受害人这是多么的不公平?!此案是凶犯行凶的事实没有疑议,行凶的存在意味着罪行是确定的,所以本人一直说他是凶犯而不说嫌疑人,且对于现在他是已经司法程序确定的凶犯并伏法。案件关键的问题是行凶的过程决定轻重,这里凶犯罪轻和正当防卫是要嫌疑人举证的,对于正当防卫绝对不是有防卫的可能就认定的,在凶犯和受害人之间,我们更应当尊重死者和保护死者,凶犯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不是我分析的第二种场景而肯定是他所说的第一种场景?这样的情况在西方也是要被司法上心证为第二种情况的,因为凶犯为了脱罪有更大的撒谎嫌疑,心证是倾向受害人的。我们讲司法公正但绝对不是司法倾向凶犯或嫌疑人,司法是给受害人正义和保护受害人的,对于保护受害人这司法作用公知总是选择性的失明!一个房间里三个人你杀了两个冲出门又重伤一个,然后你说你是正当防卫,谁信?有防卫防到背后捅人,连续捅人的吗?来办公室后,办公室就他们三人他杀了两个人冲出来又差点杀了一个人然后跑了,也没救助报警行为,最后他说自己属于正当防卫,又没目击证人,验伤死者身上背上几个窟窿,法院会采信他是正当防卫?而且我们应当知道的就是凶犯即使是狡辩说受害人打了他有过错,但凶犯也是应当明确知道受害人没有伤害其性命的故意,凶犯猛戳受害人要害部位是带有直接故意的,这已经不符合正当防卫的条件和前提了。
  此案由于受到了公知的影响,法院对于案件的认定已经是很偏的了,对于凶犯在城管队的行为,为什么不按有利于受害人的场景进行还原呢?法院对于这个场景是进行了折中的认定的,判决认定:夏俊峰与申凯、张旭东等人发生争执,遂持随身携带的一把尖刀先后猛刺申凯胸部、背部,张旭东胸部、腹部及张伟腹部等处数刀,造成申凯、张旭东死亡,张伟重伤。法院对于具体的很多细节是模糊化处理的。对此公知和凶犯辩护人陈有西:本案的关键情节,是发生血案的室内八分钟。而本案从侦、孔(应当是控告的控,原文如此)、一审、二审,对着八分钟事件起因、事件经过、现场痕迹、双方究竟干了什么,一直没有查明。对八分钟有没有正当防卫的情节,故意不查。这直接导致事实不清和错误裁判。但是我们要知道的就是对于一些事情不是都能够查清楚的,案件对于凶犯行凶的细节查不清就要采取不利于受害人的事实判断吗?法院对此是折衷的。我们应当知道的就是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们的司法是有专门的处理方式的,这就是实证下的规则,这个规则已经是中性的对于受害人保护是不足的,我们可以看一下司法对于斗殴的认定就可以了。
  让陈有西自己说说对于斗欧案,对方先动手未使凶器,然后你拿凶器杀二人,这样的案件怎么判?!中国对于斗殴案件,主要是结果论,也就是说谁伤得重谁有理,因为不均是谁打人都是不对的,斗殴案件的处理谁先动手在量刑上差别是不大的!这样的证据认定原因就是在斗殴案件下谁先动手等是说不清楚的,而就算别人先动手,你动刀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先拿凶器和谁拿了凶器的认知也是不一样的,这个案件当中如果没有凶器则可能是伤害致死,而使用凶器则是故意杀人。我们还要注意到司法各国在立法上对于从事司法的人员都是有特别保护的,美国是交通违章警察也可以拿枪对着你的头部的,只要你与执法人员有身体接触都可以认定是袭击他变成有罪,在对于执法人员有特别保护的情况下,这样的斗殴发生也不会按照嫌疑人有利的方式进行解释的,是要按照对于执法人有利的方式进行演示的,也就是本人构想的第二种情况,一般人对于执法人,要说执法人有问题按照凶犯有利的那种说法,是需要更多的证据否认我提出的第二种情况演绎的!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凶犯的司法处境是非常不利的,不认罪的狡辩是要付出代价的。还有人说被害人曾经打断过小贩的骨头,我们要说的是这是否是合法的执法?如果打断骨头该属于轻伤判刑的没有处理,有关部门早就被深挖了,如果是合法的制服违法人则没有问题,你难道杀死警察能够以这个警察曾经击毙过罪犯而主张你行为有理吗?!
  本案这个歹徒比摔死孩子的那个要罪大恶极,因为那个是一时冲动,这个备刀是有预谋,而且杀两人;摔孩子的狡辩说是摔车,这个杀人的反诬说是受害人要打死他,但他身上的伤痕检验不支持他的说法。因此这个人更该死,只不过他被美化而对方被妖魔化。有人说这是鲁提辖打镇关西,但问题真的如《水浒》吗?这里也是被公知误导的。我们看到的就是镇关西本身有劣迹,而双方的身份也很悬殊的,提辖是宋时一路或一州所置武职中提辖兵甲者的简称,所管辖的人数略相当于现在的排长,但中国古代是没有警察的,地方军丁是有警察功能的,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警察队长,而镇关西只不过是一个卖肉的老板,这里镇关西与独霸一条街的小贩的黑老大类似,也就是与凶犯类似,被杀的城管地位比提辖低很多,而且是镇关西先动了刀鲁提辖拳头打死了他。这样对比一下就知道了,这个凶犯更应当是镇关西才对,只不过受害人没有鲁提辖的本事打死持刀的他而是两个受害人被他杀死。
  对于此案的量刑,有人故意的说起了合肥审理的那一个杀死英国人海伍德的案件,说什么蓄谋的谋杀只不过死缓云云,但我们也要分析一下,对于定罪杀二人与杀一人是不同的,不认罪与认罪也要体现我们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西方也是以认罪换低刑为普遍的现象,这些差别就是死刑与死缓之差别!本案的凶犯预先携带凶器,在司法上也以蓄意预谋认定,这与你是否带凶器的认定不同,即使是有人替他狡辩说烤串也要刀,且不说一般烤串都是实现穿好的,就算是可以用到也不能使用带血槽的刀,没有血槽的刀杀人不好拔刀不会连续下刀导致二死一伤的!而本案杀二人的凶犯说对方打他,杀一人的罪犯也说了儿子被对方威胁的原因,但这些说法都死无对证。从这样的比较来看,对于这起案件凶犯判死刑立即执行合肥审理的案件判死缓也是适当的。
  在这里我们就要说公知主导之下律师对于当事人的不负责任,律师当辩护人是不能完全迎合当事人做无罪辩护的,就如刚刚宣判的李天一案,如果李天一认罪道歉和赔偿换取对方的谅解,他的判决会轻很多的,看一下同案犯的判决,未成年人最多的是4年,他家的司法影响力最大,如果是认罪的话虽然要比他们重,但判个五六年也是可能的,对于认罪的未成年人按照减轻处罚的标准而不是从轻的标准轮奸减一档按强奸判,强奸妇女、奸淫幼女一人一次的,可以在三年至五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而对于夏俊峰案如果能够让其当事人悔罪而不是狡辩继续危害社会伤害受害人,判决则有从轻的可能,我们可以看看与夏俊峰类似的案件是如何判决的?2006年8月,北京小贩崔英杰因三轮车 被扣刺死城管。2007年4月,崔英杰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10年8月,江苏南通小贩侯钦志摆摊时因电子秤被扣捅死城管。2011年6月,法院判处侯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而现在我们的主基调是少杀慎杀不是从重从快了,如果夏俊峰能够真诚悔罪,则判处死缓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但有关律师却为了自己的名声不顾当事人的死活,律师明知对于斗殴是怎样认定的,还这样诱导当事人抗辩不认罪,导致当事人被依法从严,律师却因此博得了眼球,得到了个人名声,对于律师名声就约等于钱财,律师是为了一己之私出卖当事人利益。
  综上所述我们看到的就是本案是完全被公知扭曲的,而且公知们制造了一种氛围,谁为城管说话谁犯天下之大不讳,谁讲受害人谁是五毛,还把凶犯孩子的画作拿出来打感情牌,但你为何对于受害人那么残忍?为何不多报道一下受害人家属的艰难生活?这种舆论控制也是一种舆论的不自由,是对于言论自由的严重侵害,中国要崛起公知各种夹带私利的洗脑,也是要破除的障碍,正确认识问题的实质才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