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对于罗织经的模式,我们现代的司法程序反而成为了他们的保护网,原因就是在于疑罪从无,我们看到的就是他们的各种罗织罪行却难以变成刑事案件,就如李庄案有那么多的问题,但是李庄案能够成为错案已经不容易了,把搞李庄案的相关办案人员变成罪犯则是难上难的,你很难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他们就是陷害,我们规定的无罪推定和疑罪从无,很多老百姓享受不到,但作为执法者当中的败类利用司法进行渔利,却能够全部不折扣的享受到,而且中国是实证体系西方是心证体系,在心证体系下陪审团内心确信的心证就可以成为足够的证据了,但实证体系下要有足够证据就太难了,更进一步的就是中国的民事责任是跟随刑事责任一同认定的,刑事上的无罪推定立即成为了民事上的无责推定,这与西方刑事和民事的事实分开认定是完全不同的,就如辛普森案件在刑事和民事层面对于杀人事实就是完全相反的认定!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一旦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被罗织有罪,你要证明你的清白在罗织新经成系统编织的逻辑严密的证据体系和链条面前,你不能证明打黑当中这些来俊臣式的酷吏诬陷你,你对这样的证据系统是难翻案的,因此我们看到李庄案的问题被阐释了这样多的问题,这样多的民营企业家集体喊冤被黑社会,却在实体操作上翻案的很少,尤其是在民事责任无责推定了以后,被侵害的民营企业家想要索要回自己被侵占的资产就太难了,一切都要自己举证,而能够想到的证据早已经被新来俊臣们销毁了,他们能够遗漏下来给被害人翻案的证据能够有多少?这些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在无罪推定无责推定下确凿证明一个事实的又能够有多少?由此我们就可以知道翻案的难度,这样的难度不对等,给了酷吏渔利非正常的犯罪信心,也是重庆酷吏横行的原因,因此中国法制建设要有条不紊不能拔苗助长,没有心证体系,尤其是现在还没有一部证据法的情况下就盲目的搞无罪推定疑罪从无被来俊臣们钻空子。因此我们要反对现代来俊臣王立军等人的做法,对于一些构陷罗织的做法,就应当如行政审判一样搞举证责任倒置,对于有些特殊的犯罪是不能搞无罪推定的,因为无罪推定对于受害人太不公平了,在这些人行驶权利的时候他们是有条件准备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的,有罪推定恰恰是对于他们滥用权力的限制。

  王立军等人的罗织民营企业家的被黑社会的做法,已经在其警方建立了利益集团,这不仅仅是一个犯罪集团,也不仅仅成为了一种新的黑社会形式,他们在已有黑社会的模式基础上还创造了一种新的模式出来,不但能够蛊惑社会民众,又能够在形式上掩盖非法,还能够最大限度的压榨民营企业家取得比一般黑社会多得多的暴利,最后达到目的的手段和暴力借助了国家机器的强制力量,同时还在法制上钻了中国司法发展大跃进的空子,这是顶级法制专家的智慧型犯罪,对于这样的犯罪应当更进一步的打击,要从认识层面更有高度的认识这样的罗织犯罪模式。对于这样的模式下证据被酷吏们毁掉以后,很多受害人的翻案证据是不足的,尤其是在原罪存在的情况下,为了保障受害人的权利和法律的威严,考虑到历史环境因素,有些事情应当特赦来解决的,赦免过去面向未来可能是唯一的出路。虽然不是所有的原罪都应当得到赦免,但把所有的原罪都不顾历史背景的清算,并且把清算扩大化变成被黑社会则肯定是危害更大的,对于这样的妖魔化企业原罪和罗织罪名,肯定危害了中国的崛起,是毁灭了民间的中国崛起的创造管理者阶层。

  因此我们对于重庆发生的事情是要区分的,现在反对重庆模式却没有对于重庆打黑的内涵进行深入的分析,这里就是有人要借机给被打倒的真实的黑社会和贪官平反,这里需要把我们社会进步需要的打黑和反腐败分离出来,要坚持和发扬下去,而在这里被新的犯罪集团酷吏团伙搞的罗织新经模式下把民营企业家被黑社会的做法,则要严厉的打击,这样的犯罪是有组织有模式的犯罪,这样的犯罪模式对于中国未来的危害是太大了,必须严厉打击。但我们打击罗织犯罪,又要不能被夹带私货,不能让应当打击的黑社会、贪官借此翻案,也不能让唯恐天下不乱的别有用心的人浑水摸鱼,分寸的把握和对于社会的法制教育是关键,而对待民企的原罪则要有历史的眼光,妖魔化和扩大化、被黑社会等做法肯定是不行的,借罗织罪名发横财的做法更是恶劣的犯罪,必须让全社会对于重庆酷吏的罗织模式有一个深刻认识,要从模式和体系上加以认识,而不是某个个案的具体情节和故事。

  重庆的酷吏罗织做法在客观上也打击的黑社会和打击了异己的腐败,取得的老百姓拥护也不能因为出现的问题而抹杀,其正面意义也是要维护的,取得的正面成果是老百姓有切身感受的!对于重庆问题如果处理不当,被各种势力参杂了私货,让原来已经在重庆基本销声匿迹的各种黑恶势力死灰复燃、让贪官东山再起的话,老百姓对于社会治安的安全感再度下降,腐败再度泛滥,我党纠正重庆模式偏差和对于贪官酷吏的反腐就要再一次的失信于民,破坏十八大换届成功的大好局面,被人借此妖魔化党、政府和制度,就将是中国各个层面的巨大损失,重庆的问题很多,但不能一分为二的看待问题则会造成更多的问题。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