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现代金融经济的眼重看历史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分类:[商战]  
  媒体监督也需要程序正义,程序正义的基础就是新闻来源合法和无罪推定,以非法来源和有罪推定进行所谓的媒体监督,与造谣和传谣又有什么区别?监督是不能无限监督的,怀疑也不能无限怀疑,媒体也是有底线,西方的自由是在契约精神下的自由,是被各种契约底线限制下的自由,自由绝对不是无限的自由!西方确实可以不断的发布负面新闻,但是西方发布负面新闻也是有限制的,不是中国媒体人想象的可以无限制地炮制负面新闻、直至妖魔化的程度。
  通过上述的分析,可以看到以不同的角度分析同样的案件结果具有有多么大的不同,有关无良媒体偷换了案件涉及国家秘密和案件侦破信息属于国家秘密这二者的概念,以恶意的有罪推定质疑政府的行为,极大的影响了政府在公众当中的形象。中国在经济和社会转型的时期,政府有很多的过失,媒体监督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是对于政府的过失,如果把媒体无限监督变成有罪推定,把过失妖魔化成罪恶,那么也是违反了世界通行的基本原则。现在中国确实有很多问题,新闻监督是很好的,但是也有很多的负面新闻的出发点却值得探究,把政府行政行为彻底不信任化和魔化,把个人的过失变成政府的过失,把政府的过失变成政府的罪恶,把腐败分子的私利动机妖魔化为制度的问题等等,这个扩大化和极端化的背后就是对于政府行为的有罪推定!
  说媒体的底线是无罪推定和来源合法,其中也是有深刻的法理的。我们在司法审判当中,对于所有的证据都要求有合法的来源,非法证据是不能作为定罪证据的,既然非法证据在法庭上都不能认定,那么新闻媒体非法得到的信息来影响公众对于事物的判断,搞媒体审判干扰司法,已经就没有了正义的基础了,因为这些非法来源的信息由于非法已经得不到法律的支持和保护,没有法律依据的东西怎么能够作为监督执法和行政?这根本上在与法治作对。媒体监督的根本原则之一就是媒体要处于一个中立的状态,如果媒体丧失了中立立场,堕落为某一方的帮手和代理人,这样的监督就没有意义了。
  因此在媒体监督的过程中,程序正义的背后体现了依法治国和法治社会的基本思想和准则,没有这个底线是对于法治的荼毒,没有了法治。丧失了公平和中立,也就不存在正常的监督,媒体就将成为某些势力的工具。
  我们且不说西方搞的普世价值是否完全正确,但是对于普世价值当中的程序正义,合法手段和无罪推定这样的基本概念,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标准统一,不能对于外国和中国搞双重标准,也不能对己对人不同标准,在要求政府和司法无罪推定和程序正义的时候,自己对于政府却抛弃了程序正义搞起了有罪推定。我们要知道对于采取双重标准、没有社会公认的行为底线的做法,在西方的司法体系里是可以当作恶意的和有罪的,因为基于社会常识和逻辑关系进行分析,双重标准和偷换概念等都是反常识和反逻辑的,西方司法所依据的心证原则就是以社会常识和逻辑关系为基础和出发点的,对于双重标准和偷换概念认定其有罪可以在心证体系下变得是证据确凿,对此的定罪不属于文字狱。
  对于西方的具体做法,我们再看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对于媒体的限制就知道了,美国遭受这样的袭击首先应当反思的是美国到底做了什么会招致他人不惜生命来恐怖袭击你的国家和人民,但是谁要是真的深刻反思的话,就要被扣上支持恐怖主义的帽子,因为美国不允许媒体有罪推定政府,政府作为法人的一类,也是要享有人权的。
  只有遵从程序正义的底线,媒体的监督才有正义性,以非法来源和有罪推定来监督和报道负面新闻,这样的监督不是治病救人而是要妖魔化的恶意攻击。洛阳性奴案件本身是不涉及国家秘密的,但是如果对于案件的保密侦破信息的侵犯影响巨大达到犯罪的标准,却绝对是一个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对于涉及国家利益、国家安全和国家秘密的案件,世界通行的做法都是秘密逮捕、秘密审判,但是一些媒体对于这样与世界接轨的做法也是妖魔化的,似乎对于国家安全的秘密处理本身就是巨大的罪恶,这里一些媒体的做法即便放到在美国也是要被秘密处理的,如果有哪一个媒体在911恐怖袭击上有罪推定一下美国政府的行为并且把反恐案件的机密信息公布,他们就离进入秘密处理程序不远了,就如对待维基解密的创始人和IMF前总裁的情况类似。
  因此中国在当前与世界接轨的情况下,媒体监督不可避免,媒体与世界接轨报道、负面新闻也会成为常态,但是我们急需建立媒体报道负面新闻的底线,不能对于负面事务脱离了程序正义的底线而把负面影响无限放大和无限上纲,因此建立媒体监督的底线和标准是当务之急,在区分合理监督还是文革式极端化的分野就是是否有媒体底线,这个底线之一就是应当与世界接轨的程序正义,媒体的新闻监督要坚持来源合法和无罪推定,而对于实体上的双重标准和偷换概念等的所谓的监督做法,一定要坚决打击,构成犯罪的要依法制裁。
  综上所述,媒体的监督是需要底线的,程序正义是不能丢弃的,对于负面新闻的报道,其限制就是要有程序正义,任何自由都是有限制的自由。对于这个洛阳性奴案,是需要理性的分析的,国家秘密就在你我的身边。媒体监督权力和政府行为,我们需要支持,但是媒体妖魔化政府,对于政府的正常行政进行有罪推定,侵犯政府行政当中的秘密,没有媒体起码应当具备的底线,那么大家对于这样的媒体就要有一个正确的立场了。